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軍假想敵中隊F-16新塗裝示意圖,採用俄製Su-57戰機的數位迷彩引發熱議。(圖/翻攝自推特)
▲美空軍假想敵中隊F-16新塗裝示意圖,採用俄製Su-57戰機的數位迷彩引發熱議。(圖/翻攝自推特)

隨著俄羅斯空軍將採購Su-57戰機服役,負責模擬敵軍戰術的美國空軍假想敵中隊也更換新塗裝,未來空軍旗下假想敵中隊的F-16將採用俄製Su-57戰機的數位迷彩作為新塗裝。

美國空軍第57戰鬥機聯隊旗下第64假想敵中隊的一架F-16C戰機需要塗上新塗裝,聯隊指揮官納沃特尼(Robert Novotny)乾脆在臉書上舉辦票選活動,選出最適合這架F-16C戰機的塗裝。日前公布了新塗裝的示意圖,採用俄製Su-57戰機的數位迷彩作為新塗裝。

Su-57戰機原本在製造商蘇愷公司內部型號為T-50,為一款具有雷達匿蹤能力多用途第五代戰機,2018年2月時,俄羅斯短暫派赴Su-57駐敘利亞的俄軍基地,一方面嚇阻以色列,另一方目也進行實戰測試。2020年蘇愷公司將與俄國防部簽署第2份Su-57戰機量產合約,為俄國空軍生產13架第2批Su-57戰機。

儘管美國軍方說,這些假想敵機模擬與塗裝沒有特別針對特定國家,不過假想敵中隊的造型,往往反映出美軍認為最可能遭遇的空中對手是誰。雖然Su-57戰機的性能不如美軍的F-22戰機,但是美國仍將其視為未來假想敵戰機之一。

假想敵戰機概念,源自美國空軍在越戰後的紅旗演習,美軍針對蘇聯各型戰機進行戰術戰法研究與反制,並進行假想敵模擬訓練或對抗。最早是模擬共產世界數量最多的MiG-21戰機,海軍用體型輕巧的A-4攻擊機模擬,空軍用F-5戰機模擬,電影「捍衛戰士」的劇情便是由當時美國海軍F-14戰機學員模擬對抗A-4。

我國空軍的假想敵概念由美軍所引進,為了模擬解放軍空軍殲七戰機,空軍台東志航基地46中隊所屬F-5戰機仿效解放軍空軍戰機採用銀白色和叢林迷彩,在演習時負責扮演解放軍米格機部隊的角色。在IDF經國號戰機服役初期,許多菜鳥飛官駕駛經國號戰機在模擬空戰中,還不斷慘遭資深飛官駕駛的F-5E戰機痛宰。

2005年,因解放軍空軍改用蘇愷戰機,46中隊成員解除假想敵任務,回歸一般空軍訓練,編入第七飛行大隊。2012年底,戰術訓練中心裁撤,併入位於台中的測評戰研中心,我國空軍假想敵中隊完全解散。

▲F-5E三色叢林迷彩機,正是以前空軍假象敵中隊塗裝。(圖/記者呂炯昌攝 , 2018.1.30)
▲F-5E三色叢林迷彩機,正是以前空軍假象敵中隊塗裝。(圖/記者呂炯昌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