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SF世界電競錦標賽今(11)日迎向最後一天賽事。(圖/記者顏大惟攝,2018.11.9)
▲電競業近幾年的發展趨勢正在成長,不過比起其他歐美與亞洲國家,國內相關環境一直都處於落後事實。圖為IESF世界電競錦標賽。(圖/NOWnews今日新聞資料照片)

還記得「電玩小子」曾政承嗎?2001年,他在全球最頂尖的電玩競賽WCG上贏得冠軍,揮舞著國旗大喊:「Taiwan NO.1」,瞬間成了國民英雄,回國後更被多家遊戲業者網羅。18年過去了,國內依舊不夠正視電競業,選手與比賽仍然難登大雅之堂…,然而這並非全是政府責任,社會與業者對電競競賽養成的「炒短線」文化,導致扎根工作不確實,恐將成為電競業無法抬頭關鍵。

據了解,曾政承在當年贏得冠軍回台後,國內有非常多遊戲業者紛紛邀他進公司工作,但電玩小子因為學業還未完成,加上自己也不想在遊戲公司擔任測試員,因此捥拒這些邀約。如今,他從過去的「台灣之光」轉而成為藍領階級,電玩高手光環不再,也被許多熱愛電玩的年輕人所遺忘。

「這幾年台灣電競活動很熱啊?」許多人可能從媒體報導和家中小朋友的熱情,感受電競業近幾年的發展趨勢正在成長,不過比起其他歐美與亞洲國家,國內相關環境一直都處於落後事實,即使選手拚命針對賽事練習,「電競選手」光環也只存在於年輕世代,整個社會包括政府的態度依舊相當冷漠。

▲2019台北跨年晚會上,開場的電競橋段,被網友罵翻。 (圖 / 翻攝自網路)
▲2019台北跨年晚會上,開場的電競橋段,被網友罵翻。 (圖 / 翻攝自網路)

今年北市政府的跨年夜活動,首度在舞台上進行電競選手表演賽,但天候不佳加上宣導不夠,讓現場觀眾罵聲連連,媒體也隨之起舞認為這種賽事非主流活動,不應該在跨年活動出現…。事實上,電競賽事已是現代年輕世代最關心的運動賽事,所謂「非主流」說法,根本是社會高齡族群對該產業的不友善。

至於公家機構對電競態度,隨著電子競技在台被正名化,加上部份縣市政府愈來愈樂意與其合作進行推廣,看似已大幅成長,但努力似乎不夠。

以韓國為例,韓國的電子競技選手協會(KeSPA)早在1999年就由政府文化部贊助成立,且幾乎是傾全國之力推動產業,而印度、日本、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也都正在加緊腳步發展電競環境中。

反觀台灣政府,目前中央給業者的資源有限,地方政府與業者的合作,幾乎只是想藉由該產業在年輕族群的高人氣來製造話題,真正關心產業發展的單位屈指可數。至於各級學校過去一度正面看待電競發展,並成立相關科系,但真正能與產業接軌的成功例案有限,在國際化的教學努力也仍待加強。

▲台灣電競產業追不上韓國,並非是沒有自製遊戲這麼單純的原因,而是許多業者代理遊戲只願意「炒短線」。(圖/NOWnews今日新聞資料照片)

此外,遊戲業者對電競產業的投入及品質也參差不齊。過去有人認為,發展電競產業必須具備強力研發能力,只要開發一款國際性電玩軟體,就有機會透過產品收入撐起電競市場,台灣沒有國際級遊戲,所以無法讓電競業大鳴大放。

但這項規則近年來已被韓國業者打破,《星海爭霸》這款非韓國研發的遊戲,早期就撐起全韓國電競業,隨後因市場擴大,反而有助於韓國自製商品的生成。可見只要長期、用心地經營一款好的代理遊戲,仍有助於電競業發展。

因此,台灣電競產業追不上韓國,並非是沒有自製遊戲這麼單純的原因,而是許多業者代理遊戲只願意「炒短線」,遊戲賺夠了、搞爛了,就換另一款商品重新代理撈錢,真正願意長期經營投資IP的業者愈來愈少,多數業者都不想好好推動外來遊戲的電競市場。

▲ 戴上耳麥,韓國瑜聚精會神打電競。(圖/記者許高祥攝,2018.10.26)
▲ 台灣電競產業上,目前中央給業者的資源有限,地方政府與業者的合作,只是想在年輕族群中製造話題,其實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跟年輕朋友玩電競。(圖/NOWnews今日新聞資料照片)。(圖/記者許高祥攝,2018.10.26)

事實上,台灣有豐富的電腦硬體製造優勢,近幾年電競周邊硬體也在國際上有搶下一定市占,但如果政府沒有扮演好整合角色,也不用心在電競場地、選手配套、財稅配套與教育建設上下功夫,台灣發展電競健全的環境就會受阻,再加上民眾對電競運動的不熟悉,「Taiwan NO.1」與選手在全球競技舞台上揮著國旗的畫面,將愈來愈難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