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投資人對石油市場走勢越來越悲觀,這種負面的想法也正在拖累原油價格。

對沖基金和其他基金經理人繼續減少對石油期貨的多頭押注,這一趨勢導致投資人部位劇烈重組。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截至 10 月 23 日的當週,多空投注比例下降至 4:1,遠低於 7 月近 26:1 的比例。

押注多頭的結算顯示市場情緒急劇逆轉。今年夏天,對伊朗的制裁加上利比亞的臨時停產導致供應短缺的擔憂,促使投資人放棄對原油期貨不斷增加的多頭押注。隨著土耳其的貨幣危機爆發,這種情緒在 8 月停滯不前,其他一些新興市場經濟也出現下滑。

隨著伊朗的制裁迫在眉睫,9 月的看多情緒再次出現,伊朗石油出口受到的影響比之前預期的更糟糕。然而,一個月後,全球經濟出現了令人擔憂的放緩跡象,而沙烏地阿拉伯承諾增加產量以彌補伊朗遺留的任何短缺。

原油價格的最新逆轉導致投資人淨部位相對大幅下挫。

與此同時,期貨曲線也呈現出更為悲觀的景象。一個月前,WTI 期貨曲線處於強勢逆價差,短期合約的交易價格高於長期期貨。由於投資人對近期交割的石油降低溢價,交割延期與石油市場收緊有關。

投資人也擔心實體市場。全球最大石油交易商 Vitol Group 週二 (30 日) 調降今年和明年的需求預測。Vitol 現在認為全球石油需求僅每天增加 130 萬桶,而不是 170 萬桶,這是一個戲劇性的修正。此外,2019 年的需求增長僅為 130 萬桶,低於之前的 150 萬桶。

Vitol CEO Russell Hardy 告訴《路透》,「我們從未過度看多。我們一直認為高油價會影響需求。」「原油市場在短期內不會那麼緊張。明年油價的合理價格可能接近每桶 70 美元或 65 美元,而不是某些人所談論的 85 美元至 90 美元。」

美中貿易戰現在已是老生常談,但對峙的影響現在才變得比較明顯。例如,用於重型卡車的引擎製造商 Cummins Inc. 表示,貿易戰將使該公司在 2019 年損失 2.5 億美元。中國的汽車銷量也在下滑。

除非雙方解決分歧,否則情況只會變得更糟。川普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 11 月底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 G20 峰會上會晤,兩國領導人有可能取得突破。然而,《彭博》報導,如果談判失敗,川普政府可能向價值 2570 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另外,美國對中國進口價值 2000 億美元的 10% 早期關稅已經計劃在 2019 年初爆發至 25%。

Sanford C. Bernstein 分析師 Neil Beveridge 告訴《彭博》:「人們擔心中國即將捲入與美國的貿易戰,這可能會使中國經濟陷入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放緩,並削弱石油需求。」

過去一個月油價下跌超過 10%。主要投資人看多押注的結算可能會加深拋售。接下來的走向尚不清楚。如果市場指標再次收緊,在某種程度上,多頭部位的減少讓上漲動力退出市場,為另一次反彈提供更多空間。然而,就目前而言,投資人不再相信油價會再次走高。

布蘭特原油價格走勢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