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知名導演張藝謀最新電影作品《影》,是部水墨風格的特色電影,也是只有張藝謀才拍得出的好電影。(圖/《影》電影劇照)

《影》如果不是張藝謀,應該拍不出來。

眾所周知,張藝謀是美學大師。他對電影中的視覺雕塑,絕對是上乘品味。講究工法對襯,強調對比濃郁,再再都是電影中的眾多符號。色彩運用自是他的符號強項,中國富強後的電影以大塊顏料拼貼,這是顯學,也是張藝謀式的強國宣言,有別於過往土地底層的那道動人庶民味。

也因此,常有人認為張藝謀背離了過往的樸實自我,選擇與官氣結合的商味,舉凡中國重大盛事,總少不了張藝謀的霸氣身影。

回味一下《英雄》、《十面埋伏》、《金陵十三釵》、《滿城盡帶黃金甲》、《長城》中的數大便是美,當然中間仍有張藝謀的溫情小品電影,像《山楂樹之戀》、《歸來》。如果要取得中間路線,《影》似乎是把過去的加法原則變成了減法原則,史詩架構則成了「陰陽對立」、「以虛代實」,張藝謀把這簡單的二元論說得漂亮明白,每一層對比都是精心設計。

片中鄧超分飾雙主角子虞和境州,肯定是大大難度,一人要演活兩個身份,一尊一卑、一壯一瘦,在兩種對比之下,讓這虛位的替身主帥遇上了絕大的道德難題。他既是受主公養育,也是他的對外公開發言人。在外要扮演主公叱吒風雲的雄志模樣,在內則是要擔任謙虛的陰影棋子。還得面對令他充滿誘惑的主公太太,明明在外人面前得恩愛有加,回到官邸則又需扮回低賤下人。

亂局之中,本來就沒有對錯,為求成功,一切都是過程。

《影》的重心非常明顯,到底替身能否假戲真作,既然本尊意識到替身可能會出賣,他該如何防患?本尊太座也明知真正的老公氣數將盡,要不要與替身重啟人生新頁?畢竟外人都識不穿看不透這場佈局,弄假成真豈不是對自己最好的安排?而王國主子看似求和不敢有謀略,但他其實才是這場賭局真正的高手。

張藝謀把水墨畫的精神融入至片中,把那山形雨勢都拍入每格畫面之中。更令人佩服的對戰巧思,如何藉由冷兵器突顯陰陽對立?以刀編成的傘跟大刀對決,以柔剋剛,以陰制陽,替身對決本尊。即使看到鄧超得一扭一擺地甩腰飄走有點尷尬好笑,但這是張藝謀的二元對立論必然出現的「出戲」安排,就為了突顯陰陽對決,這門兵器大戰只要忍住笑意就撐過去了,還是挺有意思的。

張藝謀的符號總動員,黑白本該分明,但片中更多的是非混沌的灰色。介於人性之惡的求生法則,道德在亂局中是選修課程,不再是必要學分,《影》的對比處處用心,是一部值得大銀幕讚嘆的巧奪天工之作。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