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局》氣氛緊湊,片中每個人物都撒了一點謊,電影看到結尾才知道殺人兇手是誰。(圖/原創娛樂提供)

人不是完美的,在不同組織結構中,都有著不同面貌示人。但大家早就習慣用以管窺天,自做主張地以偏概全是社會誤解的主旋律。你私領域出的問題,也都會被他人放大解讀成公領域的中心思想。

《劫局》探討有道德瑕疵的外遇男,犯罪殺人的可能性。(圖/原創娛樂提供)

比如說:這人外遇,偷吃小三,代表這人說謊成性。這樣的人叫我們如何相信他?這類抹黑戰術,媒體上屢見不鮮。政治操作上最擅於操作的抹黑手法,就是將一點點私行擴大成解讀公眾言行舉止,儘管眾人認為公私領域該分開看,私行不代表影響公領域的專業,但多數人容易被人性慾望煽動而感到共鳴。出軌說謊這種敗德行為大家都懂,然而專業行為則不一定容易被檢驗,這造就了淺碟式社會的傲慢與偏見。

《劫局》(The Benefit of the Doubt)有著很有趣的片名,到底是什麼劫局?結局是劫難嗎?英文片名直譯就是「姑且相信你」,但講白一點就是其實我不相信你,只是找不到更有力的證據,基於某種信任條件,只好勉強相信你。不過實際上還是對當事者採取不信任態度,內心扣了一個大帽子。

 以下有雷以下有雷=========================================== 

主角大衛(法布里奇奧羅吉飾演)是一位標準中產階級模樣,擔任教師,受人尊敬,職場上也有好兄弟。家庭生活美滿,有2個可愛小孩,連跟朋友們去渡假,都會跟妻子享受偷偷摸摸的激情浪漫,這證明了他多麼努力要在人前人後都做到良好的社會期待。當好老師,也是好老公。甚至為了保持自己的良好體態,都要努力慢跑訓練。

《劫局》刻劃中學教師大衛出軌後,正宮心碎欲裂、離開花心男的心境轉折。(圖/原創娛樂提供)

 從開場簡單幾分鐘的戲份就已經交待這位主角多麼自律自愛,但接下來倒楣的事情發生了。在他慢跑的途中,被人指控是殺人嫌疑犯。

 疑點一:根據慢跑時間,他不可能完成殺人,更何況還將對方拖出車外帶到河岸邊。

 疑點二:為何他會被指控?目擊證人說是他殺的,大衛只坦承確實有跟被害者講話聊天。

 疑點三:車窗邊有他的指紋,而且大衛回去後將自己衣服焚燒。

 疑點四:大衛缺錢,找朋友周轉不夠,很可能臨時見錢眼開而犯下殺意。

 疑點五:大衛被查出來在波蘭有私生子,之所以需要錢就是為了養兩個家庭,為了解決經濟壓力而犯案行兇。

 《劫局》這故事現實地很可怕,當你被貼上標籤之後,哪怕是被抹黑,都已經無法重新獲得他人的信任。當大衛被懷疑,他原本擁有的社交圈,那個中產階級的完美和樂群像崩解了。他成了瘟神,每個人都敬而遠之,連太太也不相信他了,因為他外遇。而朋友們的太太認定「外遇出軌」就是「背叛有鬼」,這樣的人就不值得相信了。

《劫局》刻劃中學教師大衛(右),因為涉入謀殺案、外遇被發現,與心愛的兒子被迫分離。(圖/原創娛樂提供)

出軌偷情是慾望抒發,殺人搶劫完全不在同一個道德天平上比較。這戲的好看就在於如何抽絲剝繭,把每一條疑點都找到還原點,但,就算法庭上證明了他沒殺人,他還是原來的他嗎?他還是一個好人嗎?人有沒有可能臨時起意做了不該做的事,什麼又是應該的呢?《劫局》最後是灰色的,沒有是非對錯了,只是不知道到底該相信的是什麼了。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