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改朝換代 進擊的孫宏斌與退守的賈躍亭

樂視改朝換代 進擊的孫宏斌與退守的賈躍亭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17-05-22 10:28:18

5月21日,賈躍亭宣告辭去樂視網總經理職務。44歲的賈躍亭,擔任這個職務已經有13年。
5月21日,賈躍亭宣告辭去樂視網總經理職務。44歲的賈躍亭,擔任這個職務已經有13年。
2004年,31歲的山西青年賈躍亭創立樂視網。2010年,在他帶領下,影片網站樂視網登陸創業板。再之後的7年裡,賈躍亭帶著他的樂視『蒙眼狂奔』。樂視不再只是一家影片網站。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新京報報導,如今,樂視網及母公司樂視控股旗下,包括了手機、電視、汽車、體育等多種業務。
『要麼偉大,要麼死亡。』這是賈躍亭去年11月份對樂視歸宿的定義。彼時,樂視正在遭遇一場事關生死的資金鏈危機。

今年1月,孫宏斌及融創中國宣布向樂視部分公司投資150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自此之後,被賈躍亭稱作『樂視網真正二股東』的融創,操刀對樂視的『手術』:從提名董事、派駐財務經理,到建議樂視『該賣的賣、該合作的合作』。

『樂視姓賈還是姓孫?』昨天的溝通會上,賈躍亭並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未來,保留樂視網董事長身份的賈躍亭,又將會主做哪些工作?

孫宏斌的『樂視手術』

在賈躍亭眼中,孫宏斌不僅僅是公司的二股東,更是他的『朋友』。作為『朋友』的孫宏斌自今年1月以第二大股東身份進入樂視網後,推動了上市體系和非上市體系做了徹底隔離。

IT分析師付亮認為,孫宏斌實際把樂視分為三塊來看,上市公司核心資產,賺錢的業務投入了較大資金,第二塊是樂視汽車;剩下第三部分包括樂視體育、易到、樂視手機(樂視本身手機業務+酷派)等板塊,其態度就是之前發展得較為龐大應該瘦身,要自力更生、自負盈虧。

對上市公司部分,昨天下午的媒體溝通會上,融創代表劉淑青表示,融創投資樂視後,改善了公司的治理結構,如上市體系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專職總經理、設置管理委員會等等。另外一方面,對樂視組織優化和調整,賈躍亭以及其管理團隊,根據對上市公司業務的理解、對人員的考量,做出的人員委派提名,也是通過董事會正常的審議規則決議的,是樂視自身的發展軌跡在往前推進。

5月18日,樂視致新總裁梁軍宣布,即日起,超級電視在全渠道的銷售職能回歸樂視致新。

調整後,梁軍將直管超級電視的銷售,同時樂視致新將在人員、組織等方面實現資源整合。先前,樂視致新的電視由賈躍亭主導的樂視網上市公司銷服系統負責銷售。

而彼時已有市場傳聞稱,孫宏斌認為樂視上市公司需要CEO,樂視上市公司將由梁軍接管。樂視致新方面透露,超級電視的銷售職能統一並入樂視致新,超級電視相關的銷售團隊將由梁軍直接管理。此前服務於樂視電視等多個產品的LePar體系的組織結構將進一步優化和調整,LePar將設立東部、中部、南部、北部四大線下銷售區域總部,分區管理此前的13個大區。

奧維雲網副總裁董敏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上市公司跟非上市公司切割,對樂視電視來說是好事,樂視電視會更加安全,會擁有更良性的資金和經營環境。但對非上市公司來說,未來將會失去很多互相協同的機會,也會失去很多關聯交易和拆借的機會。』

賈躍亭提到,未來樂視只有兩個體系,一個是上市公司體系,一個是汽車。其他業務都會合並到上市公司。新任樂視網財務總監張巍補充道,這些都是體系架構的願望,樂視非上市公司業務,目前處於培育期,尚未並入上市公司體系。未來是並入上市體系,還是作為單獨的業務上市,或者賣出,都是可能的途徑。

孫宏斌此前也表示,將來樂視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車兩部分,樂視汽車賈躍亭該怎麼弄怎麼弄,其他的該賣的賣掉,該合作的合作等。

而處於中間地帶的業務成為了裁員的重災區。賈躍亭表示,從去年10月份樂視的流動性出現問題之後,就在考慮組織變革,裁員也是組織變革的一個部分,讓組織發揮出最高的效率,而不是存在大量效率低下的人員,這主要是非上市體系。

5月17日,新京報報導了酷派批量解約應屆畢業生,一位被解約的同學告訴記者,酷派人力給出的理由是公司業績乏善可陳,支撐不了這麼多人。另一家樂視系公司易到用車的日子也不好過,公司創始人周航的一封聲明直接將易到資金鏈緊張的問題擺上了桌面。樂視體育繼失去中超、亞冠等核心賽事轉播權後,也陷入裁員70%的風波中。

另一方面,賈躍亭在這半年中,賣掉了不少非核心的資產,『通過變賣不重要的資產,真正讓我們的核心業務,尤其非上市業務,能夠進入一個快速恢復期。』



賈躍亭的『退守』

在談及自己辭任總經理的原因時,賈躍亭昨日表示,由於公司的業務板塊分成了好幾塊且業務量越來越大,而自己又身兼數職,精力有限。

此前,樂視網的原二股東鑫根資本也曾表示,賈躍亭應該更專注於上市公司的管理。據媒體報導,賈躍亭在一封告員工信中稱,近兩年,『我個人主要精力放在非上市體系,希望通過生態創新模式帶動整個樂視的迅猛發展』。

而融創入股時二者達成的共識是『上市體系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專職總經理』。從事態的進展看,賈躍亭對此選擇了退讓。

此前有媒體指出,孫宏斌稱梁軍在管上市公司體系,並且是協定中約定的。5月4日、19日,融創公關部對新京報回應稱,『我們也看到了,不能確定來源』,『除了孫宏斌在發布會上說的之外,我們沒有對外公開說過自己的態度』。

自2016年11月起,賈躍亭就在反思其個人對上市公司的投入不足,但其一直沒有公開表示放棄總經理職務的想法。

孫宏斌此前公開表示梁軍在管上市公司。對於孫宏斌提前透露管理層變更一事,賈躍亭昨日將其歸結於信披要求,其稱孫宏斌是二股東,在信披上更自由,『這個決定是我們幾個月前就在討論的,不存在傳言所說的梁軍投靠孫總等問題』。

在交出總經理職務後,賈躍亭稱,創業期的企業肯定不是董事會來決定的,當一個企業進入快速發展期時,對管理層要求更高,需要由董事會進行管理,讓治理架構變得更加完善。

賈躍亭希望以此來宣告,樂視網依舊是處於其掌控之中?

對於賈躍亭而言,更大的改變還是在其對『樂視生態』的態度。

『七個子生態在我們眼中確實是缺一不可的,但我們會用不同的方式來解決七個子生態的化反。』賈躍亭昨日表示。

賈躍亭更一步稱,現有的子生態會用不同的方式,可以考慮出讓一定的股權比例,只要在業務協同上達到生態協同的要求,能夠解決協同產業的競爭力,樂視不一定非要做控股股東。此前,賈躍亭表示,任何一個子生態的控制權,都關系到樂視整個生態的戰略。

5月18日,梁軍宣布,超級電視在全渠道的銷售職能回歸樂視致新。這意味著樂視致新加強渠道建設,宣告此前樂視『統一』銷售的模式被否定。

去年11月,樂視成立生態銷售與服務平台,該平台負責統一承載樂視生態包括超級電視、超級手機等所有智慧終端產品的銷售與服務。伴隨著電視銷售渠道重回樂視致新,統一銷售平台嘗試停止。

賈躍亭未來主要精力會放在哪裡

賈躍亭昨日表示,未來樂視只有兩個體系,一個是上市公司體系,一個是汽車,其他業務都會合並到上市公司。如前所述,如果『樂視上市公司將由梁軍接管』,賈躍亭主要精力會放在哪裡?

賈躍亭表示,汽車將是非常重要的一塊業務。賈躍亭表示,我個人特長和興趣是戰略競爭、產品創新;汽車產業最重要的競爭力就是產品創新。

在昨天的媒體溝通會上,賈躍亭表示,汽車融資的A輪融資很快就會正式啟動了,應該不會太久,2017年之內有可能正式完成。

而在此前的一個月裡,樂視汽車(北京)有限公司陸續在主流招聘平台發布了100多個招聘職位,職位內容主要涉及汽車製造所需的電力電子,汽車控制、電池系統等技術領域,同時也包含了社區運營等職位。本次招聘的工作地在北京和上海嘉定。

早在今年1月3日(美國時間),樂視汽車在美國拉斯韋加斯消費電子展(CES)期間發布了首款量產『FF 91』的樣車。據悉,FF 91主打頂級旗艦車,首批300輛特別訂製款將於2017年三月交付。目前,FF 91的製造工廠仍然是未知數。

FF 91在美面世的前夕,2016年12月9日下午,德清縣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官網掛出《德土資告(2016)掛字第40號成交公示》,樂視生態汽車(浙江)有限公司以2.79億元成交德清經濟開發區北部砂村區塊創業大道北側『2013-006-1』地塊。

2016年8月,樂視控股曾宣布將在浙江德清莫干山經濟開發區,投入200億元建設LeSEE生態汽車超級工廠和汽車生態小鎮。

新京報記者曾於去年11月探訪樂視汽車莫干山用地,發現樂視在浙江莫干山投資200億元的『超級汽車工廠』專案規劃地長滿雜草,園區內沒有施工跡象。當時樂視通過官微回應稱,位於浙江莫干山的樂視超級汽車產業園暨汽車生態小鎮專案將於年底前開工。

2016年12月28日,樂視控股在樂視汽車生態產業園舉行動工儀式,規劃面積4300畝,兩期建成後將實現40萬的總產能。

今年4月26日,也就是樂視汽車大面積招聘前期,樂視汽車在浙江德清再獲得679畝土地,成交價為1.4億元。

今年5月,有媒體報導日前到訪莫干山樂視汽車生態產業園,見到有挖掘機平整土地等施工跡象。兩個月前,上海綠地成功中標樂視生態汽車電動汽車塗裝件,及動力總成生產專案衝壓車間建築安裝工程。



■ 人物

梁軍:處事低調,為樂視『懟』友商

在一片爭議聲中,賈躍亭宣布辭任樂視網總經理,而樂視迎來了另一位總經理—梁軍。5月21日,樂視網的人事調整成為財經和科技圈裡的『突發重磅』。

不過,早在上月末、本月初,關於樂視旗下樂視致新總裁梁軍『將接替賈躍亭出任樂視網總經理』的傳言便甚囂塵上。4月27日,梁軍對新京報的回應稱,以樂視網公告為准。直至5月16日,樂視打出共用電視概念之際,梁軍面對新京報記者的提問,再次保持以公告為準的口徑。

如今公布的消息一如傳言所稱。微博上,不少人在評論中對這個消息表現出『喜聞樂見』的態度。他們認為,這次換帥很可能意味著賈躍亭時代樂視『瘋狂』路線的終結。

對於自己的繼任者,賈躍亭在媒體溝通會上表示,『上市公司對CEO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在之前找不到一個人具備豐富的產品經驗,同時具備互聯網能力,別說在中國,在全世界都很難找。』言下之意,梁軍是他們已經找到的、最為恰當的人選。

那麼,梁軍是誰?他如何成了最恰當人選?

原聯想『老兵』:由專案經理升至副總裁

據公開資料顯示,生於1970年的梁軍比賈躍亭年長三歲。畢業於北京交通大學,2007年獲中歐國際工商管理學院EMBA。

在加入樂視之前,梁軍只有過一個『東家』:從研究生畢業後的1995年至2011年,梁軍一直在聯想集團任職,由一名基層的專案經理逐步攀升至副總裁高位,算得上是聯想『老兵』。

按照梁軍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所描述的跳槽經過,在賈躍亭來『挖』他之前,梁軍對樂視一無所知。『我甚至不知道樂視這家公司』。一番接觸之後,樂視自身擁有的內容版權資源、以及賈躍亭『對硬體的特殊愛好』最終打動了他。

從公開跡象來看,加入樂視後的梁軍,對掌舵者賈躍亭的路子曾表現出認同。在一檔財經節目中,梁軍談到對『講故事』的看法。2012年9月,樂視網宣布進軍智慧電視,成立樂視致新,『9月份開始,投資部拉著我,三個月之內見了無數的投資人,跟他們講我們的戰略』。對此,梁軍的看法是,『如果你認可,(我們)就是在講戰略,如果不認可覺得就是在吹牛。』

目前來看,梁軍對超級電視銷售的掌控權已經在加強。

5月18日,樂視致新總裁梁軍在北京宣布,即日起,超級電視在全渠道的銷售職能回歸樂視致新。調整後,梁軍將直管超級電視的銷售,同時樂視致新將在人員、組織等方面實現資源整合。先前,樂視致新的電視由賈躍亭主導的樂視網上市公司銷服系統負責銷售。在共用電視超4×55m的發布現場,梁軍對媒體稱,『激進的樂視又回來了。』

人稱『處事低調』,曾為樂視『開懟』友商

此次消息傳出前,業界對於梁軍其人並不熟知,關於他的性格及為人,一些來源不明的評價僅僅停留在『處事低調』,『在樂視內部頗有威望』上。

梁軍的新浪微博認證顯示為『樂視控股智慧終端事業群首席運營官、樂視致新(樂視tv)總裁』,微博內容停更於今年2月份。在此之前,他的個人微博上多為轉載樂視廣告內容,在轉發評論上常帶感嘆號。

在梁軍的微博評論中,常有人反映自己購買的樂視電視遇到的各種問題,如系統故障、發貨慢、售後服務問題等。作為總裁的梁軍會回覆並過問細節:『具體什麼問題?』『還是自動關機嗎?』『我安排人來解決。』

為維護樂視,人稱『處事低調』的梁軍也不止一次『開懟』友商,2015年4月,小米總裁雷軍發布的一條微博疑似暗諷樂視推出的『無邊框手機』,梁軍轉發該條微博,並正面回應稱,要給雷軍『普及一下無邊框概念』,直指雷軍『需要更多科普』。

2015年10月,因酷開董事長公開質疑樂視生態,梁軍親自撰寫了一封長信《回友商:你是電視史上最無恥的碰瓷》。

2014年1月,梁軍使用小米手機發了一條有異於其一貫內容的微博:『做企業家不容易,做成功的企業家更難,是人性的競爭和挑戰,而不是業務本身。



■ 觀察

賈躍亭辭任CEO,『誰的樂視』水落石出?

繼資金鏈糾葛後,賈躍亭的一封辭書似乎為此前的樂視風波畫上了句點。

5月21日,樂視網公告稱,為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長職責,將工作重心集中於公司治理、戰略規劃及核心產品創新,提高公司決策效率,樂視控股CEO賈躍亭申請辭去總經理職務,專任公司董事長一職。同日晚間,賈躍亭攜眾高管一同出席媒體見面會,對近期一系列人事變動及傳言進行發言。

事實上,融創此前早已發布公告,提前宣布了這一消息。就這一人事變動,正如董事局主席孫宏斌此前表示,『我們在合作時,要求樂視一定要有一個CEO,原來沒有。現在要有人來管,是梁軍在管。這是我們合同裡說到的做到了。』如此來看,賈躍亭辭任樂視網CEO,是早已決定的結果。

畢竟,融創投入180多億給樂視,絕非做慈善事業,而是對樂視前景的一次重大投注。作為資本方,必然會要求在如此巨資注入之後,擁有相應的企業話事權。

對於樂視網的管理層人選,孫宏斌和融創有很強烈的主導意志,一如孫宏斌所言,這在之前與樂視的合同中已經注明,融創顯然已經為投資之後的關鍵人事,做好了相應謀劃。

某種程度上,這是融創作為大股東,對於樂視掌門人賈躍亭所設置的制度防火牆,這倒不是說融創或孫宏斌不相信賈躍亭,而是作為投資者,保障利益最大化的唯一方式,就是對風險的可控性,以及使資源配置朝著自己所需方向優化重組。

賈躍亭對於此次辭任,應是有相當准備的。他給出的最新資訊是,未來樂視只有兩個體系,一個是上市公司體系,一個是汽車。其他業務都會合並到上市公司。

不過,對於此處的『其他業務』,孫宏斌此前的態度,是對於樂視體育、易到這類始終虧損、看不到希望的業務板塊自行剝離。而在媒體溝通會上,新任財務總監張巍的補充—『未來非上市業務是並入上市體系,還是作為單獨的業務上市,或者賣出,都是可能的途徑』,似乎更能代表孫宏斌。

可以肯定的是,賈躍亭與孫宏斌對於樂視的未來規劃、產業重組,未必能達成一致。雖然,賈躍亭表示汽車產業將成重點業務,且樂視汽車融資與上市公司之間沒有關聯,但他真的願意將幾乎是唯一的『現金奶牛』樂視網主控權,拱手讓給孫宏斌和融創,自己作為觀眾嗎?如果賈躍亭未來就其他業務與孫宏斌發生衝突,那麼賈躍亭是否會想辦法引進新的『白馬騎士』、重新引發董事會變局?
如此來看,賈躍亭辭任CEO,是否意味著『誰的樂視』走向結局,似乎還是未知。我們不排除還會有更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故事發生的可能,畢竟樂視是一個『造夢』的地方。
關鍵字

    延伸閱讀

    • 4,500萬下載《FFBE》系列作!

    NOW民調中心

    橫綱凱咪爆出圈子內幕 如何看待支持的網美承認賣淫?

    橫綱凱咪爆出圈子內幕 如何看待支持的網美承認賣淫?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