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時,張汝京創立中芯半導體,是中國一家設立12吋晶圓廠的半導體公司。(圖/財訊雙週刊提供)
▲2000年時,張汝京創立中芯半導體,是中國一家設立12吋晶圓廠的半導體公司。(圖/財訊雙週刊提供)

台灣在發展半導體製造上,起步就比大陸早20年。2000年後,美國對大陸放鬆半導體設備管制,這20年,台灣半導體廠赴大陸者多咬牙苦撐,留在台灣的卻欣欣向榮。

美中全球爭霸,科技,是雙方誰也不可能放棄的舞台;誰擁有了科技的領導權,誰就將在經濟、軍事、教育上全面領先。而半導體,更是科技競爭的重中之重。

當大陸全力發展半導體產業時,台灣廠商能有什麼樣的角色和機會?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需先回顧過去30年,兩岸半導體發展的歷史。

1980年,聯電成立;7年後,台積電成立。40年的時間裡,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崛起,帶動台灣經濟結構升級。這些現象,大陸自然看在眼裡,但2000年之前,受制於美國對半導體精密設備輸入大陸的禁令,大陸自90年代第8個5年計畫投入250億人民幣發展半導體,1993年才開始有了第一座次微米生產能力的半導體廠。

2000年,是台灣和大陸半導體製造競逐的關鍵一年。這一年,大陸準備次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美國放寬對大陸半導體精密設備的管制,全球半導體業者都摩拳擦掌,準備搶進大陸市場。

2000年10月,「北京微電子國際研討會」召開,時任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北京市長劉淇、信息產業部長吳基傳出席了這場大會,台下來了不少台灣重量級半導體廠高階主管。北京為了吸引台灣半導體廠投資,拿出了不少誘人的政策工具,對部分企業土地使用零租金,提供道路、電力、熱力、通訊、天然氣,為期30年,也給予政府參股及貸款貼息優惠。同年12月,大陸信息產業部司長張琪更到竹科拜訪廠商。

此前台灣祭出「戒急用忍」政策,限制半導體業者登陸,但台灣半導體人才仍陸續登陸。當時所有人最關注的案子,就是誰能率先設立大陸第一個12吋晶圓廠。這是歷史關鍵的一刻,因為大陸電子組裝產業正在興起,在大陸製造的IC可以就近賣給客戶;此時,大陸若是祭出高關稅,就足以保護自有的半導體製造產業,也可以透過上市手段,快速吸納資金,用錢換技術,或是進行國際合作,快速超車台灣。

▲。(圖/財訊雙週刊提供)
▲福建晉華委託聯電研發記憶體技術,卻因此讓兩家公司和美光因侵害營業祕密在美中台三地掀起法律戰。(圖/財訊雙週刊提供)

2000年,中芯國際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2004年,中芯宣布在北京興建大陸第一座12吋晶圓廠,同年在美國紐交所和香港聯交所上市。中芯創辦人張汝京原本是德州儀器建廠小組主管,德州儀器營運轉型,不再蓋廠,張汝京就在台灣成立世大半導體,後來世大被台積電併購,張汝京再次黯然離開。創立中芯,再次把張汝京推向時代的風口。

不過,站在風口上,也未必一定會成功。張汝京擅長蓋廠,在營運上的決策卻有頗多值得討論的地方。例如,絕大多數半導體公司都選擇落腳上海,因為半導體有群聚效應,上海在封測等供應鏈上較為完備,張汝京選擇蓋第一座12吋廠,卻選擇在北京落腳。在他建廠前幾年,北京最近的封測廠遠在天津,生產成本自然大幅增加,後來中芯還因地方政府要求,在武漢設廠,同樣虧損連連。

中芯初期營運挑戰不少,最知名的例子是2003年台積電在美國控告中芯侵權。根據媒體報導,當時賈慶林已升任政協主席,他不但在會見台商時,說張汝京是民族英雄,還表示如果遇到什麼困難,都會盡力幫忙。但最終結果是,2009年,台積電勝訴,中芯後來賠款2億美元,還奉上10%的股權。

2003年,在上海張江工業區創立的宏力半導體,也是另一股想搶進大陸半導體大潮的勢力。宏力奠基儀式上,台塑創辦人王永慶之子王文洋和當時大陸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共同出席,媒體報導,王文洋致辭時還表示,無時無刻都想實現江興建8吋廠的夢想。

但宏力成立後,建廠速度和量產時程都不如預期,高層人事傳聞不斷。從2004年開始,便傳出王文洋淡出宏力經營的消息,宏力雖然一度成為大陸前3大晶圓代工廠,但產能和客戶規模仍不足,2012年和大陸第2大半導體廠華虹合併。

台灣半導體公司到大陸發展,成功的案例也不多。最經典的案例,是2002年初,政府開放3家8吋晶圓廠登陸,當時開放台積電、茂德和力晶3家公司赴大陸設廠,台積電選擇設立松江廠,茂德落腳成都,而力晶並未前往。2002年,旺宏也曾一度考慮赴陸設廠,最後董事長胡定華拍板「沒有西進的迫切需求」。

後來,就連台積電松江廠都虧損好幾年,茂德最終賣掉成都廠,沒去大陸的旺宏反而持續壯大。因為,2006年時,12吋廠早已崛起,用更高的效率和8吋廠競爭,拿到8吋廠登陸許可,實際意義並不大。

等到2012年,聯電才在廈門與當地政府合作成立12吋晶圓廠,但這個時候,半導體競爭重點已移到先進製程,投資門檻更高。直到2019年底,台積電南京廠才出現單季獲利,成為第一家台灣在大陸賺錢的12吋廠。

過去30年,無數台灣半導體人才帶著資金和技術湧向大陸,也有成功的半導體公司登陸,為何在大陸發展半導體產業如此困難?

第一層是因為半導體的產業特性。一位產業人士分析,半導體產品價格隨技術演進不斷下降,同樣的產品,現在價格只有15年前的1/2或1/3。一輛汽車,10年前賣100萬,10年後,同樣產品不會只賣30萬;但半導體的特性是,隨著微縮技術進步,成本會快速滑落,性能反而提高,技術進步不夠快的廠商就會被淘汰。

此外,花了大把銀子擴產能、做研發,做出來卻可能遇上半導體的景氣周期低點,做好的製程找不到人用。更可怕的是,遇到像2008年金融海嘯,外在的大環境變化,隨時會牽動公司的現金和營運狀況。

但是,大陸提供大筆銀彈發展半導體,為何台灣半導體仍能持續成功?一位台灣半導體高階主管觀察,關鍵仍在制度。例如,大陸各地方政府都要高科技投資做為績效,在哪裡建廠除了效率,還要考慮政治;在台灣,一切都是市場導向。

更重要的是,台灣是用開放的方式,讓半導體產業裡每個環節上的公司,都能直接面對國際競爭。
因為開放,只要有能力的公司,都可以主動接下半導體複雜環節裡的一小段,再把這一小段工作做到最好。這些公司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客戶,自主到市場上籌資,一面把規模擴到最大,一面把成本降到最低。台灣半導體產業鏈裡的公司因此有和國際接軌的能力。

反觀大陸,許多半導體製造大廠的背後,從資金來源,高階人事,到產業鏈的形成,都充滿了國家政策的影子,各地方政府為求績效,更彼此互相競爭。未來還會有許多台灣半導體公司和人才登陸,但恐怕只有當大陸半導體市場的遊戲規則和國際接軌,才會看到更多台灣半導體製造公司真的在大陸賺到真金白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