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立委補選郭國文以3千多票微幅差距險勝,沒讓民進黨斷氣。
▲在通向權力的道路上,常常做不得自己、也不能做自己。《NOWnews 今日新聞》紀錄台南立委補選郭國文險勝前的內心告白。(圖/記者郭俊暉攝,2019.03.16)

初當記者時太年輕,能跑個獨家就喜孜孜。不太能懂受訪者說的是不是真話。但這次回鍋媒體,突然覺得自己開始懂話裡的玄機,也懂得怎麼跟受訪者聊天。

這是立委補選開票前的兩個小時,此時的候選人,其實很真,只要你懂得讓他說。

其實能在大選舉浪裡打滾的政治人物,都是一號人物。論口條、說理念、判趨勢,無一不優。但我看見,在通向權力的道路上,常常做不得自己、也不能做自己。

「當選舉制度設計成單一席次時,就是政黨對決。」郭國文點出有點無奈的核心。為了贏,只能貼上政黨的標籤,讓原來的自己越來越模糊。然後再拼上命扮演設計好的角色。甚至對選民來說,自己只是色塊!

到底,選到這麼激烈有何感想?

「原來民主的設計不就是把在街上吵不完的,想辦法進到立法院解決?但現在選舉的對決,不是『解決』而是『輸贏』。贏了,真的問題可以解決嗎?然後呢…..」他反問我。

將近兩個小時的談話裡,看見他很多不相同的眼神。

談對手時,眼神是專業型的防禦,但當他詢問我們做出來的聲量調查輸贏時,眼神卻是渴望又擔心。

當我問他為何要當政治人?是否恐懼成為敗戰將軍?失敗了會不會對不起人?此時是無聲的,但所有複雜、筋疲力盡加上無奈的情緒,全都一覽無遺盡收眼裡!

論個人特質,其實他是我喜歡的人。為了測試,還特意跟他聊立委應該做的工作,問他想推的政策。這時,看見他眼神散發出神采,開始言詞滔滔、停不下話匣子。我知道,現在的眼神是真的。

將近三十分鐘,手機不斷進來的電話,郭國文完全拒接。也許是不知道能否當選,所以搶在揭曉前,把握機會用力說。

「群仁兄,在選舉裡沒有人要聽我說立委的權責跟抱負,連團隊都叫我別多說。但如果當初我不想改變社會,我就不會來選立委。」其實,政治人沒有隱私、沒有休閒,說白點是根本沒有自己。

郭國文太知道自己的身分與處境,但成績單揭曉前,他堅持要緊抓政治生涯中,最微不足道卻也是最真實的時間。「拚成這樣都不知道今晚是否能站著存活、開心謝票。但謝謝你,最起碼有人願意讓我說、聽我說!」

這確實是台灣政治的現狀,不管你來搏私利或者做公益。首先你都要戴上假面具。然後把自己扮成網紅當藝人。

藍綠白對決裡,個人只是組成大怪獸的一小塊積木….拼命告訴自己要等,等總有一天會坐上老大做自己。但到那時,你可能已經忘了那最初衷的自己!

最後我問他,你最希望政治環境怎麼改變?

「可否把娛樂這件事,讓藝人去做。政治是嚴肅而複雜的,讓政治者回歸人的本性本質,不要扭曲了才能獲得權力,再用權力去做該做的事….」

這段話讓我有點動容!如果連權力所有者都覺得被扭曲,那這個社會已經扭曲變形到什麼樣了?

主動提醒他該結束會談回去坐鎮等開票了。看他單獨離開咖啡廳,笑稱要回去接受審判的身影,連我這局外人都感受這股複雜的壓力。

權力的巨大吸磁,讓台灣的政治人物長在扭曲環境掙扎。
他們是權力的獲利者還是受害者?

或許,這就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