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蜜麗的五件事》端上桌的不僅是一齣戲的好看、耐看,對於「撞牆期」的台產偶像劇來說,從創作到製作,從表演到TONE調,都示範了一種去蕪存菁後回歸戲之所以「勾」人的「戲味VS.人味」的「再出發主義」,相當值得推薦。(圖/《艾蜜麗的五件事》劇照)

一路歡快,淋漓酣暢,鍾瑤首度展現喜劇魅力的《艾蜜麗的五件事》題材、人物談不上新穎,卻因為語法、筆觸的質樸、自然,演員發揮的活靈活現,著實讓人眼前一亮,整齣戲沒有肉麻當有趣的陳年老哏,沒有複製貼上不知N多次的尷尬人設,貌似沒有出人意表的創作企圖,卻做到了當下「都會偶像劇」少有的「寫實生命力」和「情境共鳴」,構築出一個「真情實感,耀眼生花」的人生角落。拍得靈動,看得舒服,三大主角的表現都堪稱讓人刮目相看,鍾瑤的喜劇神韻返璞歸真,無招勝有招,林子閎的戲感全面開竅,跟前作《三明治女孩的逆襲》簡直判若兩人,王家梁「又帥又尷尬」的角色設定,挑戰了「解構高富帥,卻更讓人目不轉睛」的新戲路,都是大亮點。整體來說,《艾蜜麗的五件事》端上桌的不僅是一齣戲的好看、耐看,對於「撞牆期」的台產偶像劇來說,從創作到製作,從表演到TONE調,都示範了一種去蕪存菁後回歸戲之所以「勾」人的「戲味VS.人味」的「再出發主義」,相當值得推薦。

如果把一齣戲劇元素、情節結構「簡化」(限縮)在「俊男美女談戀愛」這個主題上的戲統稱為「偶像劇」,回溯發展的過往,《藍色生死戀》(2000)已經是十八九年前的事了,《跟我說愛我》(1995)、《長假》(1996)都已經超過二十年了,往前還有歲數更老的《東京愛情故事》(1991)、《東京仙履奇緣》(1994),在台灣,「杉菜」大S孩子都生兩個了…。二十年,對於人生或整個社會都是一個巨大的跨幅,不論生活形態、媒體趨勢、影視潮流、主觀審美的變遷,老早都已經不知翻了幾翻,日劇在「都會劇」裡添加了繁多又細膩的職場描寫,連出版社負責校對的女孩都可以獨立發展成一齣戲,還看得人津津有味(石原里美的《校對女王》2016),不論戲的樣貌或神韻,早八百年就已然脫胎換骨;韓劇的變貌更是天旋地轉,《來自星星的你》、《鬼怪》上場的是見所未見的人物設定,《W:兩個世界》、《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顛覆虛實,呈現了天馬行空的世界觀,《當你沉睡時》把講故事的「時間軸」出神入化地把玩於股掌之間…,相對的,台產偶像劇的演進是微乎其微的,地球的公轉自轉都不知多少圈了,恆久不變的「熱血獨立野丫頭VS.傲嬌自戀高富帥」的鐵律還在海枯石爛地搬演著,寫的人演的人為何還能夠自己不尷尬,是個謎,究竟還有多少人看?也是個謎。

一個影視產業的發展,有市場機制的主、客觀因素必須整體面對,倘若在技術、預算做不到韓劇一樣的格局和陣仗,在編、導sense挖不到日劇一樣的細緻、雋永,至少,《艾蜜麗的五件事》所展現的一種調整(即便是「微調」),還是讓人感受到春風拂面,精神為之一振的。

簡單的說,這齣戲掌握到了一個在現實面上吻合具體考量的竅門:如果沒辦法做新做大,那就回歸本質吧!是的,《艾蜜麗的五件事》值得嘉許之處正在於她用的不是「添加法」,而是「刪去法」,刪去了「為戲而戲」的造作與矯情,刪去了想當然爾(所謂「市場安全機制」)的套路與符號,她讓角色像活人,她讓對白講人話,刪去了為了浪漫、華麗而架空現實人生的浮誇,還原了一對在幾個關鍵時空擦肩而過的「異性閨蜜」間的曖昧與溫暖,因為角色的塑造真實、立體,跨越成長時空的「角色成長」、「關係演變」就顯得合情入理,人物成立了(被觀眾接納了),再幽微的情感脈絡、情緒線條便也都呼之欲出了,再加上演員成功內化角色的好演技,以及「創作能量」不一般的好劇本(「你的骨頭是蒟蒻做的嗎?」、「他是吃個綠豆椪泡個咖啡就能賺錢的暢銷作家耶~」,這些天外飛來一筆的對白,妙不可言極了),一個言之有物的「故事旅程」,以及旅程裡人物的蛻變和彼此關係的發酵,便都有了「說服力」和「感染力」,便有了「勾」人入戲的磁吸力道了。

這樣的邏輯說來直白、淺易,然而知易行難,放眼看看台製偶像劇的內容,卻寧可著力在堆砌一些不真實、不感動、不合理的次要元素(男主角出浴,女主角跌倒,不小心給他吻下去…),《艾蜜麗的五件事》值得肯定、學習的不是在拍攝技法上的多麼出類拔萃,而是願意回歸到從觀眾立場去思考(感受)的誠懇與謙卑,而也正因為這份創作心態的拿捏,給出了一個「看時輕鬆莞爾,卻又足以深入人心」的好戲,《艾蜜麗的五件事》,好在「純粹」。

《艾蜜麗的五件事》劇本出色極了!嘗試從愛情故事最濃烈、甜蜜之後的「下一章」切入去講故事的敘事角度別出心裁,是一種獨特的視角,也是這個故事的核心主題。林子閎、王家梁身邊都有個還維持親密關係的「前女友」,張雁名也有個前女友,「現任女友」鍾瑤也一直在往「前女友」(分手)的身份發展中,再加上做為連續幾集情節貫穿的「離婚官司」的哏,《艾蜜麗的五件事》並不刻意敲鑼打鼓,卻巧妙而圓融地組裝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題旨:關於男女關係的維持與考驗,關於在時間長河中檢視男女關係的開始、變質、崩毀、結束,然後衍生去關注結束後另一種「維持關係」的技巧,甚至重啟另一章節(復合)的可能。

這個「戲劇處理」之所以讓人耳目一新,是因為它所描述的這個階段或許不是兩性情感最繁花似錦的季節,卻風雨頻仍,是啣接往後更漫長人生的「中場」,此時浪漫、瑰麗的包裝褪卻,兩人內在的矛盾浮現,人生步伐重新調整的難題擺在眼前,《艾蜜麗的五件事》把這個視角經營得豐富、多元,趣味橫生,刻劃的語境細膩、敏銳又舉重若輕,特別值得一提。(即便設計了「瓶中信」那樣看似夢幻的插曲,但紙條上的五件事都跟呼應主題息息相關,並沒有發生「喧賓奪主」的失誤)。至於鍾瑤、林子閎這一對感情不斷擦出火花卻總被陰錯陽差地「無視」的男女主人翁,由校園到社會,發展出極其動人的扶持,是劇情主軸,卻也是這個主題的「對照組」,用來鋪墊,用來對比檢視,別具巧思,十分吸人眼球。

鍾瑤是近年來台灣崛起最快的女星之一。(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9.26)

鍾瑤被公認是過去兩年多台灣影、視產業崛起最快的一位女明星,她不自我設限的廣闊戲路,已陸續在藝術電影、主流電影、迷你文學劇、偶像愛情劇…等不同領域奠下了足以讓人心服口服的好成績,《艾蜜麗的五件事》的輕喜劇演技,出現得讓人為之一愣,跟那個「很會演戲的新生代實力演技派鍾瑤」或媒體推崇的「台灣孔曉振」時尚女神ICON,不論外型或氣息,乍看的確沒有太多類比性,然而,喜劇最考演技的「力道掌握」她卻成功地做到了,不論肢體或口條的節奏,甚至眼神由以往的銳利到現在的柔軟、放鬆,眼見為憑,看似輕飄飄的演法,其實由內而外,從性格理解到外顯表達,鍾瑤都做足了功課,呈現的整體成績絲毫不亞於一鳴驚人的《白蟻》或入圍金鐘獎的《替身》。

而或許正因為鍾瑤的「艾蜜麗」被掌控得有血有肉,林子閎的「豆腐乳」因此而被「帶」(激發)得有體溫有靈魂,熠熠生輝,迷人極了。倆人之間的化學效應流暢、生動、纖細,直追「程又青VS.李大仁」,連舉手投足的小細節都讓人目不轉睛。王家梁的「孫競明」是設定上最特別最有新意的一個人物,王家梁始終是影、視產業看好的男一號接棒人,外形和氣質都具備獨樹一幟的辨識度,整個人的戲感和悟性也極高,卻一直沒遇上能撕掉「酷帥型男」標籤的好角色,《艾蜜麗的五件事》裡的「不敗律師萬人迷」,初登場乍看又走在樣板老路,沒想到很快畫風一轉,「自律神經失調」鬧到連電梯都不敢坐、潔癖強迫症、被誤認是gay(還被發「好人卡」)…,種種對「高大上」人設「撬牆角」的安排,不斷帶來讓人睜大眼睛的突兀喜感,對於這個「主流,但另類」角色的成功駕馭,也終於讓關心他的觀眾見識到他在擺脫框架後真正實力發揮的好演技,跟火力全開的子閎一樣,都是本劇的最大驚豔。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