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稅收連續4年超徵,但根據財政部統計,至2018年12月22日中央政府未償還債務達5.3兆元,國人平均每人背債22.7萬元。(圖/NOWnews資料照)
▲雖然稅收連續4年超徵,但根據財政部統計,至2018年12月22日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還餘額達5.3兆元,國人平均每人背債22.7萬元。(圖/NOWnews資料照)

由於經濟有成長,稅收連續4年超徵,去(2018)年預計也會超徵,也讓總統蔡英文在新年談話釋出要讓中低收入所得者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紅利。不過,學者表示,稅收超徵不等於有財政盈餘,超徵是政府收到的稅比編列預算所估計的要多,近幾年中央政府總預算都是入不敷出的「赤字預算」,而至去年底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高達5兆3421億元,國人平均每人負擔債務22.7萬元,若再加計潛藏的債務,估超過16兆元。

確實,政府要運作、施政就得有一筆龐大而又穩定的財源,而政府籌集財源有各種不同的方式,除了課徵租稅有租稅收入外,還有興辦事業有事業收入、舉借公債有公債收入及公產收入或其他公共收入等。

稅收則是政府財政收入中最重要的來源、也最大宗,目前我國各級政府向人民或企業課徵的租稅有19種,但這些稅收均須透過政府的預算統籌運用於國防、外交、治安、公共工程、教育或社會福利等一般性支出進行各項公共建設的興建維護及提供各種公共服務,使人民或企業能享受更好的生活與投資環境。

而根據財政部統計,從2014年至2017年我國稅收已連續4年超徵累計達5204億元,預估2018年稅收也將超徵約600億元,這也是為什麼蔡總統元旦談話會提到要把超徵的稅收用來補助中低所得者。

不過,前行政院長、也是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表示,「政府稅收超徵」僅是表達實際徵稅金額超出年度預算,並不表示國庫有盈餘。若年度實際稅收超過實際支出且國庫無負債,才能稱財政盈餘。

他說,就像公司依公司法第232條,公司非彌補虧損及依本法規定提出法定盈餘公積後,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公司無盈餘時,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而目前我國政府至去年11月底中央政府公共債務仍有5兆3千億元。

▲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出歲入及餘絀趨勢表。(圖/財政部提供)
▲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出歲入及餘絀趨勢圖。(圖/財政部提供)

國立台北商業大學財政稅務系暨研究所教授黃耀輝也認為,「稅收超徵」不能與財政改善畫上等號,「稅收超徵」是政府收到的稅比編列預算估計的多,也可能估計錯誤。因此財政狀況好壞要看收跟支放在一起看,重點是稅收雖比預算推估多,但支出也可能比當初估計的支出多,因此,最後還是要超徵稅收與實際支出比較,才知道是「入不敷出」還是「收入大於支出」,目前這數字還沒出來,主計總處結算了才知道。

不過,黃耀輝說,看當初預算就是「赤字預算」,即預期收入不夠支出,因此光靠「稅收超徵」無法看出政府財政是否有改善,這也是為什麼過去4年稅收超徵,大家誤以為財政改善,質疑為何不退稅於民?其實財政部自己都說了,財政沒有改善,每年仍赤字、增加舉債,導致債台高築。

根據財政部公布國債鐘截至2018年12月22日,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合計5兆34211億元,其中年以上有5兆3121億元、短期300億元,國人平均每人負擔債務22.7萬元。

黃耀輝指出,這只是看得到的政府債務,若加計潛藏債務像是勞保潛藏的債務至少10兆元,還有農保、國民年金等潛藏債務,估計政府累計債務超過16兆元,幾乎與GDP差不多,因此,政付財政要平衡很難做得到。

▲財政部公布國債鐘,截至2018年12月22日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合計5兆34211億元,國人平均每人負擔債務22.7萬元。(圖/財政部提供)
▲財政部公布國債鐘,截至2018年12月22日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合計5兆34211億元,國人平均每人負擔債務22.7萬元。(圖/財政部提供)

確實,過去在面對外界要求「還稅於民」時,財政部一再表示,政府稅收超徵是指稅課收入決算(實徵)數大於預算數,而稅課收入預算數為估計值,編列時參酌稅收徵起情形、未來經濟景氣、各稅目特性、稅制調整與租稅協定影響等因素估列,經民意機關審議通過。

由於預算編列至執行完畢時間落差近2年,該期間若國內外經濟情勢變化或遇重大事件,均影響徵起情形,因此,財政部說,實際執行結果與預算編列數尚難一致,各年度超短徵情形不一,近年雖有超徵,以往年度亦有短徵,例如2009年度及2013年分別短徵新台幣2538億元及296億元。

因此財政部強調,政府預算須經民意機關審議通過,據以執行,其中歲出執行不得高於預算數,而歲入執行若較預算數為佳,可用以減少債務舉借或增加債務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