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員職業工會
▲對於這次罷工是否合法,長榮與工會仍然各說各話。(圖/NOWnews資料照片)

長榮空服員罷工經過 17 天終於在 6 日落幕,但後續勞資雙方仍然持續激鬥,長榮在罷工後直接清理戰場,對工會、幹部提告求償,對於這場罷工到底合不合法,雙方到現在還是各說各話,對此,美國大學教授翁達瑞就在臉書發表自己一套看法。

翁達瑞指出,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在 6 月 7 日取得會員罷工授權,在 6 月 20 日與長榮開啟協商,談判 70 分鐘後,雙方無法就第一項訴求達成共識,儘管還有 7 項訴求尚未觸及,桃空職工就逕自宣布談判破裂,罷工在當天下午 4 時生效,這是一場突襲性的罷工,在多數歐美國家都會被視為非法。

翁達瑞認為會被認為不合法的理由有三,第一,談判只進行 70 分鐘,桃空職工就啟動罷工授權,未給資方足夠的退讓時間;第二,在第一項訴求觸礁後,桃空職工就宣布談判破裂,剝奪資方在其他訴求退讓的空間;第三,桃空職工未善盡與資方達成協議的努力,顯然是為了罷工而罷工。

會員挺幹部
▲美國大學教授翁達瑞認為此次罷工不合法有三大原因。(圖/記者李春台攝,NOWnews資料照片)

翁達瑞說,這場突襲罷工之所以可能,是因為桃空職工取得空白的罷工授權,在罷工投票之前,桃空職工並未告知會員後續的罷工計畫,如果一開始桃空職工就擺明不給資方留餘地,也許罷工投票就不會順利通過,在工會幹部片面宣告談判破裂後,投票支持罷工的會員別無選擇,只能加入這場突襲性的罷工,這種工會幹部綁架會員的罷工,不可能出現在勞權進步的國家。

翁達瑞感慨,在這場歷經 17 天的罷工,「我們看到桃空職工的胡作非為,把罷工當成懲罰資方的武器,長榮的營業損失超過 27 億,但空服員的勞動條件卻沒有實質的改善」,這場雙輸的罷工還帶來昂貴的社會成本,受影響的旅客接近 29 萬人次,雖然罷工已經落幕,但桃空職工的官司惡夢才剛開始,工會幹部固然咎由自取,無辜的是參與罷工的空服員,以及舉步維艱的台灣工運,「貪婪的資本家對勞權的傷害,遠不如蠻橫的工會幹部」。

▼美國大學教授翁達瑞臉書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