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新頭殼)
▲ (圖/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被澳大利亞取消永居簽證並退回入籍申請的華裔富商黃向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十分遺憾和失望遭遇了不公平對待,澳大利亞政府吊銷其簽證的理由是「依據『莫須有』的某種猜測,充滿偏見、毫無依據。」他批評説,澳大利亞的歷史決定了其「巨嬰」的先天特性,澳大利亞「還沒有在國際政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與此同時,黃向墨在接受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專訪時又表示,此事對他個人和家庭影響巨大,他全家三代人已經移居澳洲七年,除了他以外,全家都是澳大利亞公民。

澳大利亞:黃向墨口中的巨嬰國

黃向墨以輕蔑的口吻地從澳大利亞的歷史中梳理出其「巨嬰」的先天特性,大約是因為澳大利亞立國之前是英國的殖民地,是英國「輸出」囚犯的蠻荒之地。換言之,黃氏認為,澳大利亞白人的祖先十有八九是犯罪分子,所以這個國家才是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巨嬰國,這明顯是「辱澳」言論了。

然而,黃氏明知澳大利亞是一個巨嬰國,為什麼要拋棄自己的偉大祖國,削尖腦袋往這個為之不齒的巨嬰國鑽呢?他的全家都是巨嬰國的公民,豈不是自貶身價、自取其辱?若黃老闆真有「硬骨頭」,趕緊讓全家三代人自動放棄澳大利亞公民身份,凱旋回到美不勝收的祖國,重新當中國人。否則,當他辱罵澳大利亞的時候,就將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一起辱罵在內了。

澳大利亞的疑慮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導說,黃向墨稱入籍申請被拒的原因是明確的,即他曾擔任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主席,也是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主席。該協會與中共統戰部關係密切,在海外幫助促進中共的利益。

同時,黃向墨過去多年曾向澳大利亞政黨政治捐贈巨款。這位房地產開發商直接或通過其公司向澳大利亞政黨捐款至少200萬澳元,包括在前工黨參議員山姆·達斯季亞里任秘書長時向新州工黨捐款15萬澳元。達斯季亞里曾替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行為進行辯護,最終導致了他的下台。

澳廣表示,黃向墨與中共的關係引發了針對外國干預澳大利亞政治體系的擔憂,並促使澳大利亞安全情報局(ASIO)就澳大利亞主要政黨接受黃向墨政治獻金一事發出警告。澳洲保安情報組織(ASIO)和移民部官員經逾兩年時間分析黃的背景,包括他的生意人身份、他與中國共產黨在澳洲和中國的關係等之後,以品格理由、接受問話時的答案不可信而拒絕他的入籍申請,並吊銷其永久居留簽證。所以,這一過程完全是合法、合理的,是澳大利亞捍衛其國家安全的必要舉措。

西方世界對中國的綏靖政策

黃向墨事件表明,西方已經開始改變以前對中國的綏靖政策,強硬對付中共派遣間諜或凖間諜到西方國家的滲透行為。美國學者大衛·布魯克斯在《當中國變成了21世紀的生存威脅》一文中明確指出:中國構成的挑戰不再僅僅是經濟方面的,也是道德和知識的問題。這是兩種價值體系的衝突。我們曾經以為中國會民主化,錯。我們曾經以為它的政權會自由化,錯。我們曾經以為中國人民會站起來並加入自由民主的世界,錯。所以,現在西方必須做的事情是放棄對中國的幻想,迎接來自中國的挑戰。如果我們不學會捍衛我們的制度,如果我們不讓我們的制度變得更好,世界各地的很多人都會說:「我願意接受他們的制度。」

過去數十年來,大量的進入西方國家的中國移民,只是單向度地享受西方的優質教育資源、潔淨的空氣和水,以及對私有財產的保障,卻拒絕接受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普世價值。在移居西方的先富起來的中國人當中,有一部分富人是以此保障其財富,因為在中國他們的財富隨時可能遭到剝奪。另一部分富人則是奉命移民,或者是在移民之後接受祖國的任務,他們幫助共產黨竊取西方的情報和技術,幫助共產黨傳播病毒般的中國模式,幫助共產黨腐蝕西方的政客和名流,幫助共產黨打壓生活在西方的批評共產黨的異議人士,他們利用西方寬鬆的法律體系,在空隙中遊刃有餘。黃向墨就是此類人物的典型代表。如今,他們的好日子走到頭了。

來自華人社團的聲明

但是,總有一群愚不可及的笨鳥,自己往槍口上撞。黃向墨事件發生後,很多比黃向墨更活躍、更高調的僑領紛紛噤聲,偏偏還有一群社團為之挺身而出:《星島日報》、《澳洲新報》和《澳洲日報》等三家中文報紙,在頭版刊登了一封支持億萬富翁黃向墨的公開信,聯名刊登這封信的是一百二十八家華人社團,他們高聲抗議澳大利亞禁止黃向墨入境、入籍的決定。

這份聲明煞有其事地寫道:「大年初一,驚聞著名企業家、慈善家及僑界領袖黃向墨先生被無辜剝奪永居簽證,滯留海外,無法回澳與家人團聚,令我們萬分震驚。對於黃向墨先生被相關情治機構以莫須有罪名剝奪永居簽證,我們表示強烈的抗議!黃向墨先生所遭受的不公待遇,對於華人及其他少數族裔合法參政是沉重的打擊,令本已弱勢的華人及其他少數族裔更為弱勢」。

這封信模仿「喪鐘為誰而鳴」的句式寫道:「今天發生在黃向墨先生身上的遭遇,明天可能發生在我們任何人的身上。今天我們若不能捍衛黃向墨的合法權益,明天誰也無法捍衛我們的合法權益。我們將一如既往,與澳大利亞其他族裔的兄弟姐妹一道,捍衛澳大利亞的自由、民主、法治及多元文化!」

這些社團標榜捍衛多元文化,可是他們故意掩蓋他們的後臺老闆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的本質:共產黨從來不能容忍多元,它是一元的、獨裁的、專制的。如果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成為澳大利亞的主流意識形態,澳大利亞還能有自由、民主、法治和多元文化嗎?

仔細對照就能發現,正是這些社團的領袖,頻繁出入中共駐澳洲的使領館,接受中共的指示與資助;正是這些社團的領袖,推動在悉尼歌劇院演出充滿血腥味道的文革樣板戲;正是這些社團,以各種手段騷擾流亡藏人、維吾爾人、中國民運人士以及旅澳臺灣人群體;正是社團,當雙手沾滿鮮血的中共高級官員訪問澳洲時,組織人群前去熱烈歡迎。這些社團雖然經過合法登記的程序,背地裡干的卻是或卑劣或非法的事情。

這份署名一百二十八家社團的公開信,將澳洲的紅色和粉紅色華人組織全盤供出,澳大利亞國家安全部門不必大費周章了,只要以這個名單為基礎來「按圖索驥」,就可大功告成。這個明目張膽地為黃向墨鳴不平的作法,真是愚不可及。要麽是因為其主事者像習近平那樣自信爆棚,不顧一切地「公牛闖瓷器店」;要麽是其主事者別有用心地策划了一起高級黑的陰謀,讓澳大利亞政府可以順藤摸瓜、一網打盡。

黃向墨回不了澳大利亞,據說已經準備在香港購置豪宅。而黃向墨的朋友們,以後的日子恐怕會寢食難安,因為黃向墨絕對不是最後一個不能回澳洲的家的中國移民。

延伸閱讀:

「白海豚會轉彎」 呂秋遠問:台灣要出讓什麼?

角逐2020? 賴清德:先打贏3/16立委補選再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