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指出,人類曾經瀕臨滅絕並再繁衍,能生存下來都是因為每個人都有冒險DNA,只是有沒有被發現而已。(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指出,人類曾經瀕臨滅絕並再繁衍,能生存下來都是因為每個人都有冒險DNA,只是有沒有被發現而已。(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人類這物種能生存下來,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冒險DNA,曾經瀕臨滅絕並再繁衍,問題是有沒有被發現。」被外界認為是極具冒險精神的企業家: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回顧個人經歷,笑說直到35歲才發現原來自己有冒險DNA。而會喜歡冒險,更是因為過程就像企業的經營,又或者符合完成專案的心路歷程。

跌破大家眼鏡!劉柏園說其實從小他跟冒險扯不上關係,再加上工程師出身的他,就學與創業就這樣一路宅在室內,若勉強要說有戶外活動的經驗,大概就只有五專加入跆拳隊的時候,直到35歲,愛上了稍具挑戰性的戶外活動。

以單車環島為例,他說除了過程中看到台灣各地的美,很多時候遇上逆風,就好比經營企業一樣,遭遇大風雖然逆來順受,前進還是要的,這時候得不斷調整心態、體力與時間,「風大不要硬幹,趁風小時加速就能挨過去」!

▲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帶領公司員工單車環島,他說很多時候遇上逆風,就好比經營企業一樣,遭遇大風雖然逆來順受,前進還是要的,風大不要硬幹,趁風小時加速就能挨過去!(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帶領公司員工單車環島,他說很多時候遇上逆風,就好比經營企業一樣,遭遇大風雖然逆來順受,前進還是要的,風大不要硬幹,趁風小時加速就能挨過去!(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而這次基金會南極點長征計畫正式啟動,不得不讓劉柏園再度回想10年前那極為惡劣的北極冒險。面對大自然給的任何氣候條件,大家沒有說不的權利,吹著零下30到40度的風,低溫、迷失方向、飢寒交迫,巨大的無力感都得全然接受,撤退念頭真的無時無刻都在。

這經驗就像繼人生第一個「靠傻勁」冒險創業之後,1996、1997年間,當時才26、27歲的劉柏園債台高築負債2000多萬,除夕夜吃年夜飯時還跟家人說準備把公司關了。沒想到當時參加法國尼斯多媒體展,最後一搏沒博到訂單,卻博到改變人生的一句話。

劉柏園永遠記得,看似失意的隔壁攤位老闆一句「Business is never hopeless(商場希望無窮)」讓他有如被雷打到驚醒過來。對啊,開公司希望什麼?是初衷啊!打造自己的環境去寫遊戲程式是最幸福的事,如今想收掉公司的理由,跟初衷一點關係也沒有,如果真把公司關了才是本末倒置。

劉柏園坦言,經營企業遭遇低谷就像在冰天雪地裡撤退念頭從沒斷過,挫折、痛苦與失敗一波波襲來,但只要挨過去就好,每個困難都一樣,過了,回頭看都不覺得是大事,甚至還可以談笑風生,拿出來與人討論,「想撤退?永遠要記住初衷為何?即便不一定成功,但卻可以好好體驗過程,甚至包括失敗也是」!

▲劉柏園坦言,經營企業遭遇低谷就像在冰天雪地裡撤退念頭從沒斷過,挫折、痛苦與失敗一波波襲來,但只要挨過去就好,回頭看都不覺得是大事,甚至還可以談笑風生。(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劉柏園坦言,經營企業遭遇低谷就像在冰天雪地裡撤退念頭從沒斷過,挫折、痛苦與失敗一波波襲來,但只要挨過去就好,回頭看都不覺得是大事,甚至還可以談笑風生。(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劉柏園指出,不要認為所有事情理所當然,要大膽追求付出一些代價去追求,那怕是失敗也很好,因為失敗可以累積成功的基石,非常有價值,況且一個沒有失敗的人生其實是無聊的。強調不管年紀長或幼、不管冒險大或小,只要做了就成功,那跨出去的勇氣才是最重要的。

也因此,南極冒險不一定要追求極致的成功,此行劉柏園給團隊三個目標方針,一是所有人安全的回來,「出發是為了安全回來,才讓整件事情有意義」。第二才是追求以團隊為單位抵達南極點。第三,若有任何人在狀況極度差的情況下逼不得已撤退是被允許的,「個人絕對要安全」,但團隊可以持續前進朝目標邁進。不管如何,對個人或團隊,出發去冒險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