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24日專電)1989年平成元年開始,日本泡沫經濟浮現,政治上所謂自民黨一黨獨大的「55年體制」瓦解,前首相竹下登下台後至今有17位首相上台,其中有多個短命內閣。

日本於1989年1月8日年號改平成,隨著蘇聯瓦解、東西冷戰結束,全球化主義興起,國際社會激烈震盪,日本面臨泡沫經濟、少子高齡化,人口減少財政赤字嚴重,為政者了解必然要大力改變政治和行政組織。

「55年體制」是1955年日本確立的穩定政局,自由民主黨(自民黨)維持執政最大黨,日本社會黨居最大在野黨。美蘇冷戰對峙正激烈,55體制被視為國際局勢下,日本的「國內冷戰」。

1989到1992年間,蘇聯崩解,冷戰結束,日本泡沫經濟伴隨衰退,人民對政治的不信任度增高,自民黨支持率降低,社會黨一度出現土井多賀子(首位女性眾議院議長與黨魁)旋風,但後來衰退,無黨無派的選民增多。

海部俊樹、宮澤喜一執政時提出政治改革相關法案,但皆成廢案,自民黨議員大量脫離。羽田孜、小澤一郎等成立新生黨、武村正義等成立新黨先驅,加上細川護熙所率的日本新黨,平成初年出現「新黨旋風」。

1993年7月選舉,自民黨下台,日本社會黨也慘敗。1993年8月9日細川內閣上台,55體制瓦解。

日本政論家保阪正康在「平成史」書中提到,平成的關鍵字眼是「政治」,昭和與平成時代的政治出現完全差異的分水嶺是在平成6年(1994年),這一年3月4日參議院院會通過政治改革相關4法,包括眾議院的小選舉區與比例代表並立制。

過去日本選區劃分屬中選區制,小選區易造就兩大政黨對立,可能出現政權輪替。但保阪認為,小選區制不適合日本政治風土,實施後政治出現劣化徵兆,有意從政者只要獲大黨提名,無需有思想與大志。

小選舉區法案由細川護熙內閣向眾議院院會提出,1993年11月18日眾院通過交參院審議。平成8年(1996年)橋本龍太郎內閣首度在眾院選舉實施小選區制,之後日本內閣上下猶如走馬燈。

許多日本民眾因此對政治無感,首相也顯得無足輕重,難獲尊重。平成7年(1995年)後上台包括橋本龍太郎、小淵惠三、森喜朗、小泉純一郎、安倍晉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菅直人、野田佳彥。朝野人選輪番上陣後,再由安倍晉三回鍋。

保阪指出,上述名單可歸納出3項重點,當中沒有一位出身官僚體系,多來自政治家族二代或三代,下台原因多因受挫。平成時代唯一一位官僚出身的首相是平成3至5年的宮澤喜一。

進入21世紀,充分發揮首相主導權的是小泉純一郎。小泉推動郵政民營化政策受阻,2005年毅然解散眾議院,宣稱由人民做主,在黨內不支持民營化的選區推出「刺客」參選。

保阪認為,小泉的論調、想法及國會答詢方式類似二戰期間的首相東條英機,以二分法凸顯敵我差異,搞民粹。也有政論家認為,小泉在進行革命,性格異常的政治人物搞一場異常的政治。也有評論指小泉是語言天才,擅於創造口號,例如身為黨魁卻說「要擊潰自民黨」的口號,以此籠絡民心。

小泉共執政1980天,政界戲稱「小泉劇場」。之後民主黨執政,6位首相陸續上台,約1年就下台,多因不擅首相主導與運用解散國會等權力,無力應付眾議院占多數但參議院未能主導的「扭曲國會」情況。

平成21年(2009年)9月民主黨執政,政權再度輪替。黨魁鳩山由紀夫任首相,菅直人、野田佳彥之後接棒。民主黨當家3年3個月,2011年發生311東日本震災與福島核事變,加上執政經驗不足,漸失民心。

2012年安倍東山再起,第2次組閣(2012年12月26日起)並解除國會困境。安倍功力更勝小泉,他是首位二戰結束後出生的日本首相,為擺脫長期通貨緊縮,提出安倍經濟學(Abenomics),主要政策是「安倍三箭」,包括寬鬆貨幣政策、擴大財政支出、結構性經濟改革與成長策略。

2015年9月24日連任自民黨黨魁後,安倍再宣布「新三箭」,包括強大經濟、編織夢想的育兒支援、社會保障與國內生產毛額(GDP)拚600兆日圓(約新台幣169兆元)。

安倍執政天數在今年2月23日已達2617天,成為戰後執政期第2長的首相,如果順利做到11月19日,將達到二戰前首相桂太郎2886天的憲政史上最長紀錄。安倍擔任自民黨總裁任期可到2021年9月底,如順利執政也將刷新紀錄。

安倍沒有戰爭經驗,宿願是修憲,朝向正常國家。他已為行使集體自衛權初步解套,修改安全保障相關法案;接下來還要推動修改憲法第9條,讓自衛隊入憲。儘管在野黨反對,但政局仍是安倍一強獨大的局面。

1989年平成開啟,股市封關飆漲近4萬點,創歷史新高,地價也飆漲,社會一片紙醉金迷,被稱為「泡沫」現象。1991年東京地價飆到最高點,泡沫開始瓦解,日本經濟陷入長期停滯,2011年中國GDP超越日本,由第2大經濟體降至第3。

平成元年全球企業市值排行前50中,日企占32家,前10大有7家。GDP等各種經濟指標,日本也居全球一流水準,這一年12月29日股市以3萬8915點創新高。東京23區的地價高於美國整體。

泡沫經濟瓦解後,日本政府未能妥善處理過去包袱,被稱為「迷失的20年」。早稻田大學財金研究中心顧問野口悠紀雄在「週刊鑽石」中表示:「平成是日本沒落的時代。」他稱二戰期間1940年左右日本經濟體制為「40年體制」,他認為平成時代還拖著體制未能改革,經濟持續漂流,沒落30年。

1990年代前期,東京的迪斯可舞廳妙齡女子穿緊身衣、揮舞扇子熱舞,掀起狂熱的「JULIANA東京」被指為泡沫經濟的象徵,年輕男女一擲千金。

泡沫經濟開始瓦解,許多日人仍活在夢幻裡。幾年後多家金融機構破產才發覺事態嚴重。1997年北海道拓殖銀行、山一證券接連破產,1998年日本長期信用銀行、日本債券信用銀行也走向清盤的命運。

野口表示,1990年代全球有兩大變化,中國工業化及以製造業為主的產業構造轉為資訊科技(IT)。1999年日本銀行(央行)開始實施零利率政策,官方與社會依賴無法活絡經濟的金融體制,情況至今仍持續。

小泉純一郎時期擔任經濟財政大臣、金融大臣與總務大臣等職務的竹中平藏著有「平成的教訓改革與愚政的30年」,對平成的無力感受深刻。

竹中在朝日新聞指出,平成是激變的時代,大致分為5期,包括迷惘的7年(1990至1996年)、危機的5年(1997至2001年)、改革的6年(2002至2007年)、最迷失的5年(2008至2012年)與再挑戰的7年(2013至2019年)。

平成也是「通貨緊縮的時代」。竹中表示,平成的教訓是了解物價下滑是很嚴重的事。因為營業額與薪資都下降,但債務卻增加,債務多,償還貸款都難計畫,通貨緊縮是不景氣的元兇。首相安倍晉三上台後,充分了解這點。

竹中對令和時代指出,令和將是未來的分水嶺,決定日本將走向發揮潛在力的社會,或少子高齡化影響的悲慘社會。

日本銀行連續6年實施超寬鬆金融政策,但仍無法達到物價上升2%的目標。竹中認為,2014年物價一度提高1.5%,但後來又下滑,都是政府調漲消費稅(5%調至8%)導致。

今年10月日本政府預定再度調漲消費稅至10%,竹中反對這樣的做法,認為政府應該先進行歲出與社會保障改革,把消費稅用在年輕世代,讓青年發揮潛力,而非花在高齡者身上。財政重建、社會保障改革與能源改革等課題都是當務之急。

媒體人永野健二在「激動的平成史」為文指出,對日本而言,平成時代不僅沒趕上資本主義開花結果的創新潮流,也無法再創活力的泡沫經濟。1980年代泡沫瓦解,土地、股價、美術品與高爾夫球會員權等資產暴跌,因呆帳嚴重,銀行紛紛破產。

高達百兆日圓的土地與股價損失,加上政府挹注資金成了金融機構呆帳,土地與股價等市值暴跌逾千兆日圓,1980年代泡沫後遺症讓日本用了30年仍無法找回活力。

2012年底安倍晉三上台提出安倍經濟學(Abenomics)政策,希望擺脫通縮與泡沫的沉痾。

平成時代多災,1995年阪神大地震震毀了日本抗震神話,同年發生沙林毒氣事件,震撼全球。2011年的311東日本大地震加福島核災,摧毀了核能安全承諾。

平成取自史記五帝本紀的「內平外成」及尚書大禹謨的「地平天成」,但平成卻是天地多變的時代。1995年1月17日規模7.3的阪神大地震,死者逾6000人,是二戰後日本首度遭遇的大災害。

地牛接連翻身,2011年3月11日日本遭遇史上最強規模9.0大地震,死者逾1萬5000人。海嘯伴隨地震鋪天而來,福島第一核電廠輻射外洩,全球在衛星直播下,目睹海嘯鋪天蓋地而來猶如電影般的災難畫面。

除了天災,還有人禍。阪神大地震後不久,同年3月20日發生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13人死亡,數千人受傷,是日本空前的恐怖攻擊事件。兇手奧姆真理教成員陸續浮現,鋪陳日本現代社會背後的暗黑。

被視為邪教的奧姆真理教許多高幹是高級知識分子,但聽從低學歷,盲人職校畢業的教主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指令殺人。奧姆真理教成立的背景、打算顛覆國家與輕易殺人等原因至今還沒釐清。2018年7月包括麻原在內等13名真理教幹部死囚伏法,被認為是「平成的案子就在平成年間來解釋」。

2008年6月8日,人潮擁擠的秋葉原發生7死10傷的「無差別」隨機殺人事件,兇手加藤智大是會社派遣員工,長期抱怨沒有朋友,交不到女友。加藤因經濟不穩定與疏離而「成魔」,再度凸顯日本社會的質變。

社會學者湯淺誠表示:「昭和是克服貧窮的時代,平成是重新發現存在貧窮的時代。」1992、1993年,街頭流浪漢增多,東京新宿車站的流浪漢數量引人側目。湯淺認為,2009年日本人才再度發現有貧窮這回事。

平成13至18年(2001至2006年)小泉內閣時期,「格差」(貧富差距)兩字常被提起。平成15至18年的年度流行語大賞分別是「年收300萬日圓」、「敗犬」、「富裕層」與「格差社會」等。平成18至21年(2006至2009年),與貧窮有關的主題,包括非正職勞工、窮忙、零工兼職、網咖難民與過年派遣村等特殊現象名詞陸續出現。

後來又出現年輕人貧窮、老人貧窮(下流老人)、女性貧窮、末婚女性貧窮、中高齡男性貧窮、孩童貧窮、無緣社會(失去社緣、血緣、地緣)、照護難民、孤立死(或孤獨死)、虐兒等與貧窮有關的新詞彙。

今年3月日本內閣府公布調查,40到64歲中有61萬3000人是「繭居族」,當中近3/4是男性。繭居族是指完全孤立於社會之外,待在家中超過6個月,期間與社會毫無互動者。

繭居族現象逐漸演變成「8050問題」,也就是80多歲的雙親得繼續養50多歲兒女的貧窮問題。有些繭居族在就業冰河期(泡沫經濟瓦解後就業困難期,1993至2005年間)找不到工作,成為啃老族,父母年邁靠年金生活,還要養繭居族子女。

日本面臨嚴重高齡少子問題,影響經濟、財政等綜合國力,尤其是多項行業嚴重缺工。今年4月12日日本總務省公布人口估計(至2018年10月1日),包括外國人在內的總人口為1億2644萬3000人,比前一年同期減少26萬3000人,連續8年減少,減幅0.21%,是1950年實施統計後,減幅最大的紀錄。

日本2019年度(4月1日起財會年度)起實施擴大引進外勞政策,計劃5年內最多引進34萬5150名外勞,是日本外勞政策的一大轉變。儘管安倍晉三強調這不是移民政策,但保守封閉的日本社會要如何與外勞共存,將是大問題。

讀賣新聞3月中旬公布平成之後的展望調查結果,受訪者可複選,回答「不安定」(46%)者最多,其次是「停滯」(35%)與「會有發展」(26%)。

即使過去民調方式不同,無法直接比較,但1989年1月(昭和進入平成)的民調顯示,對平成時代展望回答「安定」(54%)居最多,其次是「明亮」(38%)與「有發展」(26%),正面思考較多。

去年10至11月總結平成的民調顯示,認為「不安定」(53%)者最多,其次是「停滯」(37%),負面印象較高。

總結日本平成時代,始於泡沫與瓦解,加上天災地變、兇殘社會事件與長期不景氣等,讓人感覺社會籠罩在灰暗、封閉的氣氛裡。(編輯:廖漢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