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完成李前總統的養牛夢,軍人出身的王燕軍變成養牛達人。(圖/財訊雙週刊提供)
▲為完成李前總統的養牛夢,軍人出身的王燕軍變成養牛達人。(圖/財訊雙週刊提供)

前總統李登輝一直有個心願,希望台灣發展高端的肉牛產業,讓台灣的農業版圖更加完整;隨著「源興牛」第2代即將培育成功,台灣農業的最後一塊拼圖已經快要成形。

毛色黑亮的牛群,一隻隻圈在不同的柵欄裡,廣大的牛棚聞不到一絲臭味,映著海岸山脈與中央山脈的空曠草地上,還有放牧的牛隻自由活動著。這群在花蓮兆豐農場被細心照料的黑牛,原來是台灣農業的祕密武器─日本和牛「但馬牛」原原種的後代。牠們即將肩負起建立台灣和牛品牌、創造台灣高端肉牛產業的重大使命。

發展台灣高端肉牛產業的構想,一直是前總統李登輝的心願,幾年前由李登輝基金會祕書長王燕軍著手執行。從戲劇性在陽明山找到19頭日治時代飄洋過海來台灣的和牛開始,到成立「源興居公司」(以李登輝祖厝為名)展開科學化配種與飼育肉牛,今年底第一代繁殖的牛隻可進行屠體調查,如果肉質符合和牛標準,將成為台灣第一組高端肉牛的品種。

擁有農業經濟學博士學位的李登輝,曾一手規畫和建立台灣的養豬業,還有一個「養牛夢」,希望建立台灣的肉牛產業,讓台灣的農業版圖更加完整。李登輝早期以農業經濟學者身分在農復會任職時,曾經負責一項台美合作的「肉牛計畫」,準備培育台灣的肉牛牛種,但計畫後來突然中止。因此,即使後來離開農復會轉任政治工作,一路當完12年的總統,退休後的李登輝還是對台灣建立肉牛產業一事念念不忘。

李登輝的養牛夢,最後意外交給軍人出身的王燕軍執行。接下這個任務後,王燕軍開始到處找牛、買牛,後來聽說陽明山擎天崗有日治時代留下來的牛,循線找到飼主。飼主告知,這批牛是日治時期政府單位從日本引進的和牛「但馬牛」,本來放在萬里的官方農場,由他父親負責飼養,日本政府撤退後,牛隻無人接管,父親把牛趕到有大片草原的擎天崗放牧吃草,陽明山國家公園成立後,陽管處同意牛隻留在擎天崗,但必須有人照料。

從父親手中接手照顧牛群數10年,老農年紀已大,兒子無意再接管,正愁這些牛的去處。王燕軍深入打聽這些牛的來歷,還親自到萬里山上查訪,找到日治時期官方「大嶺農場」的遺跡,證明老農的說法後,便將這19頭牛帶回承租場地養牛的兆豐農場。

為了照顧這19頭牛,王燕軍曾在牛舍旁的貨櫃屋住了3個月,日夜和牛群在一起,一開始連「牽牛」都不會牽,到後來所有的牛都認得他,給牛吃的苜蓿,他都要親自嚼一嚼,檢查新鮮度、纖維量是否符合標準。他說,台灣的養牛技術都著重在乳牛,缺乏專業的肉牛養殖經驗,除了向畜牧科系學者討教,自己還要上網研究資料,也從日本找技術支援。

這19頭牛原本營養不夠、體型較小,經過精心照料,現在4肢纖細、體型龐大的和牛身材完全顯露。牛群3年來生了6隻小牛,3隻自然受孕、3隻人工受孕。源興居公司為25頭牛一一建立基因圖譜,避免再近親繁殖。

王燕軍與日本和牛專家中村佐都志、長嶺慶隆,去年聯合發表論文,解密這批台灣和牛的DNA。基因檢測證明,這群牛是「但馬牛原原種」,沒有基因雜交的情況,也適應了台灣的亞熱帶氣候,成為抗「熱緊迫」(heat stress)的品種。曾多次到農場探視牛群的李登輝,將這批老天爺留給台灣的珍貴和牛種命名「源興牛」。

王燕軍指出,日本對和牛牛種的管控嚴格,無法引進到台灣飼育。此外,日本和牛經過100年的改良,產生很多高品質肉源的牛系,但原始和牛的牛種已經消失,因為基因破碎,培育的和牛平均有4成失敗率,這也是日本和牛價格昂貴的原因之一。因此,這批約在1930年代引進的源興牛基因,格外珍貴。

為了飼養源興牛,王燕軍另養了300多頭乳牛,用賣牛乳的錢支撐農場的龐大開銷和10多位員工的薪水;也用乳牛和其他買來的牛隻與源興牛配種,要找出最適合台灣氣候、換肉率高、抗病性佳的肉牛品種。

依農委會統計,2018年台灣國產牛肉產量僅7000公噸,進口牛肉量高達近15萬公噸,亦即我國牛肉消費市場,有95%依賴進口。牛肉主要來自美國、澳洲、紐西蘭等國,2017年開放日本牛肉進口後,日本牛肉市占比迅速衝高,且價格高漲。以去年為例,台灣進口日本生鮮牛肉551公噸,低於紐西蘭的1557公噸,但日本進口總價3000萬美元,遠高於紐西蘭的1200萬美元。

李登輝基金會研究報告指出,台灣和牛養殖產業的目標,初期訂在取代20%進口牛肉的消費市場,也建議比照日本,把肉牛分為日本國產牛肉、日本和牛兩種,未來台灣與日本和牛基因相近的源興牛上市後,可建立國產牛肉與台灣和牛的市場區格。目前台灣國產牛肉每公斤價格約115元,希望和牛牛肉售價提高到每公斤587元,與日本和牛A2級的批發價格相當。

除了提高牛肉價格,高端肉牛市場建立後,也可帶動相關產業發展與就業機會。研究報告預估,16000頭台灣和牛的市場需求,可創造近4500個就業機會,年產值約56億元台幣,可吸引年輕人返鄉投入和牛養殖,創造新興產業。

王燕軍說,早期台灣曾數度引進肉牛養殖,但因環境不佳、飼養技術不足,農民無法獲利而放棄;加上過去農業社會的習慣,台灣家庭普遍不吃牛肉,因此肉牛產業一直無法成功。現在台灣人的飲食習慣改變,牛肉被視為是有高蛋白質的營養食物,再者,目前養牛技術成熟、飼料取得容易,只要有好的牛種,肉牛養殖就會成功。

體察到台灣肉品市場的需求,農委會2017年也啟動「引進國外肉種牛飼養計畫」,引進澳洲帶孕的安格斯母牛到台灣養殖,預計最快5年後可在國內市場銷售。

王燕軍指出,適合台灣發展的高端肉牛市場,可以從「達人」方向切入,不需要大量養殖,而是注重品質;例如一個人養50頭牛,一個月賣兩頭即可達到一定的收入,如此便可號召青農返鄉,更可讓台灣農業朝精緻方向發展。此外,肉牛市場建立後,需要大量的牧草,目前閒置的農地可以用來種牧草,就不必休耕。

源興居公司經過3年牛隻配種、飼養標準化流程建立,第一代雜交牛從基因學判定,已經接近日本和牛牛系的基因,預計今年年底達到屠宰規格,可進行屠體調查,如果試肉結果達到目標,第一組高端肉牛牛系即可建立,可以把種群放大,交給農民養殖。

為了實現李前總統的心願,除了培育牛種,源興居公司也在培育專業人才。王燕軍指出,目前在兆豐農場養牛的工作人員,很多是屏科大、東海大學等相關畜牧科系畢業的年輕人,讓他們全部學會之後,就可成為台灣肉牛專業養殖的先鋒。

王燕軍強調,源興居公司可以進行高端肉牛的牛種培育工作,但要維護產業發展,還需要政府建立完善的評鑑制度、拍賣制度和環保規範,才能讓產業走下去。例如,日本政府為確保日本和牛的全國品質一致性,有日本和牛的認證制度、交易標準、追溯系統和統一標誌等,才能一直維持日本和牛的高檔品牌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