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圖/取自popsugar)
▲《寄生上流》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圖/取自popsugar)

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讓我們見證歷史的一刻。韓國電影《寄生上流》不但摘下最佳外語片,更抱走了奧斯卡最大的兩個獎項:最佳導演與最佳影片,讓奉俊昊成為繼李安之後,第二個榮耀奧斯卡的亞洲導演。

台灣導演李安過去曾以《臥虎藏龍》奪下外語片,《斷背山》《少年PI的奇幻漂流》則拿了最佳導演獎,但如今奉俊昊卻是一口氣摘下原創劇本、最佳外語片與最佳導演、最佳影片,顯然超越了李安的紀錄。

▲《寄生上流》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圖/取自CNN)

電影《寄生上流》去年已經在坎城拿到金棕櫚大獎,呼聲本就很高,如今摘下奧斯卡多項大獎,導演奉俊昊與一眾演員們都驚呼到發抖、相互擁抱,奉俊昊上台致詞表示,他認為此刻獲獎是一個歷史的象徵,「劇本雖然不是為了國家而寫,但這確實是韓國第一次拿到奧斯卡金像獎!」

仔細分析《寄生上流》這部片,它確實有很多獨到之處。

▲《寄生上流》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圖/Catchplay提供)

他是原創劇本

《寄生上流》從故事到角色都刻畫得非常全面與立體,奉俊昊大膽針貶了現今韓國的菁英主義社會,讓中小階層的老百姓永無翻身之日,這個議題放諸四海皆能得到共情。

筆者遙想去年奉俊昊接受外媒訪問,他分享寫下這個故事的原因,正是看到了韓國社會貧富不均的生態,以及金字塔階級造成的結構性貧窮,讓他油生了想為底層人民發聲的渴望。

實際上,奉俊昊過往電影《非常母親》、《末日列車》都聚焦在對弱勢族群的關懷,以及點出富人歧視窮人的現象

《寄生上流》算是他的集大成之作,儘管照樣諷刺貧富差距,但奉俊昊選擇用黑色悲喜劇的方式呈現,深入淺出的表達方式,不只專業影評者有共鳴,連平民老百姓都吃得進去。

對筆者來說,好電影有很多種,但我心目中的好電影,就是老嫗能解,並且每個人都能從同部作品裡找到不同的觀影角度。

▲《寄生上流》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圖/Catchplay提供)

技術藏故事

在《寄生上流》中,無論攝影、美術、運鏡、台詞,奉俊昊都藏有故事在裡頭。

像是:豪宅內的樓層高低,象徵著家中成員們的地位小兒子崇尚印地安文明,暗喻著資本社會下的文化挪用,是上流侵略下流的另一種形式…等等。

此外,奉俊昊與製作團隊,透過影像中的運鏡、景框與設計,在在顯示主角們居於「下勢」處境。他不炫技,反倒通過技術說起故事,滿足電影行家們的研究之心。

▲《寄生上流》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圖/取自popsugar)

韓國製造,加上充分宣傳

有別與李安《斷背山》、《少年pi的奇幻漂流》與好萊塢團隊們合作,奉俊昊《寄生上流》裡頭的劇組人員半數以上都是韓國人。

雖說奉俊昊2010年到2019年都在好萊塢片場磨練,但他將在好萊塢學到的技術拿回自己國家,並用它來訴說一個「韓國現象」,用西方技術手法結合東方敘事,奉俊昊顯然打破了技術和文化的框架。

▲《寄生上流》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圖/取自CNN)

此外,奉俊昊2019年10月就開始頻繁在美國媒體露出,他接受《大西洋雜誌》、《GQ》、《浮華世界》、《時代雜誌》等採訪,還上了美國最知名的節目「吉米A咖秀」,努力行銷自己,更吸引觀眾們去看《寄生上流》,持續營造熱度。

《寄生上流》的得獎,不單單是寫下歷史,更是讓群眾們看到一部電影的成功,除了本身的雄厚實力,做足宣傳也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