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長征隊吳昇儒前傳

家,對很多人來說是最好的避風港,也是心中最踏實的地方。

不過對從小就失去親情溫暖的長跑好手吳昇儒來說,家,不是那樣溫柔的存在,他的人生就像是長征,踏上青春的旅途。

目前20歲,就讀國立體育大學陸上競技系的吳昇儒,他從小在三重長大,小學4年級就開始練田徑,他順利進入體育重點名校光榮國中,高中再跑進培育出不少國手的成淵高中,最後就讀國立體大。

但是很少人知道,外表開朗,時常帶著微笑,對人謙虛有禮的吳昇儒,成長過程是如此辛苦與乖舛。

吳昇儒母親來自越南,在他5歲時就離開了家,父親長年酗酒,而他主要由祖父母扶養帶大,沒想到小四時阿嬤過世,父親又對他暴力相向,還偷偷把阿嬤留下的房子賣掉,吳昇儒從小就面對這樣的生長環境,還好有當廟公的阿公接他入住,才讓他終於有了「家」的感覺。

南極長征隊吳昇儒前傳

不過,命運之神彷彿在對他開玩笑,高中他考進成淵長跑隊,就在父親過世後,吳昇儒已經算是「沒父母的孩子」,只剩下阿公跟他相伴,但阿公過世,吳昇儒真的「孑然一身」,這讓他想要休學,甚至為了生計,一度想要去打工放棄跑步,還好「超馬推手」潘瑞根教練伸出援手,並且鼓勵他、幫助他度過難關。

潘瑞根教練不但多次邀請吳昇儒到自己家中入住,更負責他的學費跟一切開銷,無私的潘教練就像是吳昇儒在「長征」中的方向燈,引領他往人生的道路持續邁進,兩人雖無血緣關係,但相處起來就像父子。

潘瑞根教練與吳昇儒(圖/陳明安攝)

其實原本吳昇儒還會擔心造成教練的負擔,更擔心這樣會改變了兩人之間的關係,但潘教練伸出溫暖的手,還把他當作是兒子一般對待,吳昇儒也感受到教練的心意,並且轉化為動力,最後考進國立體大。

此外,潘教練還是持續幫助他付了大學學費,甚至還幫吳昇儒買了機車,並且幫助吳昇儒把獎學金等都存起來,幫助他未來還有能力自給自足。吳昇儒說:「剛好,你沒有兒子,我沒有父親。」兩人不但成了師徒,還是心靈上的扶持。

南極長征隊吳昇儒(圖/陳明安攝)

潘瑞根因為心肌梗塞問題,身上裝了7根支架,卻仍是每天工作到很晚,為了田徑隊的未來打拚,甚至為了昇儒,他選擇延後退休,還把自己的一些校外演講費用、年終獎金及考績獎金都給了吳昇儒。

吳昇儒在成淵高中微電影社團為他所拍的紀錄片《長征》中說:「老師,我雖然不是第一位入住您家的學生,但我可能會是您退休前最後一位入住您家中的學生。」而潘老師也説:「這個房間,永遠為你保留。」讓吳昇儒就像出外的遊子一般,感受到「家」的溫暖。

潘老師與吳昇儒的故事,不像電影,卻是真實的人生「長征」,20歲以前的吳昇儒,有潘老師幫他指引人生的方向,20歲的第一天,吳昇儒決定在學長陳彥博的引導下,決定參加亞洲第一個南極點長征隊,勇敢作大夢,

而路要怎麼跑下去?相信20歲的吳昇儒已經掌握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