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震宇認為,過去數次選舉,國民黨已看出它在年輕選民支持度上的頹勢,應該要積極推動黨內改革,形成一種人才流動的良性循環,才能贏得年輕人的認同。(合成圖/NOWnews資料照)

有些事宜緩不宜急,有些事宜急不宜緩。但對國民黨來說,什麼事要急要緩,似乎還沒搞清楚。

2018年縣市首長及議員選舉,國民黨雖拿下勝利,但黨內都有共識,知道這並非人民支持國民黨,而是討厭民進黨。既然黨內都知道,面對即將到來的2020總統及立委選舉,不是更應該及早因應,藉由不斷地去討論一個公平的初選制度來產生最適合的人選。

國民黨雖然贏得選舉,縣市議員席次也大有斬獲,但支持者卻出現極大的「焦慮感」,這樣的焦慮來自於此次勝選並未建立在堅實的基層民意基礎上,且看不到一個從中央以降整體而完整的核心論述。

以至於,選後的焦點持續落在單一的縣市長或議員身上,並未看見國民黨因哪一樣政策或作為是獲得民眾認同而延續支持到選後,簡單講就是「支持者並未回流」,甚至持續流失。

這樣的焦慮感同樣出現在黨內對於初選制度以及黨內改革的卻步不前。包括前行政院政務委員高思博及中常委徐弘庭都提出呼籲,建議國民黨應該加緊腳步,不應把時程拖到太後面,否則對手都布局到一定程度,國民黨還在人選紛擾,將會拖垮戰力。徐弘庭更明確指出,希望農曆年前,就公布總統初選的時程,最晚不要拖過農曆年後。

面對立委選舉,中央委員連勝文也提出建立所謂「資深立委制度」,亦即讓65歲以上的優秀資深區域立委升任不分區,扮演國會領袖傳承的角色,讓青壯世代的人去拚戰區域立委,藉此形成一種人才流動的良性循環、兼顧經驗與活力的制度。

只不過,這樣的論點一出就被框限在年紀跟部分立委的身上,讓討論完全失焦,實在是很可惜。

過去數次選舉,國民黨已看出它在年輕選民支持度上的頹勢,以及年輕選票的流失嚴重。所以,才不斷地要求在新媒體及社群網路上求新求變,也找來不錯的年輕人擔任青年團幹部;但問題是心態不變、作法不變,即便辦了一百場年輕人活動,也無法贏得年輕人的認同。

外界總將國民黨的「世代交替」或「世代改革」扣上年紀,好像年紀到了就該退位一樣,個人認為這是非常狹隘的看法。重點在於,黨中央能不能吸納或聽取年輕世代的聲音,讓多一些年輕人進到黨內或黨團,跟著黨部或立委學習,進行「人才翻新跟甄補」,讓新舊能交軌而非衝突。

國民黨應該要的是「世代交融」,去衝撞彼此的思維,塑造一個開放且良性的黨內平台,而非打造樣板人物或一言堂,只要一談到改革或世代問題,就避之唯恐不及,看作是誰又要誰幹嘛。

現在的選民或支持者都很聰明,他們不希望也不願意被政黨操控,但若這是一個提供機會及無限可能,讓有志投身政治及公共服務的年輕人歷練的地方,能夠發揮想像力的地方,我想會有年輕人對國民黨開始改觀的。

選後,民進黨換了黨主席,正副閣揆也將換人,即使了無新意、背後一樣是蔡英文在做決策,但至少它向選民及黨內人士作了交代,更一步步在調整戰略;反觀,國民黨選後至今做了或說了什麼嗎?面對選舉鐘擺效應跟補償心態,國民黨又做了那些調整?

黨中央若看不到這股「藍色焦慮」,也不打算做出回應,只怕這股焦慮遲早會沸騰,引發更大的反彈。

●作者:錢震宇/資深媒體人、開放智庫發起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