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特派員專欄(中央社記者林行健馬尼拉20日專電)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愛說笑話,但常與「性」有關。婦女團體對此炮火猛烈,但一般民眾顯然不以為意,還視此為接地氣,杜特蒂的民意支持度更是居高不下,這令許多外國人不解。

杜特蒂去年12月29日在一場公開演說中表示,中學時期曾向學校神父告解對家中女傭做過的事:「我掀開被單,試著觸摸內褲裡面的東西,摸到一半,她醒了,於是我跑出了房間。」

這段活靈活現的描述,不是出自別人,而是親出於杜特蒂之口,但馬拉坎南宮次日立即說明,這只是玩笑話,並非事實。

杜特蒂的「性語錄」不勝枚舉,連「性侵」都可以當主題。

早在2016年競選總統之際,杜特蒂就曾在回顧1989年澳洲女傳教士遭性侵案時失言;次年7月,他表示會「恭賀」侵犯環球小姐的人,因為他們明知會因此而送命,還有膽去做。

此外,杜特蒂曾向前線反恐士兵說,他可為性侵3名婦女的士兵頂罪,更曾下令士兵開槍射擊女性叛軍的下體;還有一次,杜特蒂說,女子會被性侵是因為長得漂亮,如果沒有牙齒(表示醜),即使坐在身旁也不想理會。

對於這些帶性別歧視色彩的玩笑話,婦女組織一致嚴厲譴責。菲律賓婦女委員會(PCW)說,以物化女性來營造輕鬆氣氛,並不是一件好笑的事。

嘉布瑞拉婦女政黨(Gabriela Women's Party)譴責這些笑話是「貶抑女性心理的公然展現」。

然而,一般民眾的反應卻與婦女團體截然不同。透過電視轉播畫面可以看到,杜特蒂演說的現場,男性聽眾多半對此哄堂大笑,女性聽眾聽後雖然有些錯愕,但更多人不免尷尬。

不過,杜特蒂的葷笑話,頗受一般民眾歡迎。

賣烤肉串的荷塞就笑著向中央社記者說:這無傷大雅!杜老爹(Tatay Digong)人很好的,又肯做事,就是嘴調皮了一點。

由於杜特蒂已73歲,許多菲律賓人暱稱他為「老爹」,意味著他在大部分菲人的心目中,有著「父親」的形象和地位。

其實,菲律賓是重視及尊重女權的國家。世界經濟論壇(WEF)的「2018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菲律賓在性別平等上排名全球第8,而且從2006年迄今,一直名列前10名。

菲律賓同時還出現了亞洲第一位女總統,且自1986年以來,菲國已有過2位女性元首,現任副總統也是女性。

展現「幽默感」一直是菲國政治人物迎合選民的方法,許多政治人物喜歡講笑話,特別是有色笑話,所辦活動偶爾也夾帶性暗示,目的就是炒熱氣氛,只是杜特蒂的口味更重而已。

今年1月,一名競選連任的市議員發送女用內褲,背後還印上自己的名字,結果許多女性選民搶著要;另據媒體報導,2008年,巴丹省(Bataan)巴噶克鎮(Bagac)一名鎮長出錢要青少年只穿內褲打籃球,結果有40多人參加,而球賽也在哄笑聲中完成。

許多外國人可能會問,為什麼會這樣,這跟菲律賓人的習性、生活與文化背景有很大關係,而習慣成自然,積非也成是。

菲律賓人天性樂觀、幽默,大樓警衛杜明戈說:「我們都知道總統只是在開玩笑,他不是認真的。」一名台商則認為:「杜特蒂長年擔任地方官,他的高度一時難以提升到總統層級。」

2017年7月時任馬拉坎南宮發言人的阿貝拉(Ernesto Abella)說,大多數的民眾「聽得懂」杜特蒂的笑話;2018年8月,當時的馬拉坎南宮發言人羅奎(Harry Roque Jr.)說,來自菲國中部及南部的人,對語言的檢視尺度向來比較「開放」,而杜特蒂正是來自南部的民答那峨島。

至於杜特蒂本人的說法,他去年9月訪問以色列時曾向菲僑辯解,說笑話是他的言論自由。

曾有社會學家在廣播節目中說,菲國很多小孩是在長輩的葷笑話中長大,菲律賓人尊重長輩,不便制止,聽久也就習慣了。如今民眾把杜特蒂看成鄰家阿伯,即使說出不恰當的話,也只是一笑置之。

此外,午間綜藝節目每天可見穿著清涼的女郎在鏡頭前扭動身體,還不時與男主持人調笑,助長了社會上的大男人主義風氣。

婦女團體對性侵玩笑的可能後果感到擔憂。「嘉布瑞拉」在聲明中指出,杜特蒂的笑話可能對有性侵傾向的人造成影響,進而把許多婦女置於險境。

政治分析家海達里安(Richard Heydarian)更表示,政府外交團隊及新聞部門整天被總統的言語所困擾,無法專心處理實際且複雜的政策挑戰。

民調機構「社會氣象站」(SWS)去年年底公布的民調顯示,民眾對杜特蒂的施政滿意度是「非常好」,而且這樣的評價幾乎是橫跨所有社會階層,包括高級教育分子。

杜特蒂上任後強力掃毒、推動基礎建設、解決叛亂問題,確實為人民帶來了希望。顯然,和杜特蒂的政績相比,民眾選擇忽略他的口無遮攔,甚至視此為「接地氣」的表現。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可以預見,葷笑話仍將是杜特蒂及一些政治人物與民溝通時的調味料。(編輯:屈享平)108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