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曼谷21日專電)泰國軍政府限縮言論自由,但仍不斷有各種小小的火苗挑戰政府底線。Headache Stencil就是這樣一個素人塗鴉藝術家,他在街頭塗鴉,也在小藝廊展覽,用創作針砭時政。

2014年軍政府上台後,開始緊縮言論和創作空間,被西方媒體稱為泰國班克西(Thailand Banksy)的Headache Stencil在這樣的環境下冒出頭,他一開始在曼谷和清邁街頭塗鴉,諷刺發動政變的軍方執政當局。

泰國副總理普拉威(Prawit Wongsuwan)去年因為擁有20多只名錶遭受調查,Headache Stencil就在曼谷素坤逸路(Sukhumvit)街頭畫了一個大大的鬧鐘,鬧鐘正中間有著普拉威的頭像,普拉威額頭上則有著名錶勞力士著名的皇冠標誌。

今年3月24日泰國終於在2014年政變後首次舉辦國會選舉,就在選前,Headache Stencil在曼谷市區一間小畫廊舉辦了名為「泰國賭場」(Thailand Casino)的展覽,裡頭的作品充滿濃濃的政治諷刺味道。

例如把普拉威的臉印上金豬撲滿,或是寫著「制止獨裁,2019年3月24日」(Stop Dictatorship, 24March 2019)的小海報。

其中最經典的作品是一個貌似泰國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的半身雕像,對看另一個貌似流亡前總理戴克辛(Thaksin Sinawatra)的半身雕像,兩人手上都拿著撲克牌,桌上擺著滿滿的籌碼。

戴克辛背後的牆上貼著中文月曆,正好就是和戴克辛友好的泰愛國黨(Thai Raksa Chart)提名烏汶叻公主(Princess Ubolratana)為總理候選人的2月8日,日期上面印著騰雲駕霧的仙女,並寫著中文「仙姑」。

這個作品諷刺泰國民主成為統治菁英階層的遊戲,Headache stencil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這個作品代表泰國有兩個陣營,「選舉對我來說就是拿國家來賭博」。

Headache Stencil的大膽作風讓他獲得國內外高度專注,因為主題太過敏感,Headache Stencil在辦這場展覽前,被許多藝廊拒絕,他也曾經被軍政府的人找上門而逃離自己家中,在外面躲了很多天。

Headache Stencil坦言自己也會害怕,但他也看得很開,「我之前逃掉過,如果逃不掉,那就消失了,就是這樣」。

而Headache Stencil對泰國社會的關心,也不只侷限於政治,他最新的展覽「性、藥物和HeadacheStencil」(Sex, drug & headache Stencil),特地選在曼谷知名紅燈區巴朋區(Patpong)的一間藝廊,讓每個來參觀的人都要先經過一番視覺衝擊。

這是Headache Stencil的第三場展覽,也是第一個不是直接和政治相關的展覽。他表示,他要描寫的是他從小到大都沒有改變過的問題,「大家都知道這條街是性街,因此我用性和藥物,討論泰國的問題」。

展覽中可以看到穿著制服的女學生背後有金錢的符號,或是穿著清涼的女子手上拿著名為「強暴聖經」(Rape Bible)的書,還有女子背景寫著骯髒(dirty),展覽正中央則是無數裸體芭比娃娃堆疊在一起的台子,上頭寫著「受害者」(Victims)。

Headache Stencil認為,賣淫、買春和吸毒在泰國不合法,卻是大家都知道的公開秘密,賣淫的女子被貼上骯髒、愛錢的標籤,但其實他們也是性產業的受害者,「泰國有很多受害者,從來沒有改變過,現在也沒有比以前少,我想要呈現這樣的問題」。

雖然已經被泰國當局盯上,但Headache Stencil還是持續創作不輟,用他獨有的方式,關心泰國時政和社會發展。(編輯:林憬屏)108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