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大多數性侵發生在熟識的親友家裡或學校、補習班、安親班教室,大多是熟人所為。(圖/翻攝網路)
▲絕大多數性侵發生在熟識的親友家裡或學校、補習班、安親班教室,大多是熟人所為。(圖/翻攝網路)

【本文由番紅花授權刊登】

透過對相關報導的持續關注,從女兒一出生,我就知道那些對小女孩性侵或性騷的人,臉上並不會寫著或暗示著「我是性侵者」,臉上不僅沒寫,而且斯文友善族類也不保證可信。同時,絕大多數性侵案,並不是在公園散步時突然被拖進去灌木林裡發生的,相反的,絕大多數性侵是發生在熟識的親友家裡或學校、補習班、安親班教室。我知道絕大多數的性侵者,是女童身邊最不會被父母懷疑的人,也知道多數被性侵的女童是不敢也不會對父母求助的,因此,我積極地持續不斷地做兩件事:

一、是不管多忙多累,絕不輕易把女兒單獨托給任何男性親友和老師照顧(哪怕是幾個小時我都沒辦法),二是提供女兒足夠的正確的性教育、性別教育,讓她們從很小的時候,就意識到身體的自主權,任何人都不可以以各種荒謬或看似合理的理由碰觸她們,我也告訴女兒,「威嚇」是狼親友狼師必備的手段,被威嚇的你們已經那麼害怕了,更是一定要告訴爸媽,我們要一起面對這種王八蛋,才能把困境和夢靨解決。

以前兩個女兒覺得媽媽「好神經質」,連去同學家玩都要問清楚同學家裡有幾個人、有誰、有哪些男性在,防東防西,高度戒備。直到她們升上高中,跟閨蜜一起聊天傾吐心事,才知道性侵或性騷的比例竟然這麼高,身邊有幾個同學就是在這樣的陰影或痛苦下長大的,獨自承受這內心的闇黑,父母迄今猶不知曉,有個同學到現在每年還要看著不知情的爸媽包紅包給對她性侵的表哥..。

女兒放學回家很嚴肅的告訴我,「媽媽,我要謝謝你以前這麼敏感這麼保護我,我沒有被性侵或性騷真的太幸運,對女童伸出魔爪的人真的很多,好可怕!」

我聽了沒有得意沒有安慰,只有深沉的悲哀。

只能回答女兒,輸出溫暖關懷給同學,建議同學去求助心理諮商,試著告訴父母,把狼親友狼師揪出來,才不會有下一個小女孩繼續受害。

這幾天的台南小學狼師,他「曾獲『二十年資深優良教師獎』,平時樂於協助學校行政,常常在學校 舉辦的活動擔任攝影工作,在班上則會請學生吃東西,把照片燒成光碟片送家長作紀念,甚至免費課後輔導,深深獲得家長的信任。他也常常受邀到其他學校分享投影教學技術,有老師稱讚他是「教育界的美麗風景』。

讓社會上每一個孩子平安長大,是你我每個人的責任。校園性侵害防治,是ㄧ個非常嚴肅、重要、複雜的課題,需要每一個大人從各個面向去關心去推進去譴責去怒吼,狼人和各相關單位才不會隱匿、變本加厲。

與孩子ㄧ起討論新聞很重要,您準備好和孩子系統化的討論「校園性侵害防治」的議題了嗎?

●番紅花/專注於家庭料理研究,業餘的文學讀者。農傳媒、Okapi、蘋果日報等專欄作者,致力於推動中小學生《菜市場的文學課》。著有《廚房小情歌》、《教室外的視野》等書。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