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天雪地的南極,帳篷是大家最溫暖的堡壘。(圖 / 劉柏園 提供)
在冰天雪地的南極,帳篷是大家防守嚴酷的最後防線。(圖 / 劉柏園提供)

營地。這是在南極極地每天的行動中,最不想離開以及最想看見的地方。
這裡是我們維生的聚落,而帳篷更是防守一切嚴酷的最後防線。

南極冰川營地的帳篷,已經是長征隊南極之行最豪華的帳篷。(圖 / 劉柏園提供)

每天出發前在營地帳篷內商討每日戰略,是最重要的事情。(圖 / 劉柏園提供)[/caption]

在零下50度的南極冰川營地,營地帳篷內還有可以用來做飯取暖的熱爐。(圖 /劉柏園 提供)

我曾經因為在帳篷搭建後,有隊員不待在帳篷而一直待在極地車上大發雷霆,
帳篷是一切的依歸,也是生存資源的最核心,是該絕對死守的陣地。

帳篷外的溫度是零下50度,帳篷內的溫度是零下3度。(圖 / 劉柏園 提供)
在南極冰川營地裡的帳篷還有舒適的床可以躺著睡。(圖 / 劉柏園提供)
離開冰川營地後,長征隊睡的帳篷就是搭在冰雪裡的簡單帳篷。(圖 / 劉柏園提供)

我十年前在挪威移地訓練時,就曾經遇過突然刮起的超級大風,把數隻營釘倏爾拔起,整個帳篷瞬間幾乎被大風吹翻,幸而當時大家都在帳篷內。

暴風雪過後的清晨,帳篷也抵擋了一夜的狂風暴雪。(圖 / 劉柏園提供)

我死抓著帳篷隊友趕緊衝出去補救,要是當時沒人在帳篷,那結果肯定是帳篷被吹走,
連帶帳篷內的一切維生物品都要遺失,這是致命的危險,死守帳篷是我認為極地活動至關重要的要務之一。

在冰天雪地裡媲美五星級的露天廁所。(圖 /劉柏園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