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活躍的民主派全部成功突圍勝出,泛民派囊括近九成席次,港人在街頭徹夜狂歡。(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史上最高投票率

11月24日,全香港各地的投開票所,從早上7點半開放投票以來,就出現誇張到難以形容的長排人龍。4年一度的香港區議員大選,在這天舉行,根據最後數字,超過294萬人出來投下神聖的一票,整體投票率飆升到71.20%,創下香港選舉史新頁。

對比2015年的選舉,整體投票率不過是未過半的47.01而已,這一屆整整多出24.19%。然而,僅在短短4年後,整體投票率不只大幅飆升,連帶年輕人也都在網路上號召出來投票。而在現場,不只有許多年輕人提著行李箱投票完後去趕交通工具,許多年輕人更用電話在投票站直接催票。

一位在旺角東票站的30歲吳小姐,投完票後坦然地跟我說:「希望未來民主派可以取得區議會話語權,之前都是建置派壟斷議會,(旺角)這邊建制強」。對於投票她則稱:「當然珍惜投票機會!因為投票就是最低成本的抗爭!」。

日前旺角東的太子地鐵站,才在8月31日發生港警衝入地鐵站打人的悲劇。吳小姐身為當地居民,依舊對此痛心:「每次經過太子都會停一下,都會希望多買一點祭品放上」。5個月以來的反送中抗爭,在這一刻化為多數香港選民的怒吼,最後結果暫時撫平他們受傷的心靈。

▲林鄭月娥所在的半山選區,一大早就有許多居民排隊準備投票。(圖/鄭仲嵐提供)

泛民主派大躍進

在先前,親北京的建制派拿下絕大多數席次,431的席次中,囊括七成以上的327席次。這一次的選舉,換成泛民主派獲得極大幅度地成長,共拿下近九成席次,堪稱有史以來最漂亮的勝利。

特別的是,泛民主派在這一次展現出異常團結的氣氛,在過往大家分屬不同的小黨與聯盟,偶爾有相互在同選區較勁,最後被建制派給漁翁得利的情形。但這次,泛民主派幾乎都共推一人力抗親北京的建制派,也讓結果效益最大化。

31歲的旺角南票站的選民李先生告訴我:「覺得旺角需要改變,舊的那任做得很久,也沒特別好,希望有心人有表較好的改變 」,他選擇投給泛民主派候選人,打破旺角長期由建制派當政的情形。

他說:「香港政府太聽從中央,不是一國兩制就是中央怎樣香港就要怎樣,不是的」。投給民主派「只是希望香港要維持本來有的,中央承諾的,我們也不是要太多」,李先生對記者表達堅定的決心。

▲26歲的岑敖暉與其他年輕候選人,在最後一刻仍跟街坊努力拜票。(圖/鄭仲嵐提供)

區議員也成戰場

香港的區議員,在政治上並沒有太多作用,但是在社區的連結上卻扮演重要的角色,隨時幫助社區居民解決大小問題。上至水電費調整下至民生的請求、如交通順暢、水溝清除等,可以說是加強版的台灣里長,只是負責的區域與居民相對大且多。

這樣的角色,為何會變成現在的激戰場?除了反送中運動下所激化出的香港人民主意識,還有就是區議員某種程度上掌握了很多社區人脈與連結。過往,香港政府與建制派等掌握這些連結,其中香港社區很多老一輩的社群與生活圈都被建制派掌握,造成很多票源長年以來都被在建制派手中。

參選荃灣海濱區議員勝選,曾經也來台灣多次的香港青年岑敖暉跟我說,區議員的選舉只是反送中運動中的插曲,不論贏或輸,都不代表這場運動落幕。岑敖暉表示,「我們現在連這些小小的選舉都要把握,我們要贏得所有的陣地,我參選的意義就是不要讓這邊輸了,被說成是建制的領地,每個小地方都不能給機會。」

▲投票率71.20%創下史上新高,從早到尾各投票站都是長長人龍。(圖/鄭仲嵐提供)

抵擋亡港第一線

就好比台灣同樣在總統與地方縣市長大選上,投票率都比其他國家高,並非純粹是台灣人熱衷政治,而是一直在統獨之間擺盪。這次史上最高投票率選舉,無疑成為變相的香港社會民意公投。不只是建制與泛民主派,同時也是親中與香港民主間的選擇。

岑敖暉認為,台灣在去年選舉過後有流行「亡國感」,那種感覺是正在進行的。但是香港的「亡港」是已經要步入倒數了,「已經發生跟正在發生還是差很多」,因此不論在各大選舉、各種抗議,他表示「香港人未來不會退縮」。

區議會議員選舉雖然就香港政治影響力上沒有太深,但畢竟握有香港特首1200票的117票權利。未來在泛民主派的大勝下,不只各區區議會主席都將由泛民派主導,連2022的特首選戰,也將產生一部分影響力。

然而,香港人雖然用區議會選舉跟國際與中國中央表達嚴正訊息,但就總投票數來看,泛民主派與建制派選民為6比4的差距。未來稍有不小心,建制派還是有可能班師回朝,但可以確定的是,在香港逐漸被很多人認為漸漸邁向民主自由死亡之冬,香港選民在此時此刻,用選票擋住了他們「亡港第一線」。

●作者:鄭仲嵐/BBC、每日新聞、朝日新聞等外媒特約記者,作品見諸於台灣、英國及日本媒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