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新頭殼)
▲ (圖/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移民與難民是人類亙古的問題,移民多是經濟的因素,難民則來自掌權者的迫害而成,但是逃難後立即面臨生計的壓力,因此生存問題乃成為人口移動的最根本要素。

過去2百多年靠著移民與難民的支持與貢獻而強盛的美國,如今社會上卻因為川普對於非出生於美國的國會議員口出惡言,讓移民與難民的問題鬧得不肯開交,為了總統的民粹作風而讓美國社會隱而未滅的種族問題再次表面化,更有造成嚴重社會爭議與衝突的可能。

燙手山芋

總統川普飆髒話辱罵部分非出生於美國的國會議員,也訓令移民與警察單位對於全國各地的外國移民採行控制與調查等等侵害人權的行動,這種不分非法或合法移民都加以干涉的動作,不僅引起了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的嚴重對立,也讓美國社會中一職隱藏沒有爆發開的種族矛盾再次攤開,不僅川普的支持者大力要求處理非法移民的問題,甚至社會中更已有美國民眾對於一般的外國移民當面質疑甚至挑釁。

川普顯然已經把挑起移民問題作為他鞏固除統白人選票的獨門利器,除了對於這些非法移民採取強硬驅離手段外,其實在上半年川普就已經頻頻砲轟墨西哥,要求建築美墨長城已阻擋每年數以萬計的非法移民前進美國。說穿了,川普的目的就在以護美國,保護「真正」美國人利益的形象以最為連任總統的競選主軸。

反種族以連任

美國總統充滿了”種族主義”的言論,其實自他參選美國總統以來就不斷地出現。自三年前川普這種美國優先,白人至上的言論就不斷提出,甚至在剛接任總統時就已簽屬發布對於部分穆斯林國家”旅遊禁令”即表露無遺,更得到美國社會中白人族群的支持與鼓勵,這些人顯然也忘了他們的祖先也是移民。

當然,川普總統的”反移民”政見是他能當選的主因,美國白人認為外來者剝奪他們的資源,強佔工作機會,是美國逐步衰敗的主因。雖然聯合國一再呼籲要有尊嚴的對待每一位移民,這是移民的基本人權,各國必須尊重移民的選擇。但是,移民問題牽涉到的是資源的剝奪與分配問題,也是很影響工作機會、社會福利、社區和諧與社會安定的大問題。毫無疑問,這樣主張開放移民與拒絕移民入境的拉鋸與拔河,永遠會困擾著人類社會永不休止。

食髓知味的川普在嚐到民粹的甜頭後,不僅出語辛辣,而且採行更強硬的手段,這讓他她樂民粹支持度越高,導致反對種族歧視的民主黨也不敢任意攖其鋒。

反移民風向

面對這樣風起雲湧的種族問題,世界各主要收容地區的心態不一。初期難民接納國還會同情接納協助移/難民,但是當這些移入者人數增多,影響到原居民的生活節奏,生存權益,生命安全時,對於移入者排斥的心態變乍然而生,尤其難民造成被進入國工作機會減縮,社會治安不穩定,乃至於成為顛覆國家政體的動亂來源時,對於移民已從冷漠轉而為嫌惡對抗。這也就是川普提出零容忍的移民政策,在歐洲極右派與種族主義者抬頭的原因。

無解的難民問題

2016年9月,聯合國在“應對大規模移動的難民和移民議題高峰會”上通過了歷史性的《紐約宣言》,世界主要國家在應對大規模移動的難民和移民議題上提承集體的承諾,聯合國目前正努力以實現安全、有序和正常的移徙的人類移動的全球制度。但是再完美的制度,如果無法落實也不過是個束諸高閣的憲章。移/難民問題事涉被移住國國家與人民的基本權益,要克服非常不易。

人類的歷史發展其實就是一篇移民與難民交織而成的血淚史,移/難民能成為國家的正數,還是社會的負數,就考驗著各國的耐心與決策者的能力了。

延伸閱讀:

想吃鴕鳥肉? 桃園八德鴕鳥路上亂竄 多位網友自稱飼主

雄中跑道嚴重隆起 吳榕峯:盡快恢復原樣並積極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