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8日召開「歲計賸餘相關規劃說明」(圖/行政院提供,2019,01,08)
▲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召開記者會表示,總統蔡英文指示的經濟紅利方案要從長計議,並從三方向規畫,並強調沒有要發錢給月薪3萬以下的低薪族,純屬子虛烏有。(圖/行政院提供,2019,01,08)

總統蔡英文元旦談話稱稅收超徵,要優先與低收入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隨後傳政府打算撒錢400億元,月薪3萬元以下的低薪族都可拿到1萬元,被罵不僅危害財政健全、不公不義,甚至是政策買票,也讓行政院澄清子虛烏有,更改口「從長計議」。不過,小英政府上任後政策急轉彎也不是第一次,這只是再度凸顯政治凌駕專業,政府施政欠缺周延,還好這次政府願多聽取各界聲音,從長計議,不然決策錯誤比貪污更可怕。

這次蔡總統提出「分享經濟紅利」被罵翻,除因稅收超徵並非國庫有盈餘,只是實徵金額超過當初編列的預算數,加上目前台灣中央政府未償債務餘額達5.3兆元,若加計潛藏的債務外界預估超過16兆,但政府卻只想把中央政府歲計賸餘約386億元花掉,除非有剩才打算還債。

爭議更大的則是錢要怎麼花?從傳出鎖定60萬中低收入戶及月薪3萬元以下的低薪族,到後來又傳要發放給有生小孩的年輕夫妻,不論何種都引發納稅人高喊不公平。有人就批評,努力工作提高收入的人是活該嗎?是鼓勵大家找低薪工作嗎?甚至有人嗆以後不要再說勞保要破產了,有錢與民分享紅利,沒錢救勞保,還有人直言為這太明顯了,就是為了2020年,根本是政策買票。

也因為被罵翻,讓行政院急著出面澄清3萬以下低薪族可拿錢並非事實,甚至改口蔡總統指示的「分享經濟成長紅利方案」會「從長計議」,而且歲計賸餘的386億元,不是都用在照顧弱勢扶老攜幼及促進經濟發展上,還會作為非洲豬瘟防疫經費。

當然,蔡政府政策急轉彎也非第一次,過去如一例一休、深澳電廠停建、機車強制加裝ABS、推動洗選蛋等因執行前沒有想很清楚或是如同這次經濟紅利政策,被認為是政治凌駕專業,導致政策出現「急轉彎」。

以一例一休修法來說,原出自周休2日的善意,卻因躁進沒給予彈性,勞基法一修再修,搞得勞資雙方都不領情,經濟社會也未受益。另外,機車強制加裝ABS政策,也因恐導致機車價格調漲,引發民怨,最後政策急轉彎。

農委會原訂2020年全面推動洗選蛋,但因台灣雞蛋業者規模較小,蛋場除了得額外負擔,動輒百萬的洗選機,運送還得顧慮低溫冷藏,成本大增不說,又沒配套、技術難突破,最後洗選蛋政策因而暫緩。

政策出現急轉彎的還有電力政策,像是深澳電廠案從計畫核定、環評通過、公告,到編列預算,隨著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闖關成功後,行政院長賴清德鬆口有條件停建,之後更直接宣布停建,在當時也引發不少批評,尤其當時適逢九合一選舉,深澳電廠的停建,也讓人不得不質疑一切都是為了選舉。

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大敗後,總統蔡英文的競選政見「2025非核家園」也出現轉變,在「以核養綠」公投通過後,將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核能發電設備應於2025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的條文。

還有另一個備受關注的就是新台幣改版問題。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日前行文要求中央銀行針對面額1元、5元、舊版10元及200元鈔券評估改版相關作業,還反問「國幣改版是日常性,都可以因應國內夾娃娃機盛行,增加鑄造10元硬幣,新台幣改版不能有正當性嗎?」

雖然央行強調「目前新台幣鈔券使用情況良好,央行並無改版計畫,但最後政府會不會要求部分改版,就看專業能否凌駕政治了。

蔡政府不僅在政策推動常讓人有政治凌駕專家之感,在人事安排上也常被批政治酬庸,像是之前辭職養病的前勞動部長、也是總統蔡英文表姊的林美珠, 去年底就低調接任台灣金聯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年薪超過418萬元,即便台灣金聯及財政部都強調林美珠中央與地方行政經驗豐富,又法律背景出身,有助台灣金聯業務推展,仍引發各界批評,隔日林美珠就自動請辭,也成為1日董事長。

當然,有些政策推動是立意良善,但會急踩剎車或轉彎,即代表有窒礙難行之處或造成民眾困擾,甚至是基於政治或選票考量而花大錢推動,而政策改改弦易張或延後上路,也不一定是壞事,就像這次經濟紅利政策,還好政府有聽到人民不同的聲音,願意從長計議,而不是在內閣改組之際,急於推出,畢竟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

但若頻繁的朝令夕改、令出多門持續發生,也代表政策制定過程中,評估不夠確實,未充分了解各方意見,就急著拋出不成熟的主張,甚至政策形成後,各部門欠缺協調、溝通不嚴謹,導致訊息落差,也會一再重挫政府威信,即便政府想展現推動政策的決心與魄力,人民也不敢輕易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