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女孩林語萱勇敢地在南極將近一個月,終於抵達南極點(圖片提供/橘子關懷基金會)

台灣史上第一支南極長征隊長征隊自11月13日從台北出發,挑戰過程波折不斷,原訂路線為660公里的岸到點(Coast to Pole),但出發後即因連日暴風雪造成行程延誤,在盤點糧食、物資、南極大陸天候等各項因素後,改挑戰難度升級的「高原路線」。全隊從南緯87度、2545公尺的海拔高度出發,一路上空氣稀薄,風勢強到很難站立,隊員們更一度歷經失溫、凍傷、「white out」現象,在種種考驗身心的艱鉅挑戰之下,終於在智利時間12月22日傍晚6點左右正式到達南極點。成為台灣第一支長征南極點達陣的隊伍,隊員親身挑戰極限,激勵新世代的年輕人,要更勇敢做大夢、為自己的夢想冒險。隊員們將在智利時間12月25日拔營,帶著長征世界極南盡頭的榮耀,並預定在2019年1月8日早上回到台灣,與大家分享更多南極冒險故事。

抵達南極點後,位在橘子集團總部的「TAIPEI前進南極點任務控制中心」LIVE連線,現場傳來隊員們略顯疲憊卻充滿喜悅的聲音,隊長劉柏園開心的宣布:「前進南極點,完攻!我們做到了!為台灣寫下長征南極點的歷史記錄!」

經歷過將近一個月的極地越野,南極長征隊終於抵達南極點(圖片提供/ 橘子關懷基金會)

今日(24日)上午10點整,於遊戲橘子總部的「TAIPEI前進南極點任務控制中心」,來自南極的LIVE與林語萱連線。
身為南極長征隊唯一的女生,林語萱不但自我要求相當高,盡力克服女性的生理條件限制,努力練習為了就是不至於拖累延誤到整隊的進度與步伐,更發揮小女生觀察細微的優勢,適時地關懷隊員的心情,就像是這個長征隊的小暖爐般暖心又貼心。

與南極連線視訊傳遞無法連結的同時,林語萱並不知道爸爸媽媽也來到台北任務控制中心的現場,當林語萱連線後聽到爸爸媽媽的聲音,從電話傳來的聲音,隱約可以聽到林語萱此時心情的悸動,語氣也稍微哽咽,停頓幾秒後才回過神說:「爸爸、媽媽,我現在就在南極點的旁邊紮營,我很平安,我很好,請放心。」

長期帶著防寒面罩,呼吸水氣與空氣接觸,導致女隊員語萱面部留有大小不等的凍傷(圖片提供/橘子關懷基金會)

現場的記者朋友們也很關心,身為長征隊唯一的女生,這次去南極長征隊最大的挑戰跟感想是甚麼?

林語萱說,在這個團隊裡我最大的挑戰就是,我覺得我像一隻樹懶,跟大家比起來,我的動作真的很慢,我知道其實對團隊而言真的不是件好事。我最大的挑戰就是要告訴我自己,要讓自己在滑雪的速度以及在團隊裡其他事情的動作都要加快,壓力就有點大,對我來說這真的是蠻大的挑戰。

剛開始走的第一個星期,我還因為身體適應不良又太緊張,導致胃痛以及失溫的情況發生。我不停地告訴自己,現在我面對的挑戰,就是要讓自己調整速度,不要讓拖累團隊,我一定要去征服這個挑戰。經過幾天的調整,漸漸地,我的體力也開始習慣與適應,滑雪的速度也有逐漸跟上團隊,狀況也能夠漸入佳境。

我也很感謝隊員們都像大哥哥般很照顧我,因為只有我一個女生,要跟男生要睡同一個帳篷,大家都對我很包容。就像我要換衣服或上廁所,男生都會自動迴避,會出去帳篷旁邊的行李區,等我把事情做完,讓我有隱私的空間。

現場記者問,在南極冒險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無法洗澡,對於你這麼愛乾淨的女生,會感到不舒服嗎?

經過一個多月的冒險,與一群男生相處之後,林語萱回答得相當處之泰然,林語萱說:「基本上南極很乾燥,我們滑雪時並沒有流很多汗,除了腳會有些臭,我們也會找機會擦澡清潔,基本上還算蠻乾淨舒服的。」

吃飯,睡覺,上廁所等生活事,都在這零下10度的帳篷理進行(圖片提供 / 橘子關懷基金會)

與南極連線結束後,記者也藉此機會訪問林語萱的父母,身為團隊裡面唯一的女生,所面臨的是是挑戰中的挑戰,剛剛大家有聽到語萱報平安的訊息,這勇敢小女生背後永遠支持她的父母感受想必是更百感交集。

語萱的媽媽忍住眼眶裡喜悅的淚水說:「這感想真的很複雜。對萱萱來說,是終於成功走到南極點,可是我覺得,最重要的,對萱萱這次的冒險,讓他看見更不同的自己。」
語萱的爸爸補充說:「其實我知道,從一開始出發,媽媽心裡一直很忐忑不安,每天就盯著所有訊息看,就像是剛才橘子關懷基金會的秉哥所講,南極的通訊不是那麼方便,我們也無法隨時直接跟他們聯繫,我們只好每天盯著媒體所有的訊息關注,若是連續兩天沒看到南極傳回的訊息,媽媽就會開始焦慮了。
對於我自己而言,我剛剛聽到女兒的聲音,我心裡感覺很踏實很輕鬆,打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語萱一定可以辦得到。
我們也很感謝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很好的後勤資源,讓身為家屬的我們,心理是踏實的,我們也很放心。

台灣首支南極長征隊成功抵達南極點.(圖片提供/橘子關懷基金會)

唯一會掛心的,女兒吧!畢竟他是唯一的女生,在那裏會有很多不方便,可是,我也相信以及剛剛大家都聽到,語萱也都一一地克服了。聽到他們報平安的聲音,我們真的很高興。
我剛剛會在後面喊加油,其實有另外一個用意,雖然他們現在成功抵達南極點,但是接下來要離開南極點,要走回去智利,這還有將近10天的時間,這段時間隊員們也都還在南極冰原大陸,所以我鼓勵他們要加油,最主要原因是希望他們心情不能完全放鬆,一定要保持戰鬥力,否則心情一放鬆,免疫力一定會下降,身體就會開始感到不舒服。我剛剛喊加油的目的就是希望他們能夠保持同樣的戰鬥力,一定要平安回到台灣。」
更多精彩的南極點現場連線實況,都在NOWnews :成功抵達南極點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