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2018 年剩兩個月將走入尾聲,但新興市場貨幣卻遲遲無法走出夏季的拋售陰霾,這些國家面臨著不同的經濟與政治問題,同一時間,美國聯準會持續升息、強勢美元、美中貿易戰與中國經濟增長減緩亦影響著新興市場表現。

美國聯準會今年已升息 3 碼,市場預期該行將在 12 月再度升息一碼,ICE 美元指數則位於 96 以上的高點。MSCI 新興市場貨幣指數自 8 月以來,持續在 1600 點附近徘迴,過去一年高點為 3 月初的 1728 點。

MSCI新興市場貨幣指數走勢
MSCI 新興市場貨幣指數走勢

美中貿易戰持續升溫,美國總統川普 29 日揚言,若川習會談判無進展,將對所有中國輸美商品課徵關稅。

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依賴著出口,當全球需求減弱時將會受影響,中國在全球需求中扮演重要腳色,但今年第 3 季中國 GDP 增長為 6.5%,為金融危機以來最緩的增長速度。

表現最糟糕國家:墨西哥與哥倫比亞

FactSet 數據顯示,10 月份表現最差的貨幣為墨西哥比索與哥倫比亞比索,美元對兩種貨幣分別走升 8.8% 與 8.7%。

墨西哥左翼總統當選人 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 表示,他將終止新機場興建計畫,國際信評機構惠譽在 31 日將墨西哥的評比展望從穩定調降為負面,面對政治不確定性,比索走勢受到影響。

哥倫比亞比索面臨的情況較為不同,該國貨幣走勢與油價和商品價格較有關聯,因此 8 月當油價走升時,該國貨幣不受新興市場貨幣波動影響,然而在近期油價下滑下,情緒有所變化。

此外,該國財政部長 Alberta Carrasquilla 週一表示,該國的公共財政面臨「巨大挑戰」,明年的預算資金不足,標普公司認為哥倫比亞的財政情況正在改善,但改善情況慢於政府預期。

前景不佳:土耳其、南非和巴西

巴西極右翼社會自由黨候選人波索納洛 (Jair Bolsonaro) 上週贏得總統大選,他主張親市場的政策投資者,首要目標為改善養老金制度,因現行制度約佔巴西政府支出 1/3,若不進行改革,巴西將面臨破產和債務危機。他的改革政策驅使巴西里爾走升,但投資者仍對實際上會實施的政策感到擔憂。

南非蘭特為 10 月 31 日表現最差的貨幣,美元在 10 月對南非蘭特上漲 4.5%,且該國政府 31 日表示,南非 9 月出現 29.5 億南非蘭特 (2 億美元) 的貿易赤字。新任財政部長 Tito Mboweni 上週調降了該國經濟預測,認為在 2024 年前,政府赤字將持續攀升,比預期長兩年。

土耳其方面,其結構性經濟問題仍然存在,10 月美元兌土耳其里拉走升 7.3%。問題包含土耳其的雙位數通膨、擁有大量以美元計價債務,以及可能被美國制裁所造成的增長影響。

土耳其央行 31 日表示,預計年終通膨率將高達 23.5%,而非此前預期的 13.4%,2019 年底通膨預估為 15.2%。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