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寧大學斯里蘭卡學生今(15)日於教育部前陳情,高喊,「我要留在台灣,我要讀書。」(圖/記者許維寧攝)
康寧大學斯里蘭卡學生今(15)日於教育部前陳情,高喊,「我要留在台灣,我要讀書。」(圖/記者許維寧攝)

康寧大學近期爆出違法招收外籍學生,多名斯里蘭卡籍學生淪為工廠黑工,該事件已傳回斯里蘭卡,重創台灣高教形象。日前立委柯志恩披露仍有學校遊走法律邊緣,約有五間學校循康寧大學非法招生陋習。全國私校公會理事長尤榮輝表示,國際產學專班多制度有盲點,相信康寧大學非法打工事件不是個案。

全國私校公會理事長尤榮輝接受採訪時表示,技職司所轄的國際產學專班,目前調查有辦理國際產學專班的私立科大,發現這些學校非常「隱密」,課程、資料、師資不明,宛如不能說的秘密。中南部學校如遠東科技大學、嘉南藥理大學,台北經國管理學院、黎明技術學院很多都有辦理新南向產學專班,相信不只有五所大學有類似情況,「康寧大學絕對不是個案。」

尤榮輝提到,新南向國際產學專班制度設計有很大的問題,私立學校要的是註冊率跟學生數、新南向國家的學生要的是工作與學歷、教育部則需要新南向的業績回報高層。

尤榮輝表示,這是不正常的循環,「台灣還沒有準備好,是匆促上路。」台灣學校為了下南洋招生,但學校在當地沒有人脈,教育部雖然明定招生不可依靠仲介,但遇到語言不通、人脈不足,學校還是只能依靠仲介,才給了仲介居中介入的空間。再者,台灣沒有雙語環境去招收南洋地區外籍生,而產學專班更是將外籍生集中學習,外籍生和本地生隔離也學不好中文。

回歸學習本質,外籍生來台重點仍在拿學位,但目前新南向國家在台學生多就讀國外產學合作專班,上課多依照「511」模式,五天上班、一天上課、一天休假,尤榮輝表示,該制度非常畸形,「教育部怎能容許學生來台,卻是五天時間在上班。」痛批是扭曲教育本質,呼籲教育部應檢討制度問題,以免讓台灣高教成為國際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