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是金庸「射鵰三部曲」中的第三部,改編的電視劇非常之多,2019版《倚天屠龍記》推出後,引發熱議。(圖/取自官方微博)

壯闊磅礡,瑕不掩瑜。曾於2017年將金庸不世出的輝煌經典《射鵰英雄傳》拍出氣勢與靈氣的青壯派導演蔣家駿,再次不惜工本挑戰架構、幅員不分軒輊的另一鉅鑄《倚天屠龍記》,上檔不久,不意外地,如同其他家喻戶曉的大神級IP(不分古今)搬上屏幕後的喧騰亂象,網際網絡上照例聊得熱火朝天,普遍為了吐槽而吐槽,「豆瓣網」累積評分才5.0。

網路世代,誰心裡自詡「意見領袖」的「小野獸」被放縱或標榜在所難免,最譁眾取寵的高效捷徑,莫過於針對風口浪尖的話題作品去踩去罵去「雞蛋裡挑骨頭」,出發點其心可議,其實有失公允,把幾個人流匯聚的影劇論壇掃瞄一遍,可以發現絕大部份的網友留言(負面的)集中在表相的「慢動作拍攝」、「女角造形相似度高」…這些淺層的皮毛上,措詞賣弄口舌,尖酸刻薄,已然幾近失控,當此之時,有必要從專業理性的角度出發,提供觀眾們一個平衡說法,還竭盡心血與真誠拍攝的2019新版《倚天屠龍記》一個公道。

就戲論戲,眼見為憑,新版《倚天屠龍記》容或由於選角策略新人比例過高,表現難免清澀,少了些讓人驚豔、震撼的演技光芒,還有部份為了補充情節而「衍生」的場面(書裡沒有具體交代的)對白略顯簡白、草率,與金庸筆下神韻之千錘百煉頗有落差,但整體來說,製作質量出類拔萃,大處嚴謹氣派,細節雕琢幽微,視覺推陳出新,拍攝手法不論「場面調度」、「場景創意」、「武打設計」皆見別出心裁,對原著的擬真、還原無不兢兢業業,箇中用心清晰可見,相當令人動容,再加上敘事技巧流暢、靈動,節奏明快,更難能可貴的是對原著精神的理解通透,在角色、情節的詮釋、呈現上平添了恰如其份的補足,讓整齣戲更顯人性與人味,非但不曾墜了《倚天屠龍記》該有的格局高度,更足可躋身2019開年後值得鄭重推薦的良心好戲之一,對於嗜戲愛戲的戲迷朋友說一句:你千萬不要錯過了。

歷經幾個世代產生一個共識:說到金庸小說「影像化」,都說「最完美的版本」一定是每位讀者腦海裡自己閱讀時思維馳騁出來的那一個。金庸的世界是無數華人集體情感共同構築出來的,不容「顛覆」,不須「解構」,或許也無所謂「創新」,標新立異如2012版的《笑傲江湖》,浮誇俗豔如2013版的《神鵰俠侶》,粗製濫造如2018版的《笑傲江湖》,都不只是拍攝成績打幾分的問題,而是殘酷、尖銳地傷害了無數人無可替代的潛意識情感記憶。蔣家駿版的《倚天屠龍記》初登場,亮相一打照面,就讓對原著耳熟能詳的粥粥群眾感到了溢於言表的態度之「謙卑」,是種恭謹對待經典的,創作者的謙遜與雍容。張三豐百歲誕辰,武當七俠各自神態不同,選角之敏銳,個個全像書裡走出來的…,序幕第一集,連俞岱巖、殷野王這樣等級的角色出場都做了高規格設計,前者鋒芒萬丈,後者驚心動魄…,在在可見一斑。這些,都只是「細節」,但細節都能講究到這份上,這個導演是以怎樣的態度、信念、定位、決心去對待這次的「經營」,已然呼之欲出。

在影視市場景氣蓬勃的優勢環境中,服、化、道、CG特效、拍攝科技…的歎為觀止無極限,老早已經把觀眾的胃口養刁,但有些東西是光用銀子去砸換不來的,諸如視覺元素的「實景選景」之費力之精準,「冰火島」之離世出塵、「光明頂」週遭地形地物從大漠到峭壁的蒼茫兇峻…,都不是用動畫套路一筆帶過的,內景的搭設,光明頂主殿堂皇巍峨中透著妖詭、武當的肅穆大氣、峨嵋的悠冷緜渺…,方方面面,無一不見極致用心。金庸的小說影像化,需要的是心懷虔誠地去透悟,去融入,去還原,依據讀者讀小說時的思緒鏡像、情感脈絡去重現,2019《倚天屠龍記》第一個值得嘉許的地方,就在於中規中矩又謹小慎微的創作態度,見浩瀚見遼闊,還見細膩見長情,對於讀者那份無形無垠的主觀想像,已相當程度做到了類似「落葉歸根」的似曾相識。

2019《倚天屠龍記》第二個值得高度評價的優點,在於對原著核心題旨的領悟夠具體夠深邃。《倚天屠龍記》浩如煙海的近百萬字結構,通篇談的一是人在波濤洶湧的命運中的「被動VS.主動」、「臣服VS.主宰」,二是人心人性在權衡抉擇當下的糾結、擺盪與艱難,前者走戲,後者走心。蔣家駿導演以成熟的敘事駕馭、大刀闊斧的章節鋪陳、「即視感」強烈的氛圍穿透,做到了前者,更令人欣慰的是並沒有偏廢金庸大師深寓於故事底層的人性關照與探討,張無忌在眾多金庸主人翁中評價始終積分沒有楊過、令狐沖、喬峰等人來得高(倪匡出版的系列「金庸小說評論」中,只給了他「中中人物」的等級),就在於性格裡的優柔寡斷舉棋不定,這個角色特質在這版本裡倒是從少年時期就被檢驗了,但人之所以能夠挺進於濁濁塵世的矛盾撕扯,倚仗的,正就是一股不由分說的血氣與風骨,這版本演到張無忌受紀曉芙臨終之託跋涉千里將楊不悔送到崑崙山坐忘峰給楊逍,這段情節在全書篇幅不算關鍵,卻被做了挺傳神的刻劃,這份他貫徹了一生的幾近迂腐的「信義」(信諾與磊落),讓他最終能保有「俠」輩風骨的高度,其餘,諸如張翠山、殷素素夫婦自戕而亡,倆人面臨抉擇的「掙扎點」其實並不相同,戲中被做了纖細的描述,再如朱長齡最後被卡在巖穴中進退維谷,在書中佔戲不多,卻饒富深意,也在這個版本中被凸顯、放大,這些細節展現了這版本「求其形,重其神」內外兼顧的可貴企圖心。

2019《倚天屠龍記》第三個值得讓觀眾再多看一次的價值,在於對原著中許多以暗場處理的劇情做了合情入理的補充或整理,俐落佳妙,可圈可點。例如《倚天屠龍記》半世紀來不論電影電視被翻拍過十幾次,紀曉芙被楊逍擄走那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反差那樣大的兩個人,會值得她以命相殉至死不悔?難得這個版本騰出篇幅細細勾勒,不論劇本的層次或情感的飽和,都十分完整動人,娓娓鋪陳,相當加分。本版的心理層次描述筆觸清晰,心理脈絡掌握完整,其創作用心的敏銳與真誠,不亞於技術面的拍攝成績,原著中滅絕師太處死紀曉芙節奏過快,也隔著距離,看得人膽顫心驚,卻總覺得少了對滅絕那當下的心境著墨,蔣家駿導演在這一點上補強了,滅絕師太有了七情六欲,顯示出有血有肉的真實反應,不再只是個硬梆梆的形象,(這也讓周海媚的「滅絕師太」成為戲的前段劇情中格外吸睛的精彩焦點之一),此外,部份敘事軸線的重組,例如劇中詳細描述了滅絕師太對紀曉芙(以及後來的周芷若)的「器重」(明確的冀望她振興峨嵋足以與武當、少林「鼎足而三」的宏願),一來讓戲的結構發展平衡(不至於像書中的單線進行冰火島那一大段),也對於後來滅絕師太對明教之所以恨得不共戴天,有了更厚實的心理鋪墊,這些還是細節,有或沒有卻決定了一齣戲的文學性「厚度」,以及觀眾情感入戲的最終「深度」,特別值得一提。

說到劇中女性角色在視覺上「猛一看,都太神似」,其實並不見得公平,每個世代有不同的審美,「韓流妝容」發展成當前跨國的風靡標準,本身不是罪過,從這版本陸續登場的人物來看,殷素素、紀曉芙要能撐起橫跨少女、人母的兩個段落,小昭被封為《倚天》諸女第一絕色,還要凸顯她的波斯風味,周芷若「前段柔荏,後段陰狠」,以祝緒丹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玄女」表現,應當足以勝任,蛛兒殷離比書裡刻意柔化了些…,幾人形象區隔,從戲切入,看著四平八穩,並無不妥。大膽起用21歲的偶像歌手曾舜晞擔綱「張無忌」,跟以往的螢幕形象乍看風馬牛不相及,其實書中張無忌被拱上「明教教主」位置才20歲,(在楊過後人「黃衣女子」眼中看去,「還是個孩子」),曾舜晞大得出奇的眼睛裡的澄澈,用來呼應這個少年教主的「涉世未深」,以及被命運大潮流推著走的被動、無奈,頗為貼切。至於所謂「慢動作太多」,武俠片畢竟不是拳腳功夫片,動作、場面的設計要強調氣勢、神韻、超越現實的鬼斧神工…等等效果,都需要以這種拍攝方式呈現,從張藝謀的《英雄》、《影》到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屢見不鮮,只要構圖的美學功底夠硬,顯現的是「風格」,不是「硬傷」,這版本的《倚天屠龍記》出手不凡,很多段戲的處理,還是成功地做到了賞心悅目。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