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屆國家講座主持人由台大地質科學系特聘教授沈川洲獲得。年幼隨父母躲債,飽嘗人情冷暖,但仍有不服輸、勇往直前的冒險性格。(圖/翻攝自台大臉書)
第二十二屆國家講座主持人由台大地質科學系特聘教授沈川洲獲得。年幼隨父母躲債,飽嘗人情冷暖,但仍有不服輸、勇往直前的冒險性格。(圖/翻攝自台大臉書)

今年第二十二屆國家講座主持人由台大地質科學系特聘教授沈川洲獲得,國家講座主持人被譽為是院士的風向球,相較於自幼品學兼優的得主,沈川洲說,自己是磕磕絆絆一路走來、徹底「輸在起跑點」,但至今回首仍感謝「不平凡」的童年。

沈川洲笑說,自己是「輸在起跑點」的孩子,年幼的生命經驗是跟著父母顛沛流離、四處躲賭債,台灣從南到北躲遍了,國小、國中各轉學兩次。沈川洲回憶,最深的童年經驗就是半夜突然被叫醒,「快快快,要走了。東西收一收就趕快跑路。但每次跑路隔天就有麵條可以吃,可能是父母的補償心裡,但對年幼的孩子來講是難得的小確幸。

沈川洲童年居無定所,學前教育未扎根、沒學過注音符號,小學開學第一天國語課上到「你好,坐下,請坐下」沈川洲便愣住了,開學第一天就被留校查看。

一家七口為了躲債四散流離,國中時沈川洲與弟弟被留在南投鄉下,兄弟倆住在農田中央的機具室裡自力更生半年,機具室只有一盞燈泡,除此之外就是老鼠、蟑螂、馬陸,好一點時則是螢火蟲相伴。

「沒錢、沒娛樂、沒有課外讀物,只能一直讀課本跟參考書。」沈川洲說,以前看參考書解題找樂趣,因為題目較難,解出來後有一種不花錢也能滿足的成就感。

當年讀到國中,全家就屬他學歷最高,父母要他早點出社會到工廠做黑手,以至於當年考上豐原高中,壓了國中畢業證書卻又臨時取回,「警衛問我,怎麼考上了不來讀?我跟他說我明年再來。」沈川洲半工半讀,一邊做工、顧賭場,隔年還真的考回豐原高中。

沈川洲師承中研院院士李太楓。學術界多稱沈川洲為River,就是由李太楓所取,「搞地質的,每個人都有一個很地質的名字。」(圖/翻攝自台大臉書)

雖然家境不優渥,沈川洲說,讀書時只要埋進數理世界就可以忘卻煩惱,高中參加李遠哲主辦的化學營因表現優異保送清華大學,至此一路直攻博士班、才得以翻轉人生。現在的父母多要求孩子不要輸在起跑點,但自己的人生就是徹底輸在起跑點,跟父母躲債、借錢,飽嘗人情冷暖,但他性格很硬、不認命,一路見招拆招、勇往直前。

自幼「長征」走遍全台灣,現在沈川洲仍腳步不停歇,為了研究,從土耳其棉花堡到南太平洋柯斯雷島都有他的足跡。沈川洲主持「高精度質譜儀與環境變遷實驗室」簡稱「很嗨實驗室」(HISPEC)以獨步全球的「鈾釷定年學」、「碳酸鹽地球化學」研究當代及古環境氣候變遷、人類演化多項研究。

沈川洲曾赴「睡美人之島」柯斯雷島研究Leluh古帝國珊瑚金字塔,精準定出五座金字塔建造時間,並在西班牙胡瑟裂谷用定年技術解開人類祖先「尼安德塔人」的存在之時間。實驗團隊也曾發現,地磁在過去的百年內已經減弱10%到15%,預估地磁倒轉最快可能在百年內發生。

沈川洲談到,自己是用拓荒冒險的態度在做研究,「就像是航海王裡的魯夫,跟夥伴一起到處探險、越做越大。」笑說這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研究與遊山玩水兼具。

但談起研究成就,沈川洲十分低調,只希望研究能對社會有貢獻,並將台灣年輕學者推上國際。走過顛沛流離的童年,沈川洲相信努力不一定會成功,甚至大部分耗費的精力與時間都可能付諸東流,但也唯獨只有努力,才能換取成功的可能性。

沈川洲個性跟他的實驗室名稱一樣,都很「嗨」。(圖/Cheers提供)
沈川洲個性跟他的實驗室名稱一樣,都很「嗨」。(圖/Cheers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