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國小老師的潘忠政(右)長期致力於桃園的環境保護。(圖/取自臉書)

大潭藻礁,這塊看似不起眼的海岸,在去年去屢屢躍上媒體版面,許多環保團體也相爭為它發聲,其中,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更是為了這片海岸從前年開始,開了60次以上的記者會,希望自己的聲音可以喚回政府對環境的重視。

觀塘工業區是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預定地,而這裡頭也包含了豐富的藻礁生態,非核家園是執政黨的主力政策之一,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在前行政院長賴清德的一聲令下,觀塘換深澳就此成為定局,環評大會連續開,就為了在最快的時間內通過,這月14日,區審會通過藻礁的開發,只剩下最後的開工許可。

千手牽手護藻礁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今天在觀音區大潭藻礁G2區,將自己綁上十字架表達懺悔,希望大家對保護藻礁能有更深一層的警醒和自覺。(圖/陳學聖服務處提供, 2018.11.17)

「我們家或許有身體強健的基因,可以繼續鬥下去。」潘忠政打趣地說,頂著一頭白髮,字正腔圓的口音,熟悉的人都叫他「潘老師」,過去他是新坡國小教自然的老師,其實可以過著安穩的退休生活,為什麼他願意這樣站出來,為這片土地發聲呢?

一切都得從20多年前開始說起,1993年,當時正值建設發展快速的年代,當時居住在觀音的他,看到地方的砂石被盜採,山坡地挖出一個個的大洞,除了盜採之外,許多地方的環保意識也微微抬頭,各地都不想接納多餘的垃圾,因此就造成更大的危害。

▲蔡英文於2013年時留下「藻礁永存」的字條。圖/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提供

沒人要收垃圾,而人口增加,經濟發展的年代,這些垃圾就理所當然的填到盜採砂石的坑洞之中,當時正值台北捷運開挖的時期,這些挖出來的土,也就變成垃圾山的復土。

為阻止這樣的情景,潘忠政成立了觀音文化工作陣,發現這些盜採砂石的業者還會跟取締的公務員勾結,就算政府追蹤車輛,也會被用A、B車的方式蒙混過關,查都查不完。

但這樣關心土地的人也有會累的一天,他發現,需要砂石、垃圾增加這些背景因素沒有解決,環境問題是不會有解決的一天,盜採土石的區域也只是從觀音移到別的區域,或是往南部移動而已。在千禧年時決定退休後,他本決定不插手環保。

但他又看不下去了,這次他發現,家鄉的河流環境越來越糟糕。

大堀溪長度18.59公里,流域面積47.38平方公里,分布於桃園市觀音區、新屋區、中壢區、楊梅區。這條溪流是觀音的主要溪流之一,卻因為沿岸的工業廢水、屠宰場排放的血水、洗桶場廢水等等污染讓這條溪流失去原先的面貌。

於是潘忠政又開始號召夥伴,剛好搭上觀音蓮花祭,希望地方領導人不要只會賺蓮花生意,開始檢舉污染排放,而這次再回到環保領域,就沒再脫身了。提到鬧得沸沸揚揚的藻礁生態,潘忠政說,本來藻礁其實只是一個「工具」,但也結下了不解之緣。

2011年時,原先位於桃園龜山的煉油廠,由於工安事件不斷,當時的經濟部長林義夫回應民眾要求進行遷廠,而位於觀音的觀塘工業區成為預定的地點,當時潘忠政身為自救會的會長,要求時任桃園縣長吳志揚承諾不讓煉油廠進入觀音,為了擋下煉油廠,才認識了藻礁,希望用藻礁多元的生態成為「工具」,讓執政當局收回開發的那雙手。

「不只是工具,他本來就該被保護。」潘忠政與藻礁的緣分就從這裡開始,他感嘆,在40多年的開發之後,藻礁表面看似了無生機,但充滿孔隙的地形環境卻成了許多海洋生物的育嬰房,保育類珊瑚、國際瀕危物種都能在這片海岸上看到,這樣的環境,「甚至還能看到整塊珊瑚露出在水面,這就是藻礁獨特的地方」。

▲潛水客眼中的嬌客,在台灣可能連復育的棲地都即將要被破壞。(圖/珍愛桃園藻礁粉絲專頁)

不論是藍綠執政,他都不改變立場,他說,可能是因為個性的緣故,沒有人敢對他威脅利誘「摸頭」,但許多專家學者就常遇到這樣的狀況,他說,只要了解藻礁就知道,這塊土地是「無價之寶」。

提前抗爭藻礁的過程,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賴清德一句「觀塘換深澳」,而經濟部的計畫又從不蓋深奧會缺點轉爲不缺電,政策隨著政治轉彎。潘忠政說,抗爭才剛要開始,對這塊土地的保護永遠不會覺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