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空軍。( 圖 / 翻攝自美國空軍臉書 )
美國空軍。( 圖 / 翻攝自美國空軍臉書 )

蔡英文最近接連接受美國CNN和日本產經新聞的分別專訪,話題觸及兩岸開戰和台日安保對話。其中CNN記者主動提問「請恕我直言:若中國明日入侵,您會指望美軍出現嗎」?蔡回答「所以我們期待,在我們自己承受第一波的攻擊之後,全世界其他國家可以共同站出來對中國做一個很強烈的表示與壓力」。雙方的一問一答,耐人尋味。

其實美方專訪我方元首,除蔡英文之外,包括前任總統馬英九,都被問到這個問題,也顯示美國媒體和社會輿論,對於「有沒有必要」因為台灣與大陸的扞格,雙方關係鬧僵,讓美國捲入與中國大陸的戰爭,可能已不言可喻。

全球在經歷兩次世界大戰死傷慘重後,已經很少出現強權正面對決,尤其在能毀滅世界的核武出現後,出現的戰爭頂多偏區域性、傳統武器、代理人類型的戰爭。美中目前都是核武大國,雙方都會避免正式開戰,因為付出的代價未免太大。

如果美國避開兩強正面對決,委由日本出兵救台灣,機率又是如何?美日已經同盟,日本有事,就是美國有事,日本如果捲入,等於美國要正面開打。如果兩大國不願正面開戰,美日同盟下,日本出兵救台灣的機率也很低,更遑論日本現在年輕一代的民意,或是其家長願不願讓子弟上戰場,為曾是日本殖民地的台灣流血,也是問題。

川普上任後,「美國優先」主義響徹雲霄,凡事都是美國利益至上。川普甚至要求日韓必須負擔美國在日本、南韓的駐軍軍費,揚言否則不排除撤軍。美國從過去擔任「價值理念」的老大哥,似乎已經轉型為「追求實際利益」的商人角色。

既然轉型為「商人國家」,就有對「籌碼」秤斤論兩的精算。川普曾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談到「我完全明白一中政策,但我不知道為何美方要受制於一中政策,除非北京跟我們在貿易問題上達成協議」、「所有事皆可談判,包括一中政策」。

蔡英文最近在接受日本產經專訪時,主動提到台灣存在的重要性,指出台灣如果「消失」,將有三件事情會被改變,分別是軍事要塞的地理位置、經濟上的半導體產業供應鏈,和理念上的「民主人權價值失守」。蔡政府幕僚清楚「美日出兵救台灣」的代價與嚴重性,因此主動提醒台灣的重要性,但這「籌碼的重量」,和美日本土自己年輕人的鮮血,以及經濟受創付出的代價,孰為輕重,美日心中有譜。

《孟子》曾提及「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惟智者,能以小事大」。前總統馬英九執政時期,對於兩岸與外交政策曾提出「親美、友日、和中」,民進黨執政後「親美、友日」尚存,但對中國大陸似乎展現不假辭色的強硬抨擊,才會有CNN記者直接提問「請恕我直言,若中國明日入侵,您會指望美軍出現嗎」?台灣在兩岸與外交事務,是不是智者?就看國安團隊與其智囊的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