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虐老事件頻傳,有些個案是登上「爆料公社」後才曝光,但此舉卻遭成社工們身心俱疲。(圖/衛生福利部南區老人之家提供)

虐老事件層出不窮,先前台中東勢傳出一名 6 旬插管阿嬤遭台籍看護施暴,外籍看護在一旁看不下去偷偷拍攝,影片中看護多次出手大力甩擊老人臉部、拗手指、踹腳,甚至用紅色布條將阿嬤的頭緊綁在輪椅上,並怒掐阿嬤的脖子。

看護施虐
▲看護對插著鼻胃管的阿嬤呼巴掌、拗手,甚至將阿嬤的頭綁在輪椅上,伸手掐阿嬤脖子。(影片截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2018.09.27)

另一起引發爭議的則是,彰化縣鹿港鎮一棟大樓裡,傳出有一名 70 歲婆婆被媳婦以脖子勒頸的方式綁在陽台,彰化縣政府社會處經瞭解後發現,婆婆患有重度精神障礙,常尿失禁且有自殘傾向,媳婦稱是為清理房內穢物及保護她才出此下策。

這兩部影片被外籍看護及民眾拍下上傳至網路後,網友們怒火難平,紛紛在底下留言評論,大多都是批評施虐者在影片中的行為,「會有現世報的」、「我知道照顧病人真的很辛苦,真的很容易發脾氣,但…這太誇張了」、「當狗綁著是怎樣…」、「沒有任何理由 這樣做就是不對 每個人都會老」。

▲有網友 po 出照片,表示老婦人洗澡後,疑似被綁在椅子上「自動晾乾」。(圖/翻攝自爆廢公社)
▲有網友 po 出照片,表示老婦人洗澡後,疑似被綁在椅子上「自動晾乾」。(圖/翻攝自爆廢公社)

不過,有些網友在還未瞭解事情的全貌時,就毫無根據地批評「政府無能,衛福部失能,社會局太忙,冷暖自知,自求多福,可憐的人只能等…」、「這邊很多人認為社會局無用」、「都已經這樣了,社會處還說媳婦有能力照顧。這…」、「照顧者很需要喘息服務!希望民間社福機構可以幫助他們!」

其實受到這樣莫須有的指控,社工們的心裡都會很難過,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權益組副主任劉欣靜道出社工們的心聲,「社工有保密原則,在媒體面前不能透露太多個案的細節,民眾往往沒有看見事情的全貌就肆意批評,我覺得這很傷害社工,因為他們必須 on call ,一有狀況就要去處理,如果民眾沒辦法同理、尊重社工的工作,可能會促使很多心力交瘁的社工離開職場,同時也會使『社工人力不足』的問題越趨嚴重。」

雖然將此家暴案攤在陽光下,能快速引起關注,但附加而來排山倒海的謾罵、責怪,其實讓社工們是不堪其擾,不僅要處理負責的個案,還要應付群眾的公審。對此,老盟副秘書長李碧姿坦言,「其實有時候是政府長照資源還沒進去,或是照顧者不知道資源該怎麼運用,照護壓力很大,導致發生虐老悲劇。」

老盟副秘書長李碧姿提供一個正確通報方法,「如果看見有人正被虐待,先撥打 113 保護專線描述你看見的情況,電話那頭的專業人員會根據你的描述,幫助你判斷此情況是否為虐待。」老人受虐問題長期存在,現在甚至有增多的情況,有一部分的原因為「社工人員長期嚴重不足」 103 年官方規畫成人家暴案的人力比為 1:50 ,實際情況卻是 1:100 ,而合理案量是 1:28 ,這些都還沒算性侵案的服務比。

社工員在拯救別人的同時,自己也會不自覺地陷入四高一低的困境:「高工、高壓力、高危機、高負荷、低薪」。尤其是保護性社工工作時,更容易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下,大同老人服務中心李主任接受訪問時,反問了我們一個問題,「你們知道為什麼社會局的桌子很寬嗎?」我們搖搖頭聽不懂此題的特別含義,她說「因為這是為了防止社工被打的防護機制,桌子如果夠大,那家屬或施虐者想要打人時,社工至少還有『對方站起來』的短暫時間能夠逃跑。」

▲社工員目前陷入四高一低的困境:「高工、高壓力、高危機、高負荷、低薪」。(圖/衛生福利部南區老人之家提供)

台北市社工師公會問卷調查顯示,「社工師於執業期間近八成曾遭受潛在的或已發生的威脅,其中 50% 以上皆曾遭受語言威脅,肢體威脅占 9% , 14% 曾遭受語言及肢體威脅,而一年曾遭受威脅的次數為一次占 21% ,最大值為 30-50 次,甚至有社工師算不清曾遭受幾次威脅,有 63% 社工師認為面對風險機構/政府未提供足夠的訓練與支持。」

從過去的研究論述發現,台灣社工遭到暴力威脅,除了身心受創,可能也會牽涉到暴力威脅、法律訴訟,等於說社工能得到的支持,幾乎是零。另外也發現,經常性的夜間出勤及訪視高風險個案是保護性社工的主要工作內容,但他們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安全保障,社工必須自己面對人身安全課題,像是找家人、朋友陪同家訪事件屢見不鮮。

社工人身安全課題固然是整個專業共同的責任,但在體制外的大眾,如能同理且尊重社工專業,少一點謾罵、多一點關懷,相信社工們在心理方面會安慰許多,且更有動力去幫助弱勢族群,老盟副秘書長李碧姿坦言:「社工要增加很困難,他們其實就是一群對於照顧、關懷服務有熱情的人們,我們真正要想的是,怎麼樣營造出一個和善的環境,讓他們去執行任務。」

▲營造出一個友善的環境,讓社工們可以專心照顧個案。(圖/衛生福利部南區老人之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