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生活 / NOWnews
中央社 生活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楊淑閔台北25日電)台灣蘭花從88到103年,出口值持續成長到年外銷值破億美元,締造蘭花王國的美名;但最大對手荷蘭做了2件事破解台灣優勢,越南也是後生可畏;台灣蘭花外銷,將進入盤整期。

2019台灣國際蘭展成果發表會今天在台南登場,台南台南市政府農業局表示,未來3至5年內要出完的外銷訂單超過新台幣113億元,市長黃偉哲說,今年蘭展外銷訂單金額創新高,但仍要好好策進未來。

台灣花卉出口以蘭花為主體,農委會國際處說,約占外銷花卉8、9成,當中又以蝴蝶蘭為大宗,占8成左右。

農委會掌握的出口值統計顯示,蝴蝶蘭外銷從民國88到103年期間穩定成長,88年約1639.7萬美元,尤其94年取得帶介質輸美資格後,出口值從94年的2705.34萬美元,開始大幅成長,95年增至3538.2萬美元。

花卉外銷出口值在101年破億,達1億1417.464萬元,直到103年,達到1億3389.289萬美元,這波持續成長的榮景在104年出現反轉。

關鍵在於荷蘭,農委會國際處點出,荷蘭在104年開發蝴蝶蘭栽種Plug介質系統並生產花卉,當年台灣蘭花出口值首度下滑,為1億3240.976萬美元,105年也下降為1億2872.134萬美元。

之後106年為1億3986.86萬元、107年1億4563.937萬美元,這2年回升,端賴拓增越南、澳、紐、巴西等外銷市場。直到107年底,台灣還是在蘭花外銷的龍頭寶座上。

荷蘭作為台灣最大競爭對手,也是台灣蝴蝶蘭外銷第二大市場,農委會國際處分析,荷蘭大約花費10年做了2件大事 ,因而這些年來向台灣進口花苗的數量都在下跌中,這足以讓台灣蘭花產業憂心。

首先,國際處分析,荷蘭突破台灣的品種優勢,商業化運作下,已把過去從台灣買斷的新品種,篩選商業品種,精選出獲利品種,專心投入市場銷售,近幾年產銷運作成型了;反之,台灣花農愛當趣味栽培者,200、300種新品種端出,卻不見得能壯大成為產業品項。

其次,荷蘭為破解台灣握有的優質介質優勢,持續投入人工介質研發、模組暨機械化生產開發,104年就讓這個Plug介質系統投產的花卉問市,直接導致台灣10幾年來外銷長紅上升斜線首次下滑。

介質好壞攸關蘭花的品質,台灣長期購買智利的水草當介質,培育出的苗株品質比美洲、荷蘭、日本等使用樹皮屑做成的介質好。國際處分析,台灣對於新的介質開發,是在多年前面對智利水草缺貨才啟動,進度已經被荷蘭超越。

目前台灣蝴蝶蘭外銷前3大市場為美、日、荷,荷蘭不僅在美、日市場跟台灣競爭,也早就在東南亞生產銷往中、日,在中南美洲生產銷往北美,在北非生產銷往歐洲,產業推進高度整合、全面布局全球。

不僅如此,國際處說,受法國殖民過的越南市場用花量也在壯大,去年已取代韓國,變成台灣蝴蝶蘭外銷第4大市場,加上越南政府重視蘭花產業發展,不要只當別人的市場,要求台灣產業必須傳輸技術,加上荷蘭、中國、日本也前往投資花卉產業,越南轉變為競爭對手的時間不會太久。

總而言之,農委會分析,全球產業的競爭是沒有停止過、一直在變動中的,當台灣蘭花外銷處在成長榮景時,業界總是習慣既有的作業模式,未再整備、翻新;其他國家則不斷10年磨一劍,投入研發、海內外跨業高度整合推進;循此看來,這幾年外銷出口值將會起起伏伏,進入盤整期。(編輯:陳清芳)108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