▲透過高智商思維的編劇手筆,給了《九號房間》一個劇力萬鈞又環環相扣的故事結構,給了金海淑(右)、金喜善兩個傑出女演員恣意揮灑、登鋒造極的人設層次。(圖/愛奇藝提供)
▲透過高智商思維的編劇手筆,給了《九號房間》一個劇力萬鈞又環環相扣的故事結構,給了金海淑(右)、金喜善兩個傑出女演員恣意揮灑、登鋒造極的人設層次。(圖/愛奇藝提供)

推理劇少不了在宣傳時把「高潮迭起,絕無冷場」掛在嘴上,真正能做到讓人口服心服的,鳳毛麟角。韓劇新戲《九號房間》以被關了34年的死刑女囚跟勝訴率百分百的美豔女律師「靈魂互換」做為戲哏,卻把老掉牙的題材拍出匪夷所思的新樣貌、新氛圍,甚至新格局。

高智商思維的編劇手筆,給了全劇一個劇力萬鈞又環環相扣的故事結構,給了金海淑、金喜善兩個傑出女演員恣意揮灑、登鋒造極的人設層次,耐人咀嚼的對白,在抽絲剝繭中赫然還能不斷注入新張力的敘事手法都說得上「出人意表,歎為觀止」,是一個足以緊密攫住觀眾的注意,讓人跟著入戲,跟著動腦,還能在情節推進中經由對人物處境的易位感受獲得啟發,《九號房間》將多元的戲哏一爐共冶,「完成度」、「精彩度」都跟熱播中的《鬼客》堪稱並駕齊驅,不論看熱鬧或看門道,都特別值得推薦。

從一百多年前馬克吐溫的《乞丐王子》開始,兩個主角「身份」(處境)無預警地「對調」,一直都是在最短時間內「建構」(build up)一齣戲的戲劇張力最具體有效的方式之一,這種「錯位處理」被好萊塢電影推上一個極高的能見度之後,頻繁地出現在不同的類型電影裡:「都會輕喜劇」用它來把浪漫極大化;「愛情文藝片」用來鋪墊「宿命」的無法預期;「犯罪電影」用它來營造箇中撲朔迷離的懸念與驚悚…;但就好像王爾德說的「第一個以花比喻女人的是天才,第二個就不見得了。」一個最開始令人眼前一亮的創意,經過頻繁地復刻、重複,一來看戲的廣大受眾審美疲勞,二來也往往顯示出一齣戲主創團隊的「創作態度」,如果只是因為經驗法則相對比較「安全」所以「為了靈魂交換,所以靈魂交換」,那這個故事就廉價(俗不可耐)了。

難能可貴的是,《九號房間》裡的靈魂(或說「肉體」)交換,被做了頗為深邃的人性化處理,一個這麼突如其來的「事件」對於原本對人生已槁木死灰的死刑犯,像似一次重新迎戰命運的機會,而對於美麗律師這個一直高高在上的人生勝利組,則是一個始料未及的兇險回合,必須以從來沒遭遇過的機智、韌性,以及嶄新的自我審視,去面對與應付。

▲金海淑(前排者)縱橫影視圈四十年,於劇中更發揮了鎮場的作用,細緻、氣場兼備。(圖/愛奇藝提供)
▲金海淑(前排者)縱橫影視圈四十年,於劇中更發揮了鎮場的作用,細緻、氣場兼備。(圖/愛奇藝提供)

這個戲哏的精彩不在「發生」而在「延續」,不在天馬行空,而在設身處地,隨著兩個女主角在不同身份處境(情境)中的慌亂、抗拒到冷靜下來後的重新武裝,硬著頭皮「扛」住這個新人生所給予的新挑戰和新契機,通篇看不到刻意為了娛樂效果而媚俗販賣的荒謬、尷尬等矯情的趣味,反倒審慎拿捏著刻劃的尺度,一個超越現實的故事,被細膩書寫得合情入理,充滿讓觀眾足以相信(並且代入)的「說服力」和「感染力」,光這一點,《九號房間》已經比平庸的通俗娛樂片高出不知凡幾。

《九號房間》讓觀眾不至於把入戲的焦點一直放在「靈魂交換」這件事情上,有一大部份的原因在於情節佈局的緊湊,以及故事內容「戲肉」的夠豐富、夠紮實。看似逐步逼近核心的懸疑過程,比預期的更加盤根錯節,謎團裡還裹著謎團,陸續拼湊出來的謎底真相,從單一的「冤獄」橫向、縱向又再擴散開來,涵蓋了主角的身世、豪門的繼承、愛情的背叛…,往事追蹤起來的波詭雲譎,再重疊上當前眼下又發生的謀殺、訴訟、出賣…,幾乎每個角色身上都背負著祕密,幾乎每個角色關係裏層都還隱藏著另一份關係(類似電影《親切的金子》,幾個不同人物之間,兜兜轉轉證明跟當年的事件都有牽扯,這個安排,也是一絕)。

風聲鶴唳,殺氣重重,然後還加上一些非常理可以揣度的「靈異」氣息(牽繫著男主角真實身世的廢棄醫院、透著神秘力量的陳舊心臟除顫器…),在精準的極快節奏進行中,整齣戲的峰迴路轉,瞬息萬變,特別厲害。導演池英洙的拍攝手法火力全開,比以前的《Big Man》、《拜託小姐》成熟太多了,不論場面的「氛圍感」運用,或CG特效的畫龍點睛,都展現了「電影感」十足的駕馭能力,尤其加分。

《九號房間》讓觀眾不至於把入戲的焦點一直放在「靈魂交換」這件事情上,有一大部份的原因在於情節佈局的緊湊,以及故事內容「戲肉」的夠豐富、夠紮實。(圖/愛奇藝提供)
▲《九號房間》讓觀眾不至於把入戲的焦點一直放在「靈魂交換」這件事情上,有一大部份的原因在於情節佈局的緊湊,以及故事內容「戲肉」的夠豐富、夠紮實。(圖/愛奇藝提供)

除了題材、故事結構、拍攝風格與技巧,《九號房間》另一個最大的看點,正是這兩個身份「錯位」的女主角熠熠生輝的超水準演技。金喜善當了幾十年「韓流第一美女」,其實演技實力一直被小覷低估了,她老早不是花瓶,《九號房間》中舉手投足的力道、層次都掌握得極其到位、出彩;縱橫影視領域40年演出過膾炙人口的角色無數,甚受韓劇戲迷推崇的金海淑,更發揮了鎮場的作用,細緻、氣場兼備;兩個女主角的角色設定原本已經極為飽滿(人格有表裡的層次,性格有不同的幽微細節),再加上兩個角色的關係格外糾結、牽扯,靈魂身份一轉換,整個戲劇結構的「複雜度」非比尋常,考的不只是編、導的敘事功力,更是兩個優秀女演員不可思議的「演技切換」,這已經不只是單純「形似」、「神似」的討論,兩個女主以不同的身份發展劇情,以原先的身份和週遭的人物互動,必須有「靈魂身份」的真我,還要因地制宜地「模擬」(偽裝)成「肉體身份」的言行舉止與氣質,十分特別,極其精彩。

第二集,靈魂剛對調後金喜善在監獄外狂奔那個鏡頭,不著一詞卻感人肺腑,但凡讓人還有一絲一毫「律師」金喜善的感覺,那場戲就垮了,是相當相當高的難度。之後,隨著劇情發展,兩個女主角由對立、敵視、質疑,進入到一種必須「並肩作戰」的覺悟(倆人必須幫著對方更完整地「扮演」起自己),幾場對手戲飆得火花四射,令人擊節讚賞的程度,近年少見。(如果說年初《Misty:謎霧》裡金南珠的「高蕙蘭Si」是讓人看得目不轉睛的經典演出,《九號房間》裡來自女主角演技的光芒與能量,可能還要乘以二或四倍,特別值得一提。)

▲
▲飾演金喜善男友奇有鎮醫生的金英光,讓人不自覺會聯想到《來自星星的你》中的朴海鎮,從初登場瀟洒放電的富二代,到逐漸承載了異常沉重、辛澀的心事與苦難。(圖/愛奇藝提供)

飾演金喜善男友奇有鎮醫生的金英光,讓人不自覺會聯想到《來自星星的你》中的朴海鎮,從初登場瀟洒放電的富二代,到逐漸承載了異常沉重、辛澀的心事與苦難,層次循序漸進,又存在著極大落差,模特兒出身的金英光從兩年前的《住在我家的男人》已經展現了遠比外表的陽光俊美更有情感線條與溫度的成熟演技,這次在兩大女星的演技鋒芒籠罩下,完全沒有被「吃」掉,實屬不易,非常值得喝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