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對女演員而言,扮演一個再也無法清楚界定現實與虛構的女人,會不會有點費解呢?
茱麗葉畢諾許:這不是第一次了!在《星光雲寂》Clouds of Sils Maria、《愛情對白》Certified Copy和《巴黎浮世繪》Code Unknown裡,我都在現實與虛構中遊走過。這是一個導演們喜歡的題材,對演員來說也相當有趣;你需要保持一個距離,卻同時要一心一意地完全投入,跟真實人生有那麼一點相似。也許這些故事中的故事,為我們提供了一面鏡子,幫助我們去更了解自己在做什麼、如何遵循遊戲規則。我們一直都在跟自己說故事,不是嗎?主觀性是我們生活的基礎,即使我們知道「現實」存在,我們可以感覺到它、可以實現它,卻無法清楚定義「現實」是什麼、如何描繪它的輪廓。這部電影為我們提供了幾個不同視角,就連治療師這個角色,也被女主角對於人生、女性氣質、慾望還有飛逝時光的質疑深深影響。

▲《別問我是誰》(圖/天馬行空)
▲《別問我是誰》(圖/天馬行空)

問:日常生活中的性別歧視也是這部電影的主題之一。當克萊兒在臉書上創造了一個只有她一半年齡的身份,很難讓人認為這僅僅是巧合吧?
茱麗葉畢諾許:是的,那是當然。她的虛構身份年輕貌美,也把這當成一個法寶。這個虛構身份是克萊兒的頭號敵人,卻也是她的終極力量,讓她有能力操縱、享受箇中樂趣,在這個排擠她的社會中重新享有一席之地。當她為她的假身份發布新的照片時,其實也是某種形式的諷刺——對於她這個年紀的女人的諷刺;她不僅要透過這張照片重返年輕,甚至是要利用這個虛構身份來找回尊嚴和力量,就算只是短短一段時間;但實際上,她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找回心裡真正的力量,也就是最根深蒂固的獨立自主,並從恐懼以及這個社會對她的期望中解放。「接受失敗」的能力會隨著成熟而來,能讓人找回心裡的空間,快樂也將成為一種全新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