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沛慈經歷人生低潮。(圖/記者葉政勳攝)

你是先聽過雷婷,還是曾沛慈?又或是現在的應思悅?2007年《超級星光大道》正當紅,曾沛慈憑著實力拿下第六名,歌唱實力的背後,曾沛慈有著北一女中、中正大學的高學歷背景,卻一腳踏入演藝圈,她坦言當初很猶豫,加上社會普遍價值觀「好的學歷、穩定收入」,但她不斷逼問自己,終於找到了答案:「我想要唱歌!」

▲曾沛慈擁有高學歷。(圖/記者葉政勳攝)

曾沛慈,許多藝人朋友都以「傻大姐」來稱呼她,但這位傻大姊是北一女中畢業的高材生,參加選秀節目的同時,她正在準備補考研究所,人生面臨了兩條路選擇,曾沛慈選了她想做的事—唱歌,已交給補習班的錢只能石沉大海,但她的這個決定,仍獲得了爸媽全力支持。

▲曾沛慈獲得《超級星光大道》第二屆第6名。(圖/記者葉政勳攝)

《超級星光大道》比完賽後,曾沛慈突然領悟到「快要失去才懂得珍惜」,當時星光二班雖發了合輯,卻沒有合約在身,她發現唱歌機會越來越少,幸好最後如願簽了經紀公司,但她進演藝圈的第一步卻不是唱歌,而是拍戲。這就是曾沛慈,什麼都願意嘗試、願意等待,才有了《終極一班2》的「雷婷」,也順勢唱紅了主題曲〈一個人想著一個人〉。

▲曾沛慈演紅「雷婷」。(圖/記者葉政勳攝)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擁有明星閃耀光環的曾沛慈,事實上,她剛接觸演戲時就馬上跟老闆說「我不想演戲了」,她認為「我看不到我的未來,我的價值在哪裡?」當她以為只能絕望時,老闆給了她「雷婷」這角色,讓她知名度暴增,但爆紅的背後,伴隨著她辛酸的歷程。《終極一班2》是曾沛慈第一次演女主角,身為菜鳥演員的第一場戲讓她印象深刻,她從轉角走出來微笑的一幕,僅僅是這樣簡單走路過程都NG了20幾次,曾沛慈受到打擊自認「我不是演戲的料」,但她並沒有放棄,從拍戲中學習,慢慢開竅,並參與之後的終極系列演出。

▲曾沛慈自認不是演戲的料。(圖/記者葉政勳攝)

有了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就會一直順利下去嗎?曾沛慈不這麼想。2017年曾沛慈與經紀公司合約到期,她面臨演藝生涯的撞牆期,覺得自己都沒突破,「我知道怎麼唱情歌,我知道怎麼演《終極》,但我好像在原地塔步」。後來她認識了蘇達,開啟了她對表演的認知,也成為她奪下金鐘獎的幕後最大推手。

演藝圈生存不易,曾沛慈橫跨戲劇與歌唱,會不會擔心兩者兼顧不了?她誠實的說「每天都在擔心!」高標準的她,不時會給自己壓力,卻總是會有很想放棄的時候,她有時也會崩潰對自己喊話:「什麼時候再沒有達到目標,老娘不幹了!」就這樣曾沛慈一路努力了12年,「這份工作讓我知道,有夢想很重要」,現在的她開過數場演唱會,《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應思悅」又讓大家更認識她,還一舉奪下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再創演藝高峰

▲曾沛慈靠著應思悅一角奪下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圖/記者葉政勳攝)

藝人工作時數長作息不固定,身體常常不堪負荷,曾沛慈拍《終極一班》時還拍到自己「鬼剃頭」,還有一次她是新人時期,想上廁所不敢講,也忘記喝水,一去上廁所發竟然現都是血尿,她才意識到自己太累,免疫力下降,加上最近的高以翔事件,現在她明白,「當我們不行的時候,差一步就到極限,就要講。」

▲曾沛慈歌唱實力與演技兼具。(圖/記者葉政勳攝)

星光二班成員黃美珍、梁文音、林佩瑤都嫁為人妻,曾沛慈的感情世界令人好奇,她說:「現在真的沒有對象,結婚我絕對不會隱瞞。」兼具歌手及演員身分,讓曾沛慈忙碌不已,她坦言現在比較渴望睡覺,又自爆自己很想下載交友軟體網路交友,因為身邊有朋友成功結婚,加上軟體裡都會先條件配對,讓她覺得很新奇又很有效率,自嘲「你看我已經到這種地步了。」被經紀公司拒絕後,她笑說「搞不好放了也沒幾個人來認識,更糗!」

▲曾沛慈坦言很想要網路交友。(圖/記者葉政勳攝)

在訪問過程中,她親切地回答每個問題,即便曾沛慈現在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即便她拿了一座金鐘獎,她仍堅持在自己的崗位,把歌唱好、把戲演好,「應思悅」奠定她在演戲路上一大里程碑,傻大姐的她有什麼講什麼,滔滔不絕想和大家分享這12年來的心路歷程,她的歌聲很乾淨溫暖,就像她的人一樣,期望未來曾沛慈能再突破自己,超越應思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