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吉成立的《上班不要看》頻道,僅僅創立約3年,就已經有48萬人訂閱。(圖/初聲)
呱吉成立的《上班不要看》頻道,僅僅創立約3年,就已經有48萬人訂閱。(圖/世新新聞人報社)

網紅呱吉(本名邱威傑)去年宣布參選台北市議員,最終順利當選,成功從網路名人跨足政壇。呱吉日前接受《新聞人》專訪,暢談他成為網紅前的生活、他的影片創作靈感,以及進入政壇、擔任市議員的準備。

呱吉曾在宣布參選後,以影片公布中天電視業務主動向他探詢是否有意購買業配,引發不少討論,尤其是呱吉身為候選人,卻不惜揭開媒體業配內幕,可見呱吉注定要當個非典型的政治人物。

事實上,呱吉從小就不是個按部就班的乖小孩。他念過不只一所大學,卻都沒有畢業、學生時代發行過地下刊物、中年時期把房子賣掉選擇創業,這些全都是他的「非典型」。

發行地下刊物、搞校園運動,呱吉從不後悔

面對一個不乖的小孩,家人怎麼看待呱吉?呱吉說,世界上很少有正常的父母會放任自己的小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通常都會有所期望,希望小孩好好念書、考上好學校等。但是由於他的個性使然,父母發現他講不聽後也認清事實,經過了二、三十年,他們有些問題也不再問,因為他們都知道呱吉「會做就是會做」。

我們好奇,呱吉在高中時期發行地下刊物,曾經後悔過嗎?呱吉直率地說,不管是發起地下刊物,或是當時推動校園運動的背後手段、意義,他都不後悔。
然而他也說,現在回想起,當時做的行為有些「實在沒必要」。他透露,高中時他不太認同一位國文老師的理念、對於社會議題的發言,因此每天上課時,他就會「背對」黑板坐,看都不看老師一眼,現在回想起來,則認為自己應該稍微尊重人際關係。

曾被迫玩神魔之塔,中年創業上看5000萬年營收。(圖/世新新聞人報社)
曾被迫玩神魔之塔,中年創業上看5000萬年營收。(圖/世新新聞人報社)

把興趣變工作不見得是好事,因他被迫玩神魔之塔

採訪呱吉那天,我們跟他約在他的政治辦公室,辦公室沒有明亮的辦公桌椅,反而擺著沙發跟電玩,還有一台尺寸不小的電玩螢幕,也許這跟他喜歡玩遊戲,甚至曾在遊戲公司任職有關。

早在2004年,呱吉就以「南宮博士」的身份經營部落格,部落格主題就是以遊戲為主。後來,呱吉因為喜歡玩遊戲,而在2007年時,經由朋友推薦進入遊戲公司任職。

談起在遊戲業的經驗,呱吉說,當時自己也覺得挺好的,可以把對遊戲的熱情用在工作上。不過,呱吉也說,「我常常告訴年輕人,把興趣變工作不見得是件好事。」即使有熱情,還是有厭倦的時候。

他舉例,他喜歡的是比較困難的遊戲,像是每做一個選擇都要思考很久的遊戲,但他在遊戲業時,負責的主要是手機遊戲,對他來說太簡單了,且當時他的公司在製作《神魔之塔》手機遊戲,他被迫要每天玩《神魔之塔》,才能進而思考遊戲的經營與規劃。

呱吉透露,過去在遊戲業的工作經驗,對於他後來創業、經營YouTube頻道有莫大的幫助,他說,雖然他的目標是創業,而成為網紅、YouTuber只是經營手段,但這就是在經營一家公司,而過去在遊戲業的所學,讓他充分運用在帶領公司團隊上,應用行銷知識成為製作影片的訣竅。他認為,如果少了在遊戲業的歷練,要做這些事恐怕沒那麼容易。

40歲「高齡」YouTuber,他創下2000萬年營收

雖然在遊戲業多年,甚至當到遊戲公司總監,但呱吉性格始終沒有改變。他在中年時,毅然賣掉台北市的房產,投入創業。他透露,當初選擇踏入YouTuber領域,是因為發覺網紅市場仍未飽和,他在創業前跟許多網紅接觸,了解他們的運作模式,最後一舉進攻YouTuber圈。

目前呱吉成立的《上班不要看》頻道,僅僅創立約3年,就已經有48萬人訂閱,許多影片內容也引發話題。呱吉也透露,2018年公司的營收約2000萬元,2019年可望達到4000萬至5000萬。

呱吉曾在遊戲業任職多年。(圖/世新新聞人報社)
呱吉曾在遊戲業任職多年。(圖/世新新聞人報社)

然而,風光順遂的創業路,呱吉坦言「我有預想過我會失敗。」他說,從經營頻道至今,經歷過許多公司營運方向的轉向,而每一次的轉向都會帶來成本,曾經有一段時間支出變大,但是收入反而減少,在財務上也帶來不小的壓力。

相較於許多年僅20多歲,甚至10多歲的YouTuber,呱吉已屆中年,對於自己跟其他「同業」的年齡差別,呱吉認為這反而是一項優勢。呱吉說,與同類型的創作者相比,他的生活經驗較為豐富,許多年輕影片創作者,能帶給觀眾生活趣事,卻受限於過於年輕,能「拿出來賣」的故事也不多,40多歲的呱吉,人生閱歷早已形成豐富的故事集,甚至能將不同經歷組合成全新的創作養分。(初聲/楊恩愷、李婉伶、王良博、王穎皓、陳采妮、李婉慈/世新新聞人報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