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就職
▲綠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今(1)日上午在臉書 PO 文分析「韓國瑜是怎樣收割蔡政府政績的」。(圖/NOWnews 資料照)

韓國瑜的派對到底還會開多久?這是大家都在觀察的政治現象。

二十二位縣市長就職,焦點全在高雄身上。

這種韓流、韓風,台式政治的KPOP,到底還會開多久?到處都聽到示警,甚至唱衰的聲音。有的憂心,有的嫉妒,有的,就是沒話找話講的酸葡萄而已。老話一句: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坦白講,沒有不散的宴席。沒有開不完的趴。再熱鬧、再興奮,天天開趴也受不了。也會疲乏。人類一直受到交感和副交感神經交互作用的影響。靜極思動,動極思靜。一個領導者如果在動靜之間掌握社會情緒,大概就是政治成敗的關鍵。卑之無甚高論。

但這次選舉,不管是九合一,或是十個公投案,擺在一起看,攏統分析,至少揭露一件事:「特殊國與國的關係」輸了,但「特殊城與城的關係」贏了。未來,「兩國論」仍然是海市蜃樓,但「兩城論」不但有可操作性,政治效應也會越來越明顯。

在國際政治上,國家仍然是主架構。但國家的框架限制很多,分權化的結果,讓每一個國家都很難接受單一定義。但城市不是。城市政治簡單多了。尤其對台灣這種格局,不管以中華民國之名,不管以台灣之名,要走出去,都會遇到政治圍籬。但城市不會。城市簡單多了。尤其,在全球化的浪潮下,超級大城一個又一個崛起。城市提供的機會、安全、福利、方便,都遠遠超過人類歷史上的任何階段。

當超級大國,那要條件,不容易。但是,當超級大城,台灣的幾個城市,機會好多了。全球百城,台北本來就在榜內。胡志強時代,台中也進來了。未來,高雄會不會也進榜?那就是韓國瑜要努力的地方。

不必覺得天方夜譚。今年,2018年,快結束了。四十年前的這個時刻,鄧小平從新加坡回北京之後,宣布開放。短短四十年,像是深圳這種聽名字就知道落後、偏遠、人口一、二十萬的小漁村,竟然成了千萬超級大城。現在是中國一線大城。

大陸所謂的一線大城,不是亂喊亂叫,吹捧貼金,這都是官定的。每年都定。一線大城就四個:京上廣深。裡頭最特別的當然是橫空出世的深圳。深圳可以,高雄可不可以?當然不可以。但是,「類深圳」是一定辦得到的。尤其,如果和其他五都相比,高雄條件極佳。剩下的,全看高雄人的視野、格局,以及,領導人有沒有能力引導夢想。真正的「高雄夢時代」。

我為高雄抱屈甚久。我曾經寫過連載式的「雙城記」,談高雄和台中的起落。台中起,高雄落。台中超越高雄。人口超越、產業超越,高雄「又老又窮」是事實。現在看到的城市模樣,是過度妝扮的結果。但現在,高雄人醒了。高雄人自己決定開門,台灣的後門。因為台北仍然是柯文哲,這是台北人選擇的宿命,未來,台灣將正式走入南北翻轉的格局。前門變後門,後門變前門。從高雄看出去的世界,因此不同。

這個改變會很漫長。就像美國這個兩洋國家,面對全球發展從大西洋時代,走向太平洋時代,雖然波士頓、紐約仍然是全球大城,但是,這幾十年的趨勢其實是西岸起,東岸落。靠著太平洋發財的西岸大城一個又一個崛起。成長、規模都超過東岸。

超級韓粉支持韓國瑜,前往果菜市場發送100份古早味高麗菜飯及黑輪湯。整個高雄因韓流旋風,猶如壓抑許久獲解放,「信心指數」飆高。(圖/記者郭俊暉攝, 2018.12.25)

我沒有去跑趴。韓國瑜從選前到選後,我都沒有去過一趟高雄。但是,去的人太多了。太多太多了。一個高雄,兩個世界,選前一個,選後一個,高雄沒變,人心大變。那是解放。一種「解放現象」。過去明明就有一種講不出來的壓抑,大家被深綠的情緒綁架。現在,解放了,解放了什麼?嘴巴講不清楚,但心情變了。光是心情轉變,這個世界從此不同。這是什麼?這是想像,這是信心。經濟分析的學問很大,很難三言兩語講漂亮,但「信心」最重要。「信心指數」的編成很抽象,但很重要。

高雄現在就是「信心指數」飆高。大家集體呼麻的感覺:世界和平突然到來。往高雄的車班,班班滿。高雄的飯店,間間滿。愛河的臭香,擋不住「愛情產業」的想像,人潮滾滾。如果純粹就現象論現象,一、你管他趴對會開多久?你是來參加趴對的,狂歡就是了,開心就是了,參加派對還要一直擔心派對何時結束,那不是跟灰姑娘一樣?二、派對早晚會結束,但從結果論來講,有人氣的派對,總比沒人氣的派對好。

派對何時結束?通常不是主人決定的。是客人決定的。開趴的主人只怕客人沒興頭,只要客人還在搖,就是主人的面子。三百萬的就職典禮如果可以這樣瘋狂,哪裡有什麼值不值得的問題?當然值。超值。你等著,過幾天,跨年還有一場。高雄照樣瘋狂。台灣人的交感神經還在亢奮。

但是,做為開趴的主人,韓國瑜終究要有格局。有人氣,有面子,但要讓人氣持續,不是泡泡何時破,而是夢還有沒有在做。只要夢還在做,而且逼真,派對不會結束的。那麼,韓國瑜要如何維繫格局?

一、「南南合作」的南海戰略一定要深化。可操作。而且有清楚的城市目標管理,定期考核,定期公布成績 。

二、高雄為主體的「特殊城與城的關係」要建構起來。高雄不必,也不可能加入台北、上海的「雙城論壇」。柯文哲玩不出什麼。高雄加入,只是給柯文哲上妝。高雄的未來在南海。在兩岸的格局裡,高雄的「特殊雙城關係」目標應該在大陸的「南方五城」:廣州、深圳、珠海、澳門、香港。這會是未來全球的超級都會群。高雄要加入。

別懷疑。韓國瑜如果經營的好,高雄和這些南方大城的關係,會比高雄和台北的關係更緊密。到那一刻,韓國瑜的高雄大城夢才算成功。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