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金斯學會:從川普到波索納洛 我們的民主越來越步履

鉅亨網

2018-10-30 21:32:36

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極右派的自由社會黨籍候選人波索納洛 (Jair Bolsonaro) 當選巴西第 38 任新總統,「巴西版川普」躍上新政治舞台,在「向右轉」的風向下,又多了一位民粹主義的國家領導人。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波索納洛是一位極右派、熱愛槍枝、愛秀,高舉「自由市場改革」旗幟,強調「巴西優先」的極端民族主義者,繼英國脫歐公投過關,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及德國「另類選擇黨」、義大利「五星運動」和法國「國民陣線」後,波索納洛勝選,意味著又一個重要大國的極右派勢力抬頭。
在全球領導人「向右轉」的風潮正盛時,或許我們該了解,為什麼民主步履變得愈來愈蹣跚?
Brookings 網站的專欄作家 Kaushik Basu 指出,我們正處在歷史性的轉折點。快速的科技進步,尤其是數位科技和人工智慧的興起,正在改變我們的經濟和社會的運作方式,雖然這些科技帶來重要的收益,但同時也帶來嚴峻的挑戰,並使許多族群感到脆弱、焦慮和憤怒。
對現有經濟和政治安排的普遍挫敗感
科技進步的後果之一是工資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相對比重下降,相對較少的人獨占這塊高成長的大餅,財富和收入的不平等激增,增強了對現有經濟和政治安排的普遍挫敗感。
人們指望在工廠穩定工作,活到老工作到老,想以薪資償付長期貸款的日子一去不復返,隨著機器接管高薪的製造業工作後,愈來愈多的公司尋求從科學到藝術領域的高技能工人。
技能需求的這種轉變令人沮喪。想像一下,經過一生的健身,卻突然被告知規則改變,競爭項目從摔跤改成了國際象棋,這將是令人憤怒和不公平的。
不過,歸究起來,並沒有人故意要造成這樣的轉變,這些變化是科技自然進化的結果,要知道大自然常常是不公平的,而糾正不公平的責任在於我們。
但這些演變確實使得教育和機會方面的差距日益擴大,人生勝利組長期以來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就高,從而提高高薪工作的機會,而隨著勞動力市場機械技能的價值下降和收入更加不平等,這種差異可能會愈來愈明顯。
全球化導致民主的侵蝕
正如「未經選擇的權力」一書作者保羅塔克所言,伴隨著這些發展的不公平感已經破壞了「民主合法性」。
在深度相互關聯的全球化經濟中,一個國家的政策,例如貿易壁壘、利率或貨幣擴張,都將產生深遠的溢出效應。例如,墨西哥人可能不需要特別擔心他們所選出的總統,反而更要關注誰在美國贏得權力,儘管他們對美國選舉並沒有發言權,從這個意義上講,全球化自然會導致民主的侵蝕。
在這種背景下,各國政治的紛紛「向右轉」,也就不致令人驚訝,多數人的挫敗感為部落主義 (tribalism) 創造肥沃的土壤,而川普和波索納洛等政治人物則熱衷此道。
經濟學中的「效用函數」是用來衡量消費者從消費既定的商品組合中所獲得滿足的程度,儘管商品組合中的相對權重可能不同,但所有人都需要更多更好的食物、衣服、住所、假期和其他經歷。
即使成為球迷也是如此,透過家庭、地域或經驗,人們可能和特定的球隊緊密聯繫,從而成為一種部落身分。球迷會支持球員,不是因為他們的比賽方式,而是因為他們所代表的球隊。
正是這種動能推動了目前政治中的部落主義,支持川普或波索納洛的許多人,因為部落身分的認同,他們創造了與「川普隊」或「波索納洛隊」相關的目標,透過放權給政治人物來破壞民主,使得他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受人民意志的限制。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

NOW民調中心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