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身陷房產爭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身陷房產爭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果然是「百年難見的政治奇才」,韓國瑜持續創下無人能及的「政治奇蹟」!

去年,他救了國民黨;今年,他救了民進黨;接下來,他應該還可以救了親民黨!

怎麼會這樣?

因為韓國瑜沒有好好善用台灣人民給他的難得機會,好好履行和選民的契約,溜之大吉「北漂」想要選總統,但自己根本準備不足,卻又心存僥倖,竟然用上了政治上最卑劣的模式。

且看他們夫妻倆最近引發爭議的言行,給了社會一種「噴完口水,再潑髒水」的負面觀感‧‧‧

很多善良的台灣選民越來越疑懼:這樣的第一家庭若當選,只會帶來「卑劣政治」!

大家會質問:怎麼這樣敢?

但看看韓國瑜最近的表現,卻是就這樣敢,嘸你嘜安吶!

因為真正的政客永遠都是最敏感的,見縫救插針、有洞就要鑽。只要有機會,粗暴,硬抝的荒謬‧‧‧絕對、絕對的絕對,一定就會死灰復燃了。

當一個人為了權力、為了選票,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時,自我矛盾、自打耳光的錯亂,「卑劣政治」復活了。

這個人開始像鐘擺一樣,蕩過去、擺過來,見人講人話,見鬼說鬼話,心無罫礙且沾沾自喜,哪管這樣的政治卑劣或不卑劣!

卑劣政治復活了,就不需要再談是非了!

扯謊被識破,不但沒羞懺,還以「庶民」當遮羞布,以出言無下限的低俗,轉移焦點,還倒打一耙任何提出質疑,此等近乎無賴行徑,不是卑劣,又是什麼?

卑劣進行式仍在蔓延中,他正一次又一次的測試,測試這個社會的容忍底線、測試公民素質與選民的決心意志。

反正,死豬不怕滾水燙,債多不愁,已經在谷底,還在乎什麼呢?

奸巧和轉移焦點,就是一個「手段」罷了,嘸你嘜安吶!

反正預見即將會輸到脫褲,哪在乎顧什麼顏面!天下大亂,形勢大好,就卑劣到底吧!

台灣的悲劇再度發生,眼見一場又一場的選舉活動,竟是還是一場又一場「潑髒水」的選舉,因為要搞到「對抗」,卑劣才能從中取利。

曾經,台灣有一種「時代精神」,人民可以改變點什麼?人民可以對政治要求些什麼?人民可能可以當家作主,那一種樂觀情緒,曾經是台灣的主流,俱往矣‧‧‧

不幸的是,為選舉而選舉之政治進程馬上扭曲了台灣發展,台灣的民主和選舉,因為進入了「板塊」年代,政客用盡一切手段,進行各類各式的切割,強迫所謂的選民選邊站!

一次又一次的操弄,一次又一次的割喉,敵我對抗成了「切割手術刀」,台灣被迫成為兩極化的社會,兩極化,才有只問立場,不論是非的操弄空間。

代價,就是台灣的政治永無寧日,在內耗中和世界潮流漸行漸遠,所有的進步停擺,國家機制空轉、競爭力衰退、台灣人民的自信和驕傲愈來愈虛無飄渺‧‧‧

如今,為了奪權,韓國瑜再度鼓吹起「階級對立」,為了選票而選舉,就是這種爛政治、卑劣所開的花,結的果。

激化對立中,他們就可以「綁架」了自己的陣營,極端立場,取代了慎思和明辯,「含淚」、「含怨」投票,成了選民每一次走進投票所時,無奈的宿命。

只要有聲量,只要語言好,拋出想像力,台灣安全、人民有錢、征服宇宙、發大財!多麼鏗鏘有力;神話中,一切都美好。

實際執政能力的檢驗,已經不重要了。在如夢似幻神話中,支票照常開,鐵粉的期待依然飛揚,只要往對手潑髒水,喊爽了,聲量成美夢,又是一關過一關。

距離大選還剩不到60天,許多人都沉醉在如夢似幻的神話中,持續虛耗掉台灣一點一滴的生命力‧‧‧無奈,但又能怎麼辦呢?

在無奈之中,正常和理性的選民只有寄希望於「教訓國瑜黨」,渴望「非韓家園」讓台灣可以度過災劫,所以,蔡英文和民進黨因為韓國瑜而從谷底翻身;如今,宋楚瑜和親民黨也有了起死回生的機會!

讚嘆韓國瑜,一人救三黨,這個悲劇才真是台灣的不幸!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