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捷與台鐵南港站暢通 女性站長帶領守護

中央社

2019-05-01 16:57:48

中央社 生活 / NOWnews
中央社 生活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陳怡璇台北1日電)南港為台北交通要塞之一,三鐵共構站體龐大、旅客眾多,而捷運與台鐵的南港站長皆為女性,用有別於男性的視角肩負起站務順暢的任務,也不免有工作與家庭間的掙扎。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北捷運南港站長甄宛玉與台灣鐵路南港站長陳依伶,甄宛玉有19年站長資歷,後者則到任還不滿一年,但聊起站務運作都侃侃而談,或許因為都已當媽,言談中還有幾分如誇耀自家孩子般的驕傲。

甄宛玉已在北捷服務23年,當年北捷第一條路線木柵線開通時,她是首批進駐人員,不只要解說路線圖、售票機等給民眾聽,也要做爬上爬下的體力活,例如開蓋板或搬沙包等等。甄宛玉回憶,如今方便活動的褲裝制服並非一開始就有:「那時候我們第一套制服是裙子,我還留著!」

陳依伶是台鐵北運段一等車站裡的第一位女性站長,但她當初所以報考台鐵,是因為快結婚了,想找一個作息正常、朝九晚五的工作,卻誤打誤撞考過了儲備幹部等級的考試。陳依伶笑說,考進來後才發現好像跟預想的不太一樣,但還是全力以赴。

「我們雖然是女生,但都把自己當男生用。」甄宛玉說,很多人覺得站務人員工作很輕鬆,其實管控站體、確保運輸順暢十分辛苦,更要隨時繃緊神經,注意列車上有沒有狀況需要站長出馬;若輪到上夜班,從凌晨1時關站起、到5時30分開站,所有的保養、維修、清潔等要在短短幾小時內完成,非常緊湊,日夜班交錯也會讓生理時鐘混亂。

陳依伶則是一就任站長就有許多任務,例如準備交通部金路獎、政府服務獎現場類及規劃類評比,中間還有一場民安5號演習,且南港站面積是台北車站的1.8倍,但員工數不到一半,陳依伶笑說「別站都覺得我們很可憐、事情超多」。

站長包山包海的工作內容雖然疲累,但也有助於培養出細膩的觀察力與應變能力。甄宛玉曾經注意到一位旅客進站時低著頭,直覺不太對勁,果然沒多久這名旅客就暈倒了,正要上前關心的甄宛玉剛好接住他,沒有讓他受傷。甄宛玉有時會遇到身體不適的旅客到詢問處求救,會看唇色判斷是否要先讓對方休息或是送醫,「這真的都是經驗」。

陳依伶笑說自己方向感很差,因此特別重視旅客資訊的呈現,在發現南港站入口沒有清楚標示、一二月台的列車資訊在同一側容易搞混等問題後,就立即修改了位置,讓旅客一目瞭然;把站體標示改為更平易近人的粉紅色,搭配Q版站長圖示,感覺不再冷冰冰、而是讓人會心一笑。

「可能是女生的關係,會多一點母性」,陳依伶特別注重站體環境對媽媽的友善程度,例如南港站因為太大,常有推著嬰兒車的媽媽找不到電梯或是迷路,陳依伶便要方向指示做得更醒目;同時,她發現哺乳室裡沒有插座,不能用電動擠奶器,或是用吹風機整理衣服,也沒有讓媽媽哺乳時更舒適的哺乳枕。這些細節不一定人人都用得到,但是需要改善。

同為一個車站的靈魂人物,甄宛玉與陳依伶即使休假,依然在待命狀態。例如北捷每個車站僅配有值勤站長及站務員各1人,要處理全站大小事,還要隨時注意行控中心的呼叫,有時候還要調解旅客間的衝突,甄宛玉開玩笑表示「站長就是除了開列車以外的事都要負責」。

陳依伶坦言常常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掙扎,每天都在天平的兩端尋找平衡點。某次她休假帶兩個孩子出去玩,結果突然接到台鐵局長半小時後要到站視察的通知,她只好一邊陪小孩玩、一邊用電話隔空指揮,安排人手布置場地、接待等,幸好平時團隊默契不錯,讓局長很滿意。

陳依伶說,她一週幾乎只有一天可以全心陪伴孩子,因為下班時間不太固定,有時候到家時小孩已經睡了。幸好老公與婆婆都十分支持她的工作,也會幫忙帶小孩,讓她無後顧之憂。陳依伶說:「我是真的很幸運。其實無論是在台鐵或整個運輸業,無法兩邊兼顧的女生非常多」。

甄宛玉也指出,工作與家庭的衝突其實很常見,不過同事之間感情緊密,若遇到不如意的事情都會互相支持,「身為女性站長的我,帶領車站同仁就好比帶自己小孩,在車站就是一個團隊大家庭」。(編輯:李亨山)1080501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你最期待哪一部今年(2021)即將開播的台劇?

你最期待哪一部今年(2021)即將開播的台劇?

繼續作答
你最怕哪款演藝圈小三?

你最怕哪款演藝圈小三?

繼續作答
林佳龍辭呈20日生效!你覺得誰最有可能會接任下一任交通部長?

林佳龍辭呈20日生效!你覺得誰最有可能會接任下一任交通部長?

繼續作答