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宜樺赴台大演講遭到學生包圍抗議,尷尬地站在講台前。洪孟楷認為,這群學生近似「公審」江宜樺的態度,讓人懷疑民主法治還存在?文化大革命難道現在才正開始?(影片截圖/翻攝自游騰傑臉書, 2018.12.18)

四年過去,2014年紅極一時的太陽花學運,卻在本週三找上了時任行政院長的江宜樺,一群人衝進教室,不顧台上是政治系學會邀約的講者、不管台下數百名學生正當聽眾在聽講,擅自打斷發言、大聲咆哮、近距離肢體擠迫,甚至連江宜樺手拿粉筆寫在黑板上的字也粗暴地塗抹掉,搶走粉筆。這群人,聽說以太陽花學運份子自稱。

如果太陽花就是這樣水準,可以預言,將來提到太陽花,台灣社會將對其不會再有任何的好感。這是一群暴民,而他們所做出的行為,在民主法治上,完全的不及格。

網路上很多討論,其中拿一張文化大革命時期照片,學生們神情激動、手舞足蹈,包圍著並公審教室中的老師,而老師一臉無奈、或說是哀莫大於心死的低頭,就這樣看著張牙舞爪的群眾。這樣場景,根本阿鼻地獄,阿彌陀佛。

而江宜樺在台灣大學演講中所受到的待遇,看在全台灣人眼裡,恐怕感受更深、刺激更大。其一,這不是一般的普通大學,而是我國最高學府台灣大學,所有成績最好、最會念書,要當國家未來棟樑人才,都在此處。然而,對待一位教授、一位長者,卻是這樣態度。書,唸到哪去了?

再者,過往台灣社會最引以自豪,或說與對岸最大不同處,就是我們享有民主法治,而且我們並未經歷文化大革命,讓中華文化保留甚深,留有底氣,要研究中華文化、儒家思想的學者都必須來台灣找尋。然而當學生包圍江宜樺那一幕,讓人懷疑民主法治還存在?文化大革命難道現在才正開始?

什麼樣的民主可以演變成「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又是什麼樣的法治,是能糾眾包圍一個自然人,並且限制其行動自由,還趾高氣揚地叫囂,這樣難道是公民不服從。

兩百多年前英國作家給言論自由下的註解,「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是民主社會最基本、也是最該保護的價值;然而,卻有一群人以行動中止、打斷、干擾、阻饒別人的公開說話,連聽江宜樺講完話的勇氣都沒有,自稱是太陽花的成員們,是害怕辯論,還是不敢面對。

我身為台大政治研究所校友,也聽過數次系上所辦講座;通常政治系演講,總是免不了有不同立場主張的聽眾,而講者心中也很清楚,被踢館也只是常態;但一般來說,講者、聽眾都能相互尊重,講者不會強硬灌輸思想(要灌輸也沒用),聽眾也不會刻意阻饒。總能等待到問答Q&A時間,再舉手發問。而如果能把講者問倒、考倒,這才算是聽眾本事。最沒品沒料就是直接打斷發言,連發聲權利也給剝奪,這算哪門子公平正義?

最後,本次抗議學生訴求太陽花學運期間江宜樺下令警察打人,然而還原事發經過,江宜樺要求的是公署不得被違法佔領,並非指揮警方使用暴力。當天現場誰先動手也仍呈現「各說各話」,當新聞畫面裡有暴力份子假扮學生手持釣魚線勒緊警察脖子,當有學生率眾搶奪警方盾棒等事件發生,難道還要一股腦認為這是單方面的鎮壓?

況且蔡英文政府執政兩年六個月,國家機器、調查系統全掌握手中,如果太陽花學運期間政府真有任何不合法命令,怎不見任何綠營官員起底、拿資料來大肆修理,或是把當初運用非法暴力毆打學生的警察調查出來以平眾怒?唯一能做的合理解釋是,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警方適度作出維安動作確有其必要性,一再跳針似的說警察打人,這只能算沒有證據的片面指控。

所以,民主法治的可貴得來不易,任何人都不該咨意消費這難得的前人鋪路。四年多過去,還緊盯著江宜樺不放,說是抗議威權,但他現在一介平民,與你我沒有不同,到底還能有多少權力?太陽花這樣亂搞遲早將變成明日黃花,而這堂不及格的公民課,只希望藍綠卸任的政治人物,永遠都不要遇到及發生。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