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書
▲《三生三世枕上書》改編自唐七公子的同名小說,故事是接續在2017年陸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圖/翻攝網路)

2017年初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映迴響盛況空前,網路點擊量開出500億次的逆天紅盤,從小說到戲到主演明星到主題曲,無不紅火到令人嘖舌。同樣家喻戶曉的續篇小說《三生三世枕上書》,從女星劉雨欣(劇版「姬蘅公主」的飾演者)拔得頭籌取得翻拍版權,到籌備、開拍、殺青,再到由於「限古令」不得不延檔,再到趕在鼠年伊始隆重推出,每一項動態都成為關注焦點,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風雷之勢銳不可擋,短短兩週不到,戲才播到五分之一(總集數預定為56集),網路瀏覽累積已經多達12億,戲迷敲碗兩年多的流量底蘊奠穩了基本盤,整體成績開高走高,順理成章地成為金鼠年的「開門紅」第一齣華語劇大爆款。

▲《三生三世枕上書》這邊人氣、流量、口碑都豐收。(圖/作者提供)

《三生三世枕上書》的「故事世界觀」、「人物關係族譜」、「情節發展脈絡」緊密地繁衍、依附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本做為支線的「天地共主」(後禅位於天君)東華帝君、「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扶正做為主軸CP,導演也從香港導演林玉芬換將成台灣導演楊玄,製作格局、拍攝質量、核心卡斯都比例甚高地延續了前作的視野與丰采,但以目前播出的篇幅來看,「九重天。太晨宮」、人間歷劫的「承虞國」這兩趴,費了較多心血在鋪墊、挖深男女主人翁情愛的起心動念,以及情緣跌宕糾纏的或然與必然,走戲節奏相較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上來就是地動山搖的連串神魔大戰顯得舒緩許多,也優美浪漫許多,若以電玩類別做為比喻,前者像是感官爽度讓人欲罷不能的RPG「角色扮演遊戲」一路打怪昇級,而《三生三世枕上書》像是以情境勾人陶醉其中的「戀愛養成遊戲」(「愛情」何嘗不是一種「懸念」),在戲劇的氛圍、風格上前者營造了文學筆觸的厚重雋永,後者則更添「古裝偶像劇」的歡快與高甜,同樣流光溢彩,同樣瑰麗奪目,定位卻隱約有些不同。

漫威、DC的英雄們各有其共享「宇宙」,成立的條件來自於IP的品目繁多,女作家「唐七公子」的著作或許不甚多,但由於世界觀塑造的活靈活現、角色建立的深入人心,竟也足夠構築出人物交織的獨立宇宙。觀眾看《三生三世枕上書》常常能因為某些人物或情節的傳承線索,或窩心,或莞爾,形成另一種妙不可言的情趣,諸如:白淺、夜華的兒子阿離不再是「小糯米糰子」了,已經長大到可以研究怎樣在青丘種桃林了;白真的坐騎「精衛鳥」就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裡向白淺求婚失敗的「畢方鳥」;魔族「燕池悟」言談中提起竟有個孿生哥哥,就是崑崙墟司音的十六師兄「子闌」(都是劉芮麟演的),這些似曾相識的小亮點,彷彿成為忠實「三生三世迷」獨享的觀影趣味,時不時讓人會心一笑。而好感度特高的討喜角色「司命星君」闖「闇族」替鳳九索回九尾皮毛的一場戲,居然首度大展武功身手,雖說稍縱即逝,已經夠讓老戲迷眉飛色舞。接下來的兩本還未完成的長篇小說《三生三世菩提劫》、《三生三三世步生蓮》分別以「墨淵VS.魔族始祖女神少綰」、「三殿下連宋VS.成玉元君」做為主角,可預期將為這個神話宇宙的橫向拓寬又埋下了伏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藝術質量上的評價甚高,戲中獨樹一幟的美學體系功不可沒,《三生三世枕上書》的掌舵導演容或換了,整齣戲「即視感」的完成度卻還是極好的,天宮搭景以金、白彼此輔襯的極簡構圖用來烘托「九重天」的亮堂與崇高、魔族場域的妖豔陰鬱、青丘狐國的森林系畫風、十里桃林的迷離氤氳,尤其諸多大全景呼應《阿凡達》構圖的CG造景,都相當程度延續了前作的精神,卻規避了一成不變的複製拼貼,在「原汁原味」跟「耳目一新」間取得了相當值得嘉許的平衡。至於大場面特效戲,篇幅比重目前看來還不算甚多,但「十惡蓮花境」、「符禹山決鬥」、「白水山秋水毒蟲陣」…等幾場大戲處理得可圈可點,手法、水平都堪稱不俗,幾個神獸動畫(包括鳳九在《天宮篇》的「赤狐」真身),也模擬得神態逼真,加分不少。

▲陳楚河飾演的折顏仙氣十足。(圖/作者提供)

「唐七公子」筆下角色的人設經常不按牌理出牌,這也是她膾炙人口的個人特色之一:折顏、白真這對桃林仙侶由張智堯、于朦朧換成陳楚河、黃俊捷,顏值還是那麼高,無法歸類的不羈氣息還是每一出場都十足吸睛;「小燕魔君」燕池悟出身是魔族中人,為了激東華帝君決鬥竟被誆去種樹、修瓦也心甘情願,邪氣中自帶喜感;而BL戲看多了,《三生三世枕上書》中「姬蘅公主」竟跟女侍衛「閩酥」私奔,儘管交代得保守含蓄,但已經夠驚世駭俗(倆人與姬蘅兄長「魔君熙陽」的三角曖昧,佔戲不多,卻是神來之筆,頗堪細品),其他包括成玉、連宋、司命的脾氣心性也都毫不樣板,特立獨行,妙人妙語,平添了不少清奇戲味。而主角東華、鳳九的人物設定放眼華語古裝戲裡也都有其不容易撞號的跳tone神采,所以講得出「王君不是貪圖美色之人,但小九是。」、「妳應是第一個以『美色』形容本王之人。」這種引人發噱卻又充滿說服力的奇特對白來。

▲新疆美女迪麗熱巴主演電視劇《三生三世枕上書》。(圖/作者提供)

迪麗熱巴做為本劇聚焦力道最強的挑樑明星,外在的偶像光環依舊耀眼,配合白鳳九以「報恩」為名實則癡戀東華帝君的幾世情劫之描述,從最初像「小獸」(狐狸)多於像「少女」的擬真式演法,逐步調整人物舉手投足一顰一笑的演繹姿態,由外而內,呈現了角色隨著劇情發展而完成的內在蛻變,把控的層次分明,演技的可觀已經超越了單純的形象豔麗。多數觀眾對於高偉光的印象來自於「東華帝君」(其實在《怒晴湘西》等作品裡已經展現過迥然不同的光芒魅力),這次東華的戲份遠多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天宮戲份裡只用極少五官演戲的「冰塊臉」演法,仍然有著他很難被取代的百分之百「辨認度」,但在「承虞國」歷劫時的人間「太子」身份,出乎意料地流露出了清新的「少年感」,貴氣裡揉合了英武與風流,相當賞心悅目,也相當見證實力。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