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如果想透過網路社群奪回話語權,必需了解,謾罵跟狹隘的民族情緒,救不了台灣也掌不了權力。(圖/摘自pixabay)
▲台灣青年如果想透過網路社群奪回話語權,必需了解,謾罵跟狹隘的民族情緒,救不了台灣也掌不了權力。(圖/摘自pixabay)

在非洲有個說法:「執政者壟斷政權的時間,往往比一般民眾壽命還長…。」但一位22歲,名為希妍妲.莫荷茨娃的少女,正嚐試為非洲青年人拿回話語權,她透過網路社群力量,開始扭轉非洲大陸環境。

希妍妲在學時,發現身邊有群非洲青年像自己一樣,充滿創意能量、創新思想與活力,只是每回想出新的絕妙點子,並試著改變社會時,卻常被政府官員給了這樣的回應:「唉!這在我們國家行不通!」然後,這些idea就輕易地被放棄。

她查覺,如果政府不好、機構不穩定,年輕人的潛能終將成為浪費,但無論政府或輿論都非青年所掌控,於是她決定透過網路社群,為年輕人爭取話語權,並從推特上的一個問題開始。

「如果非洲是間酒吧,你的國家會喝哪種酒、做什麼事?」這是希妍妲最初在推特上,想吸引泛非洲年輕人的一段留言主題。該留言在一個月內,得到將近6萬則訊息,讓整片大陸如醉如痴,甚至在全世界出版品上出現,年輕人也開始拿這個標籤做很多不同的事。

希妍妲以少女的熱情躍上推特這班社群列車。她形容,過去在社群媒體上搜尋非洲,人們會以為整個非洲都是動物,或者白人在渡假飯店裡喝著雞尾酒。但隨著非洲人開始透過推特拿回話語權,逐漸取回觀光部分所有權。

例如:非洲人在奈及利亞海灘上自拍、在奈洛比酒吧裡喝雞尾酒、討論非洲文學、最後延伸到政治與經濟政策。而這只需要140個字和一點創意,就可透過網路連接起眾人關心的事、現實的生活,甚至影響政策、社會氛圍。

「我的夢想,是非洲青年開始了解整片大陸都是我們的畫布,是我們的家,透過網路,青年可以開始集體思考,可以開始一同創新。」希妍妲說,過去非洲青年想取得「聲音」,只能靠暴力奪取,但現在可以用網路平台來取得…。非洲因為她的努力,話語權一步步從傳統政權掌控者,成功轉移到年輕人手上。

台灣年輕人在已經高度民主化、網路化的這塊土地上,奪回社會與政治的話語權,理因比非洲容易多了,但事實真是如此?

▲許多非洲青年正嚐試拿回社會話語權,並透過網路社群力量,開始扭轉非洲大陸環境。(圖/摘自pixabay)
▲許多非洲青年正嚐試拿回社會話語權,並透過網路社群力量,開始扭轉非洲大陸環境。(圖/摘自pixabay)

近十年來,台灣經濟停滯不前、政治口水滿天飛、貧富差距拉大、沒有創新與突破,這些都和年輕人拿不回話語權有關。不過,近年來,無論政府織、政黨團體,甚至民間企業,都愈來愈重視「世代交替」,而社會話語權也是,年輕人都期望能從老政客、老官員、老媒體這些「老字輩」手上奪回話語權。

面對話語權的移轉,社會應該了解:「年輕人不是『請求』老人把話語權讓出來,而是該利用網絡、利用年輕聲音的匯聚,把老人家『請』下來。」

此外,台灣青年如果想透過網路社群奪回話語權,得更注意「謾罵跟狹隘的民族情緒,救不了台灣也掌不了權力」,國家與社會不可能被酸民所領導,也不可能建構在口水與謾罵情緒上。要像希妍妲透過理性與建設性的討論,才有機會讓世界目光重新聚焦在我們身上,這樣的道理,非洲女青年懂了,台灣呢?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