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體育 / NOWnews
中央社 體育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蔡芃敏台北20日電)K2是世界第2高峰,卻是全球最危險的山峰之一,青年登山家呂忠翰和張元植籌備許久,將在今年夏天攀登,先坐3天3夜的車抵達村落,再徒步7天前往海拔5100公尺的基地營,挑戰台灣第一次的攻頂紀錄。

K2(喬戈里峰)海拔8611公尺,僅次於珠穆朗瑪峰,是世界第2高峰,屬喀喇崑崙山脈,位於巴基斯坦與中國邊界,因地處偏遠及山勢陡峭,公認是最難攀登的高峰之一。

31歲的張元植、36歲的呂忠翰兩人若能成功挑戰K2,將為台灣海外攀登史寫上全新的一頁。

談起K2,兩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呂忠翰說,攀登K2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但以前他認為,K2的意思是去兩個、就會殺(Kill)一個,現在看來,K2是促使他挑戰未知,並帶回來更多的故事地方。

張元植則說,至目前為止,從沒有台灣人成功登頂K2,或許這次能透過他們經歷的一切,並用影像跟文字紀錄,讓台灣對K2的認知與世界的距離拉近一點點。

攀登K2,要有超乎常人的體力與耐力,需要強化心肺有氧、肌力重訓、攀岩和冰攀各種訓練。呂忠翰與張元植這幾年都在籌畫攀登8000公尺高山,同步訓練體能與肌耐力。

沒爬山時,呂忠翰回到母校全人中學任教,張元植則是登山嚮導,籌措登山經費。

2014年太陽花學運剛落幕不久,呂忠翰和張元植參加台灣的喀喇崑崙山區遠征隊,在登頂世界第12高峰、8051公尺的布羅德峰(Broad Peak)的最後爬坡,在8000公尺的稜線上、即將破曉的時刻,唱起「滅火器」的「島嶼天光」,也讓自己成為台灣唯一一位成功攀登4座8000公尺巨峰的登山家。

張元植說,經過多年訓練,「我們處在歷年來最佳狀態」,夏天是攀登K2最好的季節,「當然覺得我們可以攻頂」。

張元植與呂忠翰一頭栽進登山世界,得從苗栗全人中學接受體制外的教育說起;在全人中學,登山課是必修課,兩人因此與山林結下緣份,也因為混齡教育而認識彼此。

去年,張元植在嘉明湖山屋巧遇文化評論人詹偉雄,詹認為他們勇闖K2的精神,可激勵台灣社會「想像自己邁向偉大的可能」,而不是一味追求「成功」,於是為他們發起群眾募資,讓兩人無後顧之憂,專注挑戰K2,創造顛峰價值。

然而,通往K2的路途漫漫,從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巴德要先坐3天3夜的車,抵達村落後,要再徒步走7天,才會來到海拔5100公尺的基地營,K2堪稱是地表上人煙最稀少的不毛之地。

呂忠翰與張元植已於4月9日出發前往尼泊爾,先攀登海拔8485公尺高的世界第5高峰馬卡魯(Makalu),為攀登K2做高度適應及暖身,預計6月中再飛往巴基斯坦,挑戰世界第2高峰K2。

詹偉雄說,K2對台灣來說,是充滿陌生與未知的地方,無論這次他們是否攻頂,都將帶著台灣人的雙眼,探索未知的一切。(編輯:陸倩瑤/楊玫寧)108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