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貿易戰,已知有一些產業準備要移回台灣,包含自行車、網通業者。(圖/NOWnews資料照)
▲G20將登場,川習會引關注,不過,外銀估美中拋出橄欖枝機會不高。(圖/NOWnews資料照)

11月來到最後一周,市場高度關注中美領導人在即將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期間的會面,但外銀認為,從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未能發表宣言等事情看來,兩國拋出橄欖枝(達成重大協議)的機會不高,估計美國明年1月維持調高中國進口關稅率至25%,雙方貿易關係持續偏緊,但這也會推動中國大陸出口走上高增值的台階。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亞太區股票主管葉勇俊分析,中國大陸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其美國進口占比全面急升,中國大陸直接進口比例由2000年的8%,漲至目前的22%。同時,亞洲其他國家的進口占比一直下降,當中日本倒退約7%,東盟及北亞地區同時下降大概5%,但這趨勢未來幾年可能有變。

雖然美國改變對華的貿易及投資政策,目的為牽制中國科技發展及減少倚賴中國貨品,未知此策略是否奏效,但葉勇俊觀察到部分中國大陸出口貨品類別正加速轉變,尤其是低技術消費品、低價值工業品及電子商品。

儘管受貿易摩擦及關稅問題困擾,葉勇俊表示,中國大陸在製造成本、基建及龐大的終端客戶需求上,競爭力依然很強,其他國家很難快速複製中國大陸目前的供應鏈及基建規模,因此廠商不容易把生產線遷離中國大陸。

雖然有企業宣布搬遷廠房計畫,但瑞銀認為此趨勢未成氣候,只是也有兩方面正在演變,一是中國大陸出口組成部分改變,就是低增值及低固定成本貨品減少,高增值貨品增加;二是美國的東盟進口占比逐步提升,關稅更加快這進程。

此外,葉勇俊認為,在東盟國家中,相信越南最能成為貿易摩擦裡的「贏家」,基於生產低技術消費品及低價值工業品的固定成本最低,廠商很快就可以遷移生產線,而越南是不錯的目的地。材料(基礎金屬及塑膠等)是另一類較大機會遷移到東盟生產的商品,但由於此行業的固定成本較高,中國大陸的市場占比未來還是較高且平穩。

機器、運輸設備及電子產品則是最重要的貨品類別,首先,此類別占美國進口40%。此外,此貨品類別自中國大陸加入世貿組織以來,美國進口占比倍增至約26%。葉勇俊指出,基於機器、運輸設備及電子產品的科研成本高,而中國大陸的勞工成本依然具競爭力,加上中國大陸政府決心把重要技術保留在國內,相關生產線離開中國大陸並不容易,相信美國要對此類產品加徵多次關稅,廠商才有足夠的遷移誘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