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輔導法修法讓許多農民站出來反對。(圖/記者陳俐穎攝)

工廠輔導法即將進入朝野協商,而今(27)日,環保團體開記者會表示,工輔法的修正將嚴重影響農業,造成農地工廠就地合法,且沒有限制改善期限,許多南部農民也北上聲援,要求政府要給農業安心耕種的環境,宜蘭農民吳佳玲就痛批,就是在政府的默許之下,農地才會長出一棟棟的工廠。

其中,在行政院提出的版本中,根據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任律師郭鴻儀提出的資料顯示,工廠輔導法最主要的爭議就是在28之5、28之7,未登記工廠取得「特定工廠登記」後,並未設輔導的落日期限,28之7是指特定工廠每年應繳交「營運管理金」至其取得土地及建物合法使用之證明文件止。簡言之,就是土地或建物未合法前,特定工廠每年繳交營運金就可以維持經營。

而其中,28之10、之11第1項,特定工廠提出用地合法計畫後,得變更土地編定,並且取得工廠合法登記。此亦為民間團體所爭執的,將使特定工廠直接就地合法的條文規定。

今早,地球公民基金會開記者會表示反對工廠輔導法的修正,而許多農民也到場聲援,在宜蘭務農多年的吳佳玲也說,在政府的默許下,違章工廠林立於農地之中,在過去的威權時代,將中正曾說要以農業培養工業、以工業扶持農業,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工業還是在向農業母親索取,希望工業可以不要再當「肯老族」。

吳佳玲也提出青年返鄉的困境,提到宜蘭的現況,她說宜蘭目前農地工廠狀況雖然沒有其他縣市嚴重,但「豪華農舍」卻層出不窮,一直飆漲的農地價格,讓青年農民根本買不起地,只能用承租的方式,農地買賣的計價單位也是由「坪」來計算,可見這些農地根本淪為房地產炒作的標的,她也懇請政府部門,給青農一個盼望,能好好放心耕種。

先前行政院長蘇貞昌曾說,農地工廠就算拆除,也不能回復農用,因此要再去找地來建工廠是雙面損失。「行政院長要切腹。」苗栗灣寶農民洪箱則痛批,農地被汙染,難道是農民的問題嗎?難道就這樣放任違章工廠,讓台灣人民全部「吃毒」,這跟過去吸食鴉片有什麼不同?

洪箱也批評,農業主責單位是農委會,但檢查是否有汙染的單位卻是經濟部,她也強調,農委會官員的薪水是全民買單,「不是經濟部發的」,若農委會只在被汙染時給補助,「那真的不用了」。

農地工廠首當其衝的就是彰化,而彰化農民許文烽也痛批,讓農民安心耕作真的那麼難嗎?政府提出讓青年積極返鄉務農,但卻沒創造一個好的環境,他也說,在他家後面就有三間工廠,而若是農地被汙染,政府也只會插張牌公告要求農地休耕,給每分地4,500元的休耕補助,也沒有積極處理汙染問題,只會年年檢測,若是明年再驗出汙染,就繼續插牌休耕。

對於工廠輔導法此次的修正,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吳其融說,台灣到底需要花費多少時間才能達成「農工分離」?現在農地價格已經居高不下,甚至有一坪高達10萬的價格,若是以目前的政院版本,只會讓農地工廠更普遍,讓業者炒完這裡的農地,再繼續炒下一塊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