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中國大陸南京市今長江路292號的南京總統府。(圖/作者提供)

曹鈞皓/國會助理

中華民國的「故都」是南京,南京市長江路292號,有處偌大的、有著淒涼身世的宅院,此地向來是台灣觀光客喜愛造訪的歷史景點。

這裡,是清末太平天國首領洪秀全的「天王府」遺址,也曾是「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孫中山的辦公樓,更是「國民政府」和行憲後「中華民國總統府」的舊址。

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雖然仍因陳設展覽的需要,靜靜地掛在「總統府」裡,當年蔣介石辦公室的牆上,卻沒有「隨風飄揚」的權利;孤伶伶佇立在長江路大門口、看盡人間世事滄桑的旗桿,再也等不到它的旗幟和主人。

除了建築物有政權之間的淵源,孫中山和洪秀全更是老鄉;他從小聽太平天國的老兵們講述「天王」洪秀全的故事,對這位天王「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事蹟心嚮往之。

1911年,孫中山和日人宮崎寅藏說:「革命思想之成熟固予長大後事,然革命之最初動機,則予在幼年時代與鄉關宿老談話時已起。宿老者誰?太平天國軍中殘敗之老英雄是也。」

長大成人後,孫中山漸漸明白,太平天國和自己的「兒時偶像」洪秀全,其實並不是那樣地「進步」與正大光明;在1907年的討清檄文中,孫還特別告誡革命軍不要重蹈太平天國敗亡的覆轍。讓太平天國毀於一旦的,正是「天王」們的剛愎相殘和權力慾望。

講到到太平天國和洪秀全,乍聽之下似乎離台灣很遙遠,但其實很近;太平天國與國民黨的距離,比孫中山和國民黨的距離還近,尤其是2018年突然嚐到勝利的果實之後。

當郭台銘宣布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許多盼望藍營奪回2020政權的人們,欣喜終於有了為韓國瑜進退兩難解套的契機,對國民黨而言更是「兩兆雙星」,一次握有兩張”Ace”,進可攻、退可守,但當事人卻不這麼想。

▲高雄市長韓國瑜發表聲明,明確不參加初選、明確批評政治權貴的同時,留下了許多充滿想像空間的伏筆。(圖/截自NOWnews直播影片)

韓市長夫人李佳芬先是拋出「背後被放槍的感覺很不好」的震撼彈,隨後韓國瑜在五點重大聲明中,不但亮出了「願意承擔(參選)」的劍,更掀開了底牌;翻譯出來的意思就是「你們是密室中的權貴,我是庶民的太陽;我願意承擔,但我不玩你們的遊戲」。

李敖之子李戡評論韓國瑜的聲明,認為他是「以退為進,塑造非我不可、眾望所歸的形象,這是蔣介石三次下野、三次復出,展現政治手腕的拿手絕活」。

韓國瑜宣言中的「權貴」、「高官」、「熱衷於密室」指的是誰?高分貝呼籲黨內高層重視「庶民經濟」、「勿忘世上苦人多」,與貧苦百姓站在同一邊,階級立刻對立起來。

這一記大絕招,何止學到了蔣的精髓呢?毛澤東的農民革命、劃分階級、矛盾哲學,也是樣樣不缺呢!難怪連以心機權謀著稱的謝長廷,也不得不稱韓國瑜的「段數很高」。

1993年初,李登輝與郝柏村決裂前夕,朱高正寫了一篇「天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給李登輝先生的一封公開信」,嚴詞抨擊李登輝獨裁弄權,「不是國民黨分裂,台灣便將出現獨裁體制」。

時隔26年,豈料新北市長侯友宜竟也以「天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來評論韓國瑜的「不參加初選聲明」;「漢子」與「禿子」在總統黨內初選這條戰線上,還是2018年合體並肩作戰的袍澤嗎?

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唱過一首電視劇主題曲叫「江山」,歌詞寫到:「打天下,坐江山,一心為了老百姓的苦樂酸甜;謀幸福,送溫暖,日夜不忘老百姓康寧團圓」。

韓國瑜替國民黨打下了2018的天下,現在仍是他最有實力替國民黨打2020的江山。但當年洪秀全何嘗不是在「庶民百姓簇擁」之下,打下了太平天國的江山?卻曇花一現,竟不敵腐敗的清廷。國民黨要打什麼樣的江山?這個江山能勝過當今腐敗的執政黨嗎?

南京的「總統府」,永遠是個令中華民國椎心刺痛、不堪回首的存在,也是太平天國大起大落的印記。不論通往「總統府」的路再怎麼荊棘,若該是你的天命,終究會走到;就怕當局者迷,走著走著卻到了「天王府」,那終究是一場悲劇。

韓國瑜在深圳訪問時,強調自己是「孫中山信徒」;或許他該想想,自己信的是幼年那個崇拜洪秀全的孫中山?還是以太平天國覆滅為鑑、號召革命救中國,「沒忘世上苦人多」的孫中山?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