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政府在2019年一開始,就因「紅包之亂」跌了一大跤,連綠委自家人都看不下去,一句「發錢發到被抱怨」,充滿了無奈。(圖/NOWnews資料照)

2019年不過才經歷十來天,蔡英文政府卻也早已滿天風暴,其中「紅包之亂」堪稱新年讓蔡政府跌一大跤,超收稅務的盈餘,莫名搖身一變成為了經濟紅利,一句照顧經濟弱勢、優先分享,變成發放消費卷、現金卷、還是社會福利卷,沒人說的準,最後迫使行政院副院長上火線說明,再次政策轉彎、見怪不怪。

這讓台灣社會燒出一肚子火的亂源,追根究底的放火者,還是蔡英文與行政團隊的疏失,這樣的鬆懈,連綠委自家人都看不下去,一句「發錢發到被抱怨」,當中無奈,最為貼切。

這大概也是史上頭一遭,總統的元旦文告內容,卻演變成媒體報導、部會放話、最後政院收尾的一場鬧劇。而蔡總統的臉書更連發數篇文章來洗版面撇清,令人不禁感嘆數位時代真的來臨?白紙黑字的文告效力比不上社群媒體的小編發文?一句因為最近社會太多以訛傳訛,所以要回文以正視聽,然而,民眾要問的就是,這把火不正是您所點燃的嗎?

放了火卻怪燎原,要社會大眾別盡信謠言,但問題是,如果沒有真實可靠的消息來源,媒體敢大篇幅報導?如果沒有煞有其事的政策宣導,民眾又怎能照單全收;說穿了,從衛生紙到紅包,有個始作俑者後,在無形的推波助瀾下才成為襲擊台灣的大海嘯嗎?

去年的衛生紙之亂,源頭雖指向大賣場聯合炒作,讓屬於民生必需品的衛生紙一夕之間爆紅成搶購品,貨架上空蕩蕩的一掃而空,徒增多少家庭困擾;但公平會的慢半拍不作為,加以國人萬物大漲的預期心理造成壓力,寧可拿家中有限面積來推放,也不願半年後多花錢當冤大頭心裡,最後演變轟動全台的衛生紙之亂,牛步的政府,讓民眾連小確幸也如此艱辛。

今年的紅包之亂,更是離譜至極的粗劣操作。明明是超徵稅收的多餘款項,硬要變成了國家發展的經濟紅利,貪快搶先在元旦文告中釋放國內大利多,到底是蔡英文自我感覺良好想要大過年發紅包,所以先講先贏功勞往身攬?還是幕僚馬屁拍在馬腿上,把八字還沒一撇的政策寫入講稿,讓讀稿機播放、講者照本宣科,結果烏龍連連、無法收尾?

再者,隔兩天的平面媒體頭版頭整版報導,幾近拍板的三萬以下補貼新聞一出,更是讓全國民眾信以為真,往後的方向不再是要不要發放,而是何時發放、為何發放、以及發放的對象討論。試請問,媒體不是笨蛋,不夠客觀準確的消息來源是不可能通過層層內部檢核變成新聞,即便現在網路新媒體時代,即時新聞搶快,但如果隨便路人甲所說,記者也不會採信登刊,也不足以成為消息來源。

換言之,所謂的三萬以下絕對是有所本的權威管道,代表曾經過討論,並非空穴來風的消息,最後卻演變成翻臉不認,把尚書大人風往哪邊吹、就往哪邊倒性格表露無遺。

最後,一筆預算的運用,無論金額大小,主要目的僅能有一個,其餘是附加價值,如果又要馬好、又要不吃草,這種預算要不早已不存在世間、要不還沒研究出來。本次看到400億紅利的分配,既想照顧弱勢、又想幫助青年、最好又能為台灣社會拼經濟、救觀光。所以這筆預算在蔡政府心中的定義到底是社會福利?資本建設?又或是拋磚引玉的投資基金?沒人說得準,因為主要目的多頭馬車,當然不易聚焦在地。

調整過後的400億盈餘,最後又說要解決迫在眉梢的非洲豬瘟防疫,讓主要目的新增衛生福利的面向。以前常笑稱吝嗇的人「錢比較大」,一百塊可以像一千塊般使用,如今這多收400億既要負擔弱勢照顧、經濟動能,連非洲豬瘟防疫也能算在頭上,面面俱到其實就是面面不到,也代表當初根本沒謹慎思考如何規劃。

況且因為近期非洲豬瘟防疫如熱鍋螞蟻,讓政府能名正言順動用預算;但反向請問,還好過去沒使用掉400億,讓現在有錢花,否則面對豬瘟我們難道只能束手無策,天天搞政治意識鬥爭喊台獨,就能防止豬瘟擴散?

「紅包之亂」大概是頭一遭發放尚未成功,已經胎死腹中的撒幣政策。想慷全民之慨的討拍,就是全民都無法接受的憤怒。蔡政府全然無法脫勾,執政黨委員更是口誅筆伐地罵得比誰都大聲,只剩一年就要面臨的總統立委選戰,當然讓想連任的綠委們都急跳腳,害怕的不只是神對手、還有搶當豬隊友的蔡政府;不過也奉告全國民眾,這次讓我們睜大眼睛,人民有權選個「不會作亂」的政府。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